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专题 > 正文

齐齐哈尔发现十名日本战犯亲笔写的坦白书(图)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08日01:54 生活报
齐齐哈尔发现十名日本战犯亲笔写的坦白书(图)

坦白书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齐齐哈尔发现十名日本战犯亲笔写的坦白书(图)

审讯笔录


  半个多世纪的光阴流逝,无法挥去中国人民饱受侵华日军蹂躏的痛苦记忆。否认侵略暴行的行径在如山铁证面前,将再一次不攻自破。

  日前,尘封59载的侵华日军新罪证《坦白书》在我省齐齐哈尔市档案馆被发现。透过这总共171页,总厚度近3厘米,纸张泛黄、散发着霉味的10名战犯亲手写下的《坦白书》和当年齐齐哈尔地方法院的审讯笔录,侵略者残害中国人民的罪行和野心历历在目。有关人士
证实,这份卷号为1566号的珍贵历史档案是齐齐哈尔目前尚存的较为完整的一部侵华日军罪证实录。看着一行行战犯用日文亲笔写下的供词,尽管时隔半个多世纪,仍然让人难抑愤怒和悲痛。

  令人震惊的偶然发现

  齐齐哈尔市档案馆现有馆藏资料二十多万件册,最早资料可追溯到二十世纪初期。周艳彬是该档案馆副研究馆员,主要从事馆藏编研工作。

  今年4月,周艳彬在翻阅平时不经常接触的齐齐哈尔市人民法院的部分卷宗时,一行日本人的名字突然跳入眼帘,她敏感地意识到这里可能有大发现。

  这是一卷牛皮纸封面,由多样纸张装订在一起的司法文书,纸页已完全泛黄,还散发着刺鼻的霉味。

  翻开这卷文书,里面有多种笔迹的日文和在竖行稿纸上书写的中文,行文均用铅笔、蘸水钢笔、红蓝铅笔等,其中铅笔书写部分有的字迹已模糊,但绝大部分内容仍清晰如初。这卷档案第一页显示,此卷是当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齐齐哈尔市公安机关军管会文件,形成时间是1946年7月至11月。此卷宗是当年审讯日本战犯时的文书,其中包括十名日本战犯亲笔写下的《坦白书》。

  周艳彬说,发现这本卷宗,馆里非常震惊,有关部门也给予了高度关注。这一偶然发现,又为侵华日军所犯罪行增添了一份铁证。

  伪政权时期的司法罪恶

  8月1日,在齐齐哈尔市档案馆,记者见到了这卷“罪证”。案卷内容共分三部分,其中有侵华日军战犯《坦白书》21份,坦白者分别是齐齐哈尔日本领事馆间谍兼勤劳奉公队队长本田早苗、伪齐齐哈尔高等法院次长久保田荣祐、伪地方法院次长高岛一郎、伪地方法院翻译官大烟清武、伪齐齐哈尔地方检察厅首席书记官突户稔、伪高等检察厅书记官若松勋等10人。

  记者看到,十名战犯的《坦白书》全部用日文由右向左竖体书写,据介绍,每份《坦白书》正文前都有坦白者的本籍、住居、氏名、年龄等基本情况。正文里主要内容包括其生平经历、来中国时间、任职、做过哪些事情等,落款均为战犯本人签名。

  此外还有齐齐哈尔地方法院审讯笔录5份,所用纸张有“裁判用纸”、“法院”字样,正文前写有“询问调书”。问答部分主要包括有无前科、家族、教育、财产、在中国经历等,落款按有被审讯人的红色手印。记者注意到,审讯记录非常严谨,每个被添减的文字上都盖有记录人员的名章,并在空白处加以说明。

  案卷的第三部分是当时嫩江高等法院判处侵华日军战犯死刑的两份布告,发布于1946年11月。

  据档案馆编研科科长齐大君介绍,这卷档案主要是伪政权时期侵华日军在齐齐哈尔司法机关的罪恶实录,从1931年11月日本侵略者踏上齐齐哈尔土地,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这里的人民度过了最黑暗、最悲惨的14年。期间,无数抗日爱国志士惨死在侵略者屠刀下。为了长期霸占中国领土,当时日本侵略者在齐齐哈尔建立了相当完整的政权机构,包括司法机关,这10名战犯基本上都在当时的伪司法机关担任重要职务。这卷档案的发现,对了解当时伪司法机关残害中国人民的罪行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十名战犯自书罪行

  59年前,十名战犯被正法;59年后的今天,再现那段苦难历史,仍是无法终结的伤痛。

  1946年11月,在嫩江高等法院发布的第七号、第二十四号布告中,以确凿的证据和铁的罪行事实判处了本田早苗等十名战争罪犯死刑。

  据档案馆工作人员介绍,档案馆工作人员已对十名战犯的《坦白书》进行了初步翻译整理,战犯之一的高岛一郎在《坦白书》中交代,仅其在任伪齐齐哈尔地方法院次长期间,经他亲自参与并策划的血案就有“特搜班事件”、“满铁职员诈欺事件”、“奶油价格违反事件”、“住居侵入被告事件”。除此之外,还参与了“思想犯”事件的审判,残酷镇压无辜抗日爱国志士和中国民众。

  据战犯久保田荣祐坦白称,他在任伪齐齐哈尔高等法院次长的12年间,忠实地执行了日本军国主义高压而残忍的刑事政策,亲手判处了反满抗日人士田绍文、阎幼文、伊朝栋、孙振洪等人的死刑,另经他手判处10年以上徒刑的有48人,无期徒刑的有5人。他的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记者在该案卷第157页关于战犯若松勋的审讯笔录中看到,审讯人员问其在中国做过什么事时,他回答说,经他手办理的思想犯案件大概有十五六件,有八路军三件、五六人,嫩江中国红军三四件等。问这些人被如何处理时,其回答说,起诉到法院的都判处徒刑了。若松勋在笔录中说:“那时候我虽然担当翻译职务,可是我觉得对爱自己祖国的人们加害真是不对了,现在觉得十二分的后悔,尤其是帮助军阀们做压迫中国人的事,真是一生的污点。”

  累累罪恶大白于天下

  同样是在齐齐哈尔犯下滔天罪行的战犯还有很多,虽然得到了中国人民的宽大,但内心深深的忏悔仍令其一生难安。

  今年6月30日,齐齐哈尔市档案馆举行新闻发布会,除公布侵华日军战犯认罪坦白书外,还公布了当年日本战犯土屋芳雄为表达其忏悔之情,向烈士张永兴的后人昭示侵华日军罪证的照片及自己留存的影像资料。

  据介绍, 在土屋芳雄任伪满齐齐哈尔宪兵队营长、少尉期间,共参与各种案件的侦破达100余件,经其手抓捕的抗日志士近千人,他因此被当地人民称为“恶魔”。

  1936年11月,经土屋芳雄多方侦察后,在齐齐哈尔将为我党从事隐蔽工作的张惠民(原名张永兴)逮捕,后又抓捕其弟等10余人。在审讯关押他们期间,1936年12月31日夜,齐齐哈尔陆军监狱发生105人越狱事件,在越狱后的3天内,有55人被抓回。1937年1月5日下午4时,日本宪兵将被关押的张永兴兄弟等8人以及其他越狱被重新抓回的55人,枪杀于齐齐哈尔市北大营的草原上。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战犯土屋芳雄被送往前苏联,后移交给我国政府,被关押在辽宁省抚顺市战犯管理所。1959年被释放,回到日本。

  土屋芳雄说,其后多年里,他特别害怕下雪,天上一飘雪,他就会联想到当年枪杀中国人时溅到白雪上的鲜血,就会想到自己在中国齐齐哈尔土地上犯下的无法饶恕的罪行。

  翻阅5份审讯记录,记者看到,一些日本战犯对自己犯下的罪行都流露出悔恨之情。历史是公正的,侵略者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齐齐哈尔市档案馆副馆长傅姝告诉记者,档案馆正着手对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进行全面翻译整理工作,原件将严格妥善保护起来,适当时候可以向世人展出,让侵略者亲笔写下的最真实的累累罪行大白于天下。

  相关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新浪友情提醒:看新闻也有“巧”方法!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