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2010-特别致敬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3日15:42  中国新闻周刊

  2010·特别致敬

微博公民微博公民

  微博公民 

  获奖理由★

  2010年,你微博了吗?你“织围脖”?与其他形态的网络媒体一样,微博不但是中国进步的表现,同时也刺激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育。

  微博公民

  本刊评论员/秋风

  从网络媒体形态演进的角度看,2010年是中国的“微博年”。

  在中国,网络媒体对社会变化所发挥的作用正在加强,它的成长也一直伴随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事实上,处于社会变革的中国,在现代法律与政治架构的构建道路上,在公民社会的成长过程中,网络媒体一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渠道。

  在前行的路上,人们有过徘徊,有过挣扎,还有着对未来的憧憬,但作为个体的人们处于一种原子化生存状态,他们之间缺乏有机的联系,因而也就不存在赖以行动的社会载体。但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特别是经过上世纪80年代的启蒙,中国社会日益进步,人们开始畅所欲言,大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一个开放进步的中国应该之态。

  在这样的时刻,互联网出现。

  最早出现的是超级门户网站——在中国,门户网站就是新闻门户网站。人们于传统媒体之外,发现了新的新闻来源。接下来是BBS的迅速成长,在这里,每个人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随后是博客的兴起,为平民写作提供了稳定的平台,不少普通人成为“公民记者”。

  然后,微博登场了。

  微博就是微博客,每条微博不能超过140字。正是这样的微型篇幅,让很多人具有了写作、表达的自信,也进一步推动了舆论的平民化和大众化。

  上海大火之后,微博发出消息,代外地朋友向逝者送花,应者如云。正是通过微博的联动,人们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来到了火灾现场,祭上鲜花,这显示了一个城市市民共同体的自我构建。

  “360大战QQ”和唐骏“学历门”,也正是因为微博的介入,让事件不断地接近事实的真相,让一些曾经创造了无数“奇迹”的IT精英光环褪去。广州亚运会向世人展现着她强大的动员、组织、协调能力,而正是微博的参与,为公民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舆论监督的空间。

  微博不仅仅是一面镜子,更是一面放大镜——它的互动性、强辐射力,赋予了这种民间直播以巨大的舆论力量。借助于电脑和移动上网设施,分处各地、身份完全不同的人们迅速聚集,通过评论、通过转发来“围观”。大规模的围观引来新闻媒体、门户网站、BBS、博客的关注。网络上的虚拟围观,可以发展成为现实的围观。围观塑造舆论,由此,围观也就在现实世界中具有了力量。甚至可以说,围观改变中国。

  所谓公民社会,就是具有公共精神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共同地做一些事情。而互联网在中国所发挥的作用,就是在虚拟世界中为人们提供了交往、互动的平台,让人们得以聚集。

  在这里,议题无所不包,当然包括这个社会最为重大、也最为尖锐的政治、法律、社会、文化、思想议题。也正是在这里,真正意义的公众舆论(public opinion)在中国形成了。

  在一个虚拟空间中,具有强烈表达欲望的人们,构造了一个开放的讨论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或理性、或非理性,甚至还有着疯狂,但它是多元的,正因为多元性,才能确保充分的表达——“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们走过了多少弯路才意识到捍卫对方话语权利的重要性。互不相识的人们相互培养公民意识,哪怕他们之间相互批评甚至彼此厌恶。

  于是,平民意见领袖脱颖而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意见领袖。中国的公民社会就在这个虚拟空间中快速成长,并且大规模外溢到现实世界。

  互联网——从论坛到博客再到微博,这个新兴的媒体形态对于中国公民社会建设的贡献,均在于此。借助互联网提供的便利工具,在微博这个平台上,具有公共精神的人们相互传播相对真实的现象,传达相对真实的意见,平等地交谈、辩论。公民社会就在这样的基础上发育,根植于现实世界中。

  当然,微博不是网络媒体技术的终点,人们完全有理由期待,更有助于人们互动的工具随时可能出现。当然,公民社会的发育状态从来不由技术手段决定,而是由人的公共精神之强度,以及具有公共精神的人的规模决定的。这种公共精神则缘于每个人内心的自觉。  ★

  数字:截至2009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已达3.84亿;而在2010年,中国微博市场注册用户数量达7500万,同比2009年增长了837.5%。预测数据表明,中国微博市场的用户规模有望于2011年达到1.45亿,同比今年增长93.3%,接近翻番;而2012年,这一数字可能达到2.4亿,同比增速虽有所回落,但仍高达65.5%。

蔡定剑蔡定剑

  蔡定剑 

  获奖理由★无论在全国人大任职还是在学校教书,蔡定剑都致力推动中国民主法治事业,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与死神赛跑,真正做到了“至死方休”。

  人物简介:蔡定剑,1955年生于江西新建,2010年11月22日凌晨3:30因病逝世于北京。生前为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著名法学家,曾供职于全国人大。著有《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等书。

  言论: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

  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

  蔡定剑的梦想,是把宪法从一个文本,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保障人权的程序和制度

  本刊记者/申欣旺

  11月26日,蔡定剑教授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东礼堂举行。那日清晨北京寒潮来袭,天气奇冷,但前来悼念的人群排成了长龙。四天前(11月22日凌晨3:30),这位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著名法学家带着遗憾因病辞别人世。

  正好一个月前,在香山饭店3322房间,《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与蔡定剑长聊40分钟。期间他表示,“还有好多事情没做,不知道能否熬过这一关”。

  说这句话时,他的脸被透过百叶窗进来的秋阳照耀,明暗相间,显得有些伤感和落寞。而他的学术伙伴与助手刘晓楠后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实际上那时他的病情已恶化并转移。组织10月26日在香山举行的“拆迁条例废旧立新研讨会”,他是从医院直接去的,此后再未公开露面。

  在儿子蔡克蒙的眼里,父亲蔡定剑并不是一个淡泊生死的文人。“父亲看重人世,留恋他的工作和生活。因此,父亲积极地配合治疗,以前发烧感冒从不吃药的他一年中不知喝了多少中药汤。”

  留恋人世乃人之常情,况且这世上还有他难以割舍的民主法治事业。他的同事方流芳教授说,蔡定剑先生的梦想,是把宪法从一个文本,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保障人权的程序和制度。

  这一切与蔡定剑早年的坎坷经历有莫大关系,他从农村到入伍到后来考上大学进入城市,吃尽了苦头。蔡克蒙这样剖析父亲的心路历程,“他明白一个人因为并非自己能够左右的条件而遭受不公平待遇的痛苦”。

  在2003年孙志刚事件中,身为全国人大官员的蔡定剑也正是缘于对社会底层的深切同情,声援并支持了三博士上书。最终在社会各方的合力推动下,《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对他的同事敬佩有加,他在追思文章中指出,蔡定剑与许多学者有一个重要的不同点是,他不仅仅满足于对现实政治的批评,还执著地参与中国民主法治的建设。他将很多精力用于法治普及与宣传,推进多处地方政改,参与制度设计,包括四川雅安党代表直选试验、上海闵行区委全委会改革等等。

  这种执著的践行精神令他的生前好友张乐伦不能忘却。她回忆说,在一次研讨会中,因接待出现失误招致抱怨,作为主办方的蔡定剑谈到组织项目之艰辛,情不自禁当众流泪,令与会者动容。

  在半年前的一次交谈中,北京大学法学院姜明安教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得知蔡定剑患病后,去年冬天曾专门在郊区为其举办了几次研讨会。“不料此后他参加活动更多了,丝毫没有病人的感觉”。

  现在回头去看,人们会发现蔡定剑是在与死神赛跑,他利用一切机会推动社会进步。

  2010年1月,与张千帆共同主持《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改草案研讨会;

  2010年1月29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作关于“如何推进公共预算改革”的报告;

  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谈选举法修改;

  2010年4日9日,到上海闵行区调研乡镇人大预算监督;

  2010年6月,为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主办的“反就业歧视”媒体培训班上课;

  2010年7月初,应邀去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给受训官员讲课;

  ……

  10月30日,蔡定剑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打来电话,希望能深入报道10月26日的“拆迁条例废旧立新研讨会”。该次会议上,他讨论的主题是“规划的民主与公众参与”。在他看来,目前拆迁中民众权益被广泛损害,根源在于规划制定过程中,民众就被排斥在外。

  在3月份的那次专访中,他严肃地指出,这两年有一股反民主的思潮在抬头。他针对各类反民主理论,就其中“民主可能带来腐败”“民主可能带来社会动荡”“我国公民素质不适合搞民主”等观点进行批驳。

  辞世前,他留下关于这些问题总体思考的最后一本著作:《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

  他的老师、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评论说,这是一本有关民主启蒙的书。江平希望这本书,能教给中国人学会如何适应现代生活,步入法治社会。★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