分享
2015年12月11日16:29 央视

分享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2015年12月11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罪犯林森浩,被依法执行死刑。行刑之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进行了会见。11日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林森浩执行死刑。

  案情回顾

  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发生一起投毒案件,致在校研究生黄洋死亡,经侦查确认投毒者系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本案因发生于大学校园等原因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林森浩提出上诉。

  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

  被告人林森浩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黄洋不满,决意采用投放毒物的方式加害黄洋。

  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以取物为借口,从他人处借得钥匙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11号楼204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医学动物实验后存放于此处的、内装有剩余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中带离该室。

  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携带上述物品回到421室,趁无人之机,将试剂瓶和注射器内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投入该室饮水机内,后将试剂瓶等物装入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丢弃于宿舍楼外的垃圾桶内。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被告人林森浩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化学品且有严重危害性,而向饮水机内投放大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致被害人接水饮用后中毒。

  在被害人入院特别是转入重症监护室救治期间,林森浩仍刻意隐瞒真相,编造谎言,杀人故意明显,且实施了以投放毒物为手段的杀人行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林森浩仅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不满,即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蓄意采取隐蔽的手法,向饮水机内投放剧毒化学品,杀死无辜被害人,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属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

  林森浩归案后始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但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林森浩刑前接受央视采访

  复旦投毒案已经过去两年半了,林森浩是如何从名校高材生沦为投毒者,他又是如何认识自己所犯的罪行?在死刑复核结果得出之前,经过有关部门的允许,央视记者在上海市第三看守所对林森浩进行了采访。

  12月7日下午2点,在上海市第三看守所的一间法庭里,央视记者见到了林森浩。林森浩说,在看守所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反思,觉得这是自己犯的一个愚蠢的错误。

  在黄洋长达16天的医院抢救过程中,林森浩完全有机会将真相说出来。如果说出来,也许黄洋的性命还可以保住,他的命运也可以改变,而他当时却没有那样做。

  谈案件:投毒恶劣且愚蠢

  林森浩:(黄洋)住院严重地超乎我的预料,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敢说了。

  记者:为什么不敢说?你怕什么?

  林森浩:简单地讲,就是我的层次不够,精神境界不够,觉悟还没到。还有一点侥幸。

  记者:你自己觉得你做这件事情是什么性质?

  林森浩:很恶劣。对,我们事后来看,都知道恶劣。而且很愚蠢。

  记者:很多人不能理解,作为你的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又是室友,你和黄洋的关系为何闹到那样一个程度?

  林森浩:那天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阻止它发生。但我当时的那种状态,就我个人的层次、修养,是无法阻止的。

  谈死刑:什么结果都能接受

  记者:现在案子在死刑复核阶段,想过如果核准死刑的话,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一次偿还,我觉得这样反而挺好。因为这样的话,他们(黄洋父母)也能够放下。我设想过,如果有幸不死,至少(服刑)25年,这25年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到时候我出来,黄洋父母、我父母已近百岁,而我长期脱离社会,到时候说不定只剩下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那个时候能去用自己的双手去补偿他们吗?这有点痴人说梦,或者说睁眼说瞎话,对吧?这样偿还他们,说不定他们明天就能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生活下去,这样反而更好。

  谈自己:缺乏对生命应有的敬畏

  林森浩:这是成长中的一个深刻教训,每个人都会后悔。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后悔的感受?

  林森浩:从我进看守所之前就开始后悔了。生命只有一次,时间不能倒流。人,特别是年轻人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才会对生命敬畏,才会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人年轻时,肯定做了不少傻事。从小就应该告诉孩子,让他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谈黄洋父母: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

  林森浩:对黄洋父母欠得很多,但现在于事无补。希望我能够为他们做一点补偿,希望他们能够健康积极地生活,因为毕竟怨恨要放下来。一个优秀的独生儿子(遇害),换作是我,我也会恨。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他们这个怨恨,最终还是得放下,因为生活还是得过。

  记者:假如判你死刑,你能接受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偿债。我希望黄洋父母明天就能够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活下去。我觉得,社会现在应该要把舆论往这方面去引,不要再纠结在一个愚蠢人的一件愚蠢的事、一件可恶的事。再怎么骂我,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我觉得,社会舆论帮助黄洋父母积极地活下去、积极生活每一天,这是最关键的。

  谈自己父母:希望他们好好活下去

  记者:想对你自己的父母说点什么吗?

  林森浩:我希望我父母能积极地活下去,在我离开之后,不要再在这个案件上纠结了。做的事情要负责任,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我该承担……

相关阅读

再不开个会,都没钱去旅游了

如果想出省学习考察,厅级干部带队要分管副省长批,处级干部要厅长批,事先要报线路、报项目……啊,真有这么麻烦吗?

互联网金融靠老头老太供养?

在金融市场的管理上,我们看不到政府在类似管理互联网造谣的那种决心,而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当对社会的杀伤力几乎是相当的。

朝鲜有了氢弹,中国怎么办?

好在就在小金同志宣布拥有氢弹的当天,朝鲜两大知名文艺团体——朝鲜国家功勋合唱团、牡丹峰乐团抵京,将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三天。或许,前者是假戏,后者是真演,小金同志早有安排,我们就看戏吧。

城管,请你不要这么凶

下一次,当你准备对摊贩开骂、动手时,请冷静想一想,这些所谓的“刁民”也是为人父母者,在孩子们眼中他们也是温柔的母亲、如山的父亲,他们用肩膀扛起的是孩子们的美丽梦想,他们应该得到包括城管在内的全社会的理解和尊重。

  • 王永:再谈北京单双号限行的必要性
  • 12306与抢票软件大战何时结束
  • 色诺芬告诉你古希腊人是如何打战的?
  • 青年作家现状:先养活自己再谈文学
  • 藤井树:《东北偏北》精彩犯罪片
  • 卡玛:女人比漂亮更宝贵的品质是什么
  • 奈良之秋:有小鹿作伴的古寺红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