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预计全国吸毒者达千万 网络成吸毒新渠道

2014年06月27日02:04  央视 收藏本文

    网络,是现代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那么有一些人也正是看上了它的快速和便捷,在网上就直接完成了制毒、贩毒和吸毒的全过程,面对这样一种新的局面,我们该怎么办?今天,又一个世界禁毒日到来,今天《新闻1+1》关注,网络如何戒毒?

  (节目导视)

  解说:

  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群魔乱舞,这是一个怎样的网络聊天室?

  公安人员:

  他们都在吸食冰毒。

  解说:

  他们的年龄越来越低,他们的人数却越来越多。

  吸毒者1:

  一开始就是好玩新鲜,就去了。

  吸毒者2: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头好乱,好疼。

  吸毒者3:

  既使是一个天使,碰到这个东西(毒品),我觉得也会死掉的。

  解说:

  网络,给了他们庇护,却也将他们带入了难以自拔的深渊。

  公安人员:

  一旦你让它事态扩大化之后,确实很难再去遏制。

  解说:

  今天,又一个世界禁毒日到来,今天《新闻1+1》关注,网络如何戒毒?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网络,是现代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那么有一些人也正是看上了它的快速和便捷,在网上就直接完成了制毒、贩毒和吸毒的全过程,面对这样一种新的局面,我们该怎么办?在国际禁毒日这一天,我们就一同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严查、打击、销毁,这是我们在和毒品斗争中永恒不变的主题,也是每一个缉毒公安的工作常态,而在今年的禁毒日,这些画面不出意料地在各大媒体上反复播送。

  “中国处于周边毒源地的包围中,境外毒品多头入境,全线渗透的态势日益明显。”

  严峻的形势下是复杂多变、隐藏得更深的毒品链条。

  这首《拒绝黄赌毒》是打开KTV包间后自动播放的第一首歌,这里被认为是聚众吸毒高发的场所,而如今它逐渐在被一个更隐秘的场所所替代。

  叼着吸管,大口吞吐,伴随着强烈节奏左右摇摆,这里是网络聊天室,也是吸毒者们聚集的新场所。在这里所有进入聊天室的人,若是想要保留会员资格,就必须开启本人视频,并当众吸毒,否则会被立即删号。

  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网侦支队副队长 乔忠山:

  他每天几乎都在摄像头的前面,他除了溜冰,他哪怕连睡觉和吃饭,都在这个摄像头前面,除了溜冰其它什么事情都不干。

  解说:

  在吸毒圈里溜冰指的就是吸毒,“白寡妇”、“北极光”、“臭鼬”这些词则是对毒品的暗语,记者在网上用这几个关键词搜索,眼前展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照片、货源以及QQ联系方式,一目了然。此外,还有部分网店出售印着大麻叶图案的手机壳和衣服,这些毒品衍生品很容易营造出一种流行氛围,进而形成一个吸毒的小圈子。

  在现实生活中,网络吸毒者虽然天各一方,互不照面,但随着近年来电商平台的迅猛发展,他们正借助着互联网拉起了一个吸食与贩卖,线上到线下的交易链条。

  长沙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 褚一力:

  每天就是买兔子,装毒品,发兔子,卖出去,每天就是吃盒饭,吃便当,别人来要东西了,马上买了兔子装进去。

  解说:

  这个外表看上去是网络玩具店主的人,暗地里却有另外一个身份。

  长沙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

  她在贴吧里面也公布了很多她的照片,所有与她产生过毒品交易的,所有人都尊称她为33,或者3妈,或者3老板。

  解说:

  这个3老板是这个名为“3妈很强大”的贴吧的吧主,她曾在短短两个月内,将贴吧成员从130多人增加到1600多人,最多发展到一万多人,随着孙某的名气越来越大,她的生意也像那个网名“3妈很强大”一样,越做越大。

  犯罪嫌疑人 孙某:

  当时的状态就是日日夜夜都是在网上,基本上我记得我最长的时候,有一个星期真的是没下电脑桌,一直坐在电脑桌上面聊,整整一个星期。

  记者:

  一个星期,吃饭怎么办?

  犯罪嫌疑人 孙某:

  吃饭叫快餐,直接送,送到家里去。

  解说:

  而她的做法并不是个例,据公安部禁毒局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国破获此类案件62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80多人,缴获毒品超过一吨。

  主持人:

  这些年公安机关对于传统的毒品犯罪是严厉地打击,那么使得传统的毒品犯罪,就转向到网络上,去开辟他们的新途径。比如说我们在网络上非常熟悉的QQ聊天群、论坛、视频网站、搜索引擎,还有微信。那么在那里就很容易成为了他们交流吸毒的“俱乐部”、毒品交易的“市场”,还有教唆制毒的“课堂”。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面对这种已经变化了的新的局势,公安机关有没有要拿出他们相应的这种调整的办法?有没有一些技术上的壁垒,在现实中有没有一些困境?

  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听听他怎么看。刘局长,就是相对传统的毒品犯罪,网络上的涉毒案呈现出来的特点是什么?

  公安禁毒局局长 刘跃进:

  首先一个它是发现比较困难。

  主持人:

  这个发现困难,刚才我们在短片上已经可以看到了,很简单,如果他挂羊头卖狗肉,假如说他就是开了一个玩具店,但是里面夹带私货的话你们怎么发现?

  刘跃进:

  目前要发现这个网上的社会犯罪,确实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比较新的课题。那么我们近几年也侦破了一些网上涉毒的案件,也是通过适当的一些网络方面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术,从中发现一些可疑,发现一些线索。那么这个领域,对我们来讲,应该是一个新的挑战,也是今后涉毒犯罪发展的一个新的领域,一个新的趋势。我们现在应该是今后进一步要加强对这个领域,对这个方面的研究,同时也提高我们自身的素质和能力,以及应对和打击毒品犯罪这种新的挑战。

  主持人:

  刘局长,就是相对传统的那种比如说贩毒、吸毒,现在你们已经掌握了,也就是这样的几条途径,那么现在新兴的这种围绕网络上面的这种围绕毒品的犯罪,它一定会层出不穷出现很多新的形式,现在就是你们的发现的速度,还有发现的能力,能不能赶上他们的速度和能力?

  刘跃进:

  打击犯罪的能力和犯罪本身的发展变化,应该是一个逐步的正常的一个发展过程。那么就是说,各种新的犯罪形式和犯罪手法,总是层出不穷的,我们对付和发现打击犯罪的策略方法也是逐渐地要适应或者追上和赶上各种不同的犯罪形式发展的这种客观的现实,那么这本身就是一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种不断的发展的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

  如果让您回头看这三四年来在网络上,围绕毒品的犯罪,从制毒然后贩毒到吸毒,您觉得它的发展速度,它的增长步伐,有没有超出您的预料范围?

  刘跃进:

  应该讲网上的涉毒的不法犯罪活动,应该是最近这几年发生、发展,而且快速发展。在几年前,我们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对这个问题的发展的趋势也是有所预料,也是有所分析的。那么就是说,现在这几年发展这么快,在某些方面,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是有一个逐步的这么一个发展过程的。现在可以这么说,毒品犯罪从网上发生发展和今后的发展趋势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领域,也是我们下一步需要重点研究和重点对付的一个重点战场。

  主持人:

  好,谢谢刘局长。刚才我们通过刘局长的介绍,包括看短片我们也可以看到,网上的涉毒案件是五花八门,但是更让人揪心的是这些五花八门的方式和手段背后,往往它的受害者是一些年轻人,网络可以让人学好,同样也可以让人学坏,我们继续往下看。

  上海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 副局长 陈臻:

  现在我命令(公安)部目标,2014-290专案集中收网行动开始。

  公安人员1:

  黄埔收到。

  公安人员2:

  浦东收到。

  解说:

  上周,上海警方展开收网行动,被锁定的上海境内涉嫌网络视频吸毒的23名人员悉数落网,这其中就包括来自黑龙江的女孩刘某。

  民警:

  你平时在家干什么?

  冰毒吸食者 刘某:

  在家睡觉,上网。

  民警:

  你吸完毒之后有什么感觉呀?

  冰毒吸食者 刘某:

  就是可以减肥。

  解说:

  本想来上海闯荡人生,可自从沾染了毒品,上网睡觉几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冰毒吸食者 刘某:

  我现在是就靠家里,靠吃一些我爸以前的老本。

  记者:

  那你跟爸爸妈妈怎么说呢?你在上海做什么?

  冰毒吸食者 刘某:

  我妈一问,你说天天你都干什么,怎么一打电话就是睡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觉得自己挺没有用的。

  记者:

  如果今天你没有被抓的话,你也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设计过,就想这样一天天下去?

  冰毒吸食者 刘某: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头好乱,痛。

  解说:

  而当晚被抓获的吸毒者中,刘某并不是唯一一个沉迷于网络视频吸毒的年轻人,而纵观全国,像刘某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根据《华西都市报》今天的报道,四川注册在案的17万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的占到了75%,其中17岁以下的青少年吸毒人数增幅较快,已成为近5年来的趋势。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少年庭近期的一项调研也显示,近两年来网络社交软件毒品购销渠道,以及快递运输渠道的畅通,使得未成年人由贩毒案件中的“马仔”逐渐升级为“主角”。而网络吸毒的青少年规模,让人初感震惊则是在三年前。

  这起全国首例利用互联网视频交友平台进行涉毒违法犯罪活动的新类型毒品案件,涉及到了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调查中警方发现,在吸毒的网络房间里,大批青年男女伴随着网站播放的音乐节奏,呈现出吸食合成毒品特有的亢奋状态,大量吸毒人员在网站设立的虚拟十人房、百人房从事吸毒活动,表演吸毒行为,交流吸毒感受,甚至在网上进行毒品交易。

  江苏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总队长 陈辉:

  从年龄来看,主要是18岁到35岁占大多数,大概是70%多,主要是这个年龄段。从文化程度来看呢,多数都是初中文化甚至有的是小学文化。

  解说:

  在不同的地点,却能在同一虚拟空间里一同疯狂,让那些沉迷于网络的年轻人找到了乐趣。

  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总队长 蔄牛:

  我们现在查获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晚上十点以后到凌晨三四点钟,极个别的通宵24小时都在线。

  解说:

  三年前的案例和今天何其的相似,但是时间并没有减少那些沉溺在网络吸毒事件里的青少年人数,网络如何来去除毒品,在现在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主持人:

  的确我们说网络的确是虚拟的,但是通过这个虚拟的网络,得到了这个实实在在的毒品之后,给身体带来的伤害却是不可弥补的。我们接下来看一组数字,是公安部提供的最新的数字,截止到今年4月份,我们国家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258万,而根据他们的估算,实际规模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大概是要达到1000万。再来看同样是公安部的统计,在去年2013年,全国新发现吸毒人员中,有75%的人是35岁以下的青少年,这个数字让人触目惊心。

  我们再来看看国家禁毒办提供的一个资料,合成毒品,刚才在短片中也已经提到了,是异军突起,在新查获的滥用合成毒品的人员中,平均年龄是29.8岁,25岁以下的青少年接近一半,而往往是青少年对于网络是非常熟悉的。在这种背景下,网络上的扫毒工作也就非常非常的重要。

  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刘跃进局长,刚才我们看了一下公安部提供的这两组数据,首先您跟我们说一下,就是在册的吸毒人员258万和你们估算的实际是也许会超过1000万,对这样的一个数字,这是一个绝对数字,我们怎么相对地来看它们,是大还是小?

  刘跃进:

  是这样,我们现在讲这个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是258万,那么这个概念就是说,这258万是我们公安机关发现查获的这个数字,那么我们所没有发现查获的这些人员,应该还有不少,因为这是个基本常识,凡是吸毒的人员主动的到公安机关,到政府去登记我是吸毒人员,这是极少极少的,所以大多数得需要靠查获才能发现。那么到底没有查获的,没有发现的到底应该是多少呢,全世界各国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实践和调研,形成了一个比较通用的一个比例,那么就是说已经发现的查获的吸毒人员称为显性吸毒人员,还没有发现,没有查获的吸毒人员叫隐性吸毒人员,那么这之间的比例是多少呢?全世界各国这么多年,达成一个共识或者说一个普遍的规律,就是说显性吸毒人员和隐性吸毒人员的比例大体上是1乘以4或者乘以5,那么按照这个比例来计算,我们国家的实际上的吸毒人数,应该在1000多万人,是这样。

  主持人:

  我们从这样的一个数字,刚才您提供的是1比4,甚至1比5,我们也看到公安机关在面对这种新型的网络涉毒的时候,刚才上一段您也提到了发现难,这个发现难在你们实际取证过程中,在破案过程中,它有多难,您给我们举个例子?

  刘跃进:

  比如说我们最近连续破获的好几起网络吸贩毒大案,一个普遍的情况就是,网上吸毒人员基本上是在网站,开设房间,比如说开设十人房间、二十人房间、五十人房间、一百人房间。那么每个房间都有房主,有管理人员。那么每个房间房主都设有密码,也就是说设有钥匙,没有密码,没有允许谁也进不了这个房间。

  那么他如果说旁边有旁观的人看着,发现你有对这个房间里面,这个吸贩活动有伤害或者有触动,他有可能把你一脚踢出来。那么就是说我们要是正常的渠道,正常的方法能够进入进去,能够发现他是很困难的。这个对我们来说确确实实是一个新的课题,一个新的挑战。

  主持人:

  说到这儿刘局长,我们也看到过相应的报道,包括也看到过一些影视剧在反映缉毒的公安人员,有的时候甚至要以身试毒这种方式,要打入内部,要取得他们的信任,从而进行破案,有过这样的情形?

  刘跃进:

  这样情形极个别是难以避免的,当然了我们在我们正常的工作当中,我们从事这个秘密侦查的公安干警当中,他们基本上都能按照我们公安机关的纪律,有一个基本的职业道德要求,这种情况能够避免的都会尽可能想方设法地避免,而同时又完成工作任务。那么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既为了完成重要的工作任务,同时也为了自身的安全,那么极个别的有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是难免的。

  主持人:

  另外在传统毒品的打击中,肯定是有一个环节非常重要,就叫人赃俱获,但是在网络涉毒的案件中,你要做到人赃并获容易吗?

  刘跃进:

  这就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也是我们现在跟网络涉毒犯罪做斗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我们要做到人赃俱获,这里面有一个很复杂的过程。

  首先我们在网上发现这个可疑的网民,那么通过各种各样的网上的技术手段的追踪,追踪到他的IP地址,通过IP地址继续往前追踪到ID的地址,然后再继续追踪到具体的吸毒人,这里面有很多环节,要牵扯到很多省市的联合配合,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一个联合作战的过程。

  那么经过这么一个过程以后,再找到这个人,这个人离他吸毒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那么他自身身体的代谢功能的作用,这时候对他进行尿检,可能尿检不一定呈阳性。这个时候你就很难认定他就是吸毒人员,对他采取强制措施,这本身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所以我们说人赃俱货,他当时身上也不一定有毒品,所以说这个相对普通的抓获现实社会当中的毒贩,确实有着很大的特殊性和难度。

  主持人:

  刚才刘局长也给我们介绍了,在网络上打击这些涉毒的犯罪案件是有难度的,尤其是在发现这个环节非常难。我们就在想,如果把这个关口要往前移,能够做好监管的工作,甚至做好预防的工作,有没有可能呢?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

  今天一家全新的禁毒网站,中国禁毒网在北京举行了上线仪式,国家禁毒办副主任李宪辉等人专门出席了此次活动。中国禁毒网由国家禁毒办等单位共同建设,是集权威禁毒信息发布、禁毒新闻宣传、毒品预防、政务公开、线上互动、爱心捐赠等功能于一体的禁毒平台。

  实际上,随着网上吸毒、贩毒问题的日益突出,我国的禁毒部门也同样在通过网络搭建着一道反制的网上“防毒墙”。全国的许多市县都已拥有自己的禁毒网站,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很多地方的禁毒办还将工作方向转向了手机网络。

  “近日,县禁毒办利用微信的广泛途径和资源,开通了靖州禁毒微信公众服务平台,此平台主要向市民宣传毒品知识和危害,受理市民举报涉毒违法线索等。”

  禁毒网站和新媒体平台的搭建,无疑更有利与违法线索的快捷受理,但机制虽好,可想要更好地运转却还需时日。

  工作人员 湖南省靖州县禁毒办:

  这个东西要实现的话,可能还需要时间,我们也是做一个中介,我们接到举报我们再转到110那里。

  解说:

  作为基层的禁毒工作者,他们也深感网上吸毒、贩毒的预防打击确实难度巨大。

  工作人员 湖南省靖州县禁毒办:

  一个是隐秘,还有一个(网络)渠道太广了。

  解说:

  今天,记者便在网上看到一期名为《飞行员应知应会》的微刊,并附有一张曹冲称象的连环画。乍看这套微博没有问题,但仔细阅读连环画上的文字,却似乎有些蹊跷,“让大象把叶子吃肚子里去,这样就可以把叶子安全地从金三角偷渡回来了”。众所周知,金三角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产地,那么叶子又会是什么呢?根据警方的信息,叶子正是吸毒者对大麻叶的称谓,而所谓飞行员也是网络上吸毒者之间的互称。凭借暗语,普通人很难察觉到这些微博的异样,但吸毒者却可借助它们形成网上吸毒贩毒的小群体。

  记者:

  微博微信它其实背后都有公司,我们通过跟这个公司的沟通,让它过滤掉这些敏感词汇行不行?

  工作人员 湖南省靖州县禁毒办:

  这个是有的,像一些网站,是把敏感词汇过滤掉了,问题是(吸毒者)他(还)可以用一些代号、代码,或者其他的一些词。

  主持人:

  联合国有一位缉毒官员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他说用1美元的投入来预防,就等于节约了10美元的后续打击费用。这个数字也许并不十分准确,但是它告诉我们预防有多么的重要。今天我们再重申一下,毒品打击并不是公安机关一个机关的责任,它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原标题:网络,如何“戒毒”?!)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中国竖版地图用十段线标南海(图)
  • 体育意大利遭绝杀出局 NBA-詹姆斯跳出合同
  • 娱乐传导演张元戒毒失败复吸被拘 月底或释放
  • 财经铜陵有色董事长坠楼前11天“突然消失”
  • 科技国内首家私人宇航公司三人团队估值1亿
  • 博客李宇春:遭金星郭富城排挤事件真相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中国大学506个专业排行榜 国际高中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