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之死:真相不公布所有人都是输家

2014年08月14日18:25     第32期      我有话说(0人参与)

作者信息

风雅颂

新浪新闻中心出品

  近日,湖南湘潭发生一例产妇死亡事件,“妻子赤身裸体躺在手术台,满口鲜血、眼含泪水没有呼吸,而本应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全体失踪”,媒体报道的这个特写场景深深揪痛了人们内心最柔软的那一部分,网上舆论一片愤怒。

  然而,后续的一系列报道和调查却暴露了越来越多的疑点,产妇之死到底医疗机构有无过错、家属有没有责任、医护人员为何失踪、为何责任未清就开始赔偿,真相未明,双方却已在赔偿金上讨价还价。

  当孤立的医患冲突演变成公共事件时,每个人都可能从事件的结果中获益或受损,但没有真相的结果,所有人都是输家。

医护玩失踪的产妇之死

  昨日湘潭县官方通报称,8月10日产妇张某于6:10到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急诊待产。因产程不顺利,11:30进行剖宫产术,于12:05产出一男婴。

  分娩后,产妇出现呕吐、呛咳的症状,初步诊断为“羊水栓塞”。院方于13:50启动了院、县、市孕产妇抢救绿色通道,有关专家主持全力抢救,并于14:20向家属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17时许,院方告知家属需要切除子宫,家属虽难以接受但仍然签字。由于羊水栓塞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产妇经抢救无效于21:30死亡。该院副院长在21:40向产妇家属告之死亡消息。

  当地媒体报道称,产妇的家属在手术室外等到晚上11时,询问抢救结果但无人回应,产妇丈夫刘先生不得不撬开手术室的大门,进去之后,发现妻子赤身裸体、满口鲜血、眼角含泪,并且已经没有了呼吸。而本应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却全体失踪。

发酵成公共事件依然扑朔迷离

  看到这一幕,任谁也会愤怒,何况产妇家属。但一些医界人士和资深媒体人却看出了口径不一的报道中存在一些问题。

  接着,纸媒网媒的记者和通讯员倾巢出动,却是越调查疑点越多,真相越远。

  综合各家报道以及一些专业医学人士的看法,目前可以得出一致结论:产妇的确是患了羊水栓赛。

  对于这个医学名词的专业解释,相信各位已经科普过了,在此不再赘述。它的发生率只有约两万分之一,但可怕之处在于80%的死亡率,并且没有准确可靠的预防手段。撞上了它,就相当于抽中了魔鬼的死亡之签,大难不死的幸运儿并不多见。

  既然产妇果真不幸身患羊水栓赛,经抢救无效后死亡是可能出现的结果之一,为何家属不能理解?

  因为抢救过程中,的确还有很多疑点。

  疑点一、医院绕开家属通知村支书。

  据新京报报道,产妇哥哥张锋称,当天晚上8点多,守在手术室外的父亲接到村支书的电话,称人可能保不住了。

  湘潭县妇幼保健院副院长杨剑也证实了上述说法。杨剑说,为了稳定死者家属的情绪,才没有直接通知守在手术室外的家属,而是想办法先通知村支书。

  疑点二、遗体为何从手术室转移到医院五楼。

  北青报记者联系产妇的哥哥张锋后核实,是他本人踢开了手术室的门,但进去后发现医生和妹妹都不在里面。之后,家属被副院长带到医院五楼,于晚上12时许第二次破门而入才看到产妇遗体。

  对此副院长杨剑回应,“遗体一直都在手术室,我们院里没有太平间,不可能转移遗体。”

  疑点三、是否存在医护人员抛下垂死产妇集体失踪。

  北青报记者向湘潭县妇幼保健院业务副院长杨剑求证,他表示“家属并没有当面向他提出要见死者遗体,考虑守在手术室外的家属情绪激动,医院没有主动安排家属在张某弥留之际见最后一面。当时,医护人员害怕被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殴打,因而脱下了手术服,在旁边的值班室休息。”

  在真相越来越遥远的同时,医患双方却已经开始就赔偿问题讨价还价了,患者家属提出120万赔偿金,医院主动承认承担80%责任但只同意给50万。

  一起产妇死亡的个例,但却引爆了公众对真相的探求和对未来医患关系的焦虑。每个人都免不了有上医院的经历,医患冲突也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湘潭产妇的死亡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公共事件,每一个关注于此事的人都有了解真相的权利。

到底谁导致了产妇之死

  这段理不清的真相,公众是怎么看待呢?

  14日下午,产妇家属开通了新浪微博@张宇父亲,虽然只有一条但已招来很多谩骂。

  其中,有不少人质疑家属是否存在过激行为直接导致了医护人员的被迫撤离。

  医生郑山海从专业角度出发,认为医护“集体失踪”太过离奇。我国对待产妇死亡病例十分严谨,医生也都明白医疗责任追查中的流程有多么重要。既然医院在抢救的方方面面都做的完美无缺,怎么可能在最后一个环节搞“集体失踪”?

  @烧伤超人阿宝的帖子在网上很火,他认为明明是患者死亡后家属聚集几十人围攻打砸医院,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被迫逃离的。

  @土豆丝地瓜条说得十分中肯,不论如何,医生不该跑,就算被打死,也要死在手术室。你怕死跑了,就别怪别人误解你,本身你没错的,也变成逃逸。

  在郑医生看来,医院的最大的错处,应该是在“告知程序不够完善”。

  在中国医患关系紧张的尴尬现实面前,在家属失控并伴有过激行为的具体环境中,不少医界大V发声“要是我,我也跑”。

  评论员王灏军同样认为,在医疗责任的确定上,“主治医生、护士全体失踪”并不是判断的关键。不论医院是否存在医疗过错,保障产妇家属的知情权是医院应尽的责任。

  医院为了不直接触怒家属,把产妇病危的电话打到镇上,镇上打到村卫生室,村卫生室又打给村妇女主任,妇女主任再打电话给村支书,村支书最后通知产妇家属,这已经从下午4点拖到了晚上8点,这根本是在激化医院与家属的矛盾。

  @烧伤超人阿宝从丁香园微博了解到,从13点诊断羊水栓塞到17点签字同意切除子宫,家属一直不同意,希望生二胎。家属迟迟不肯授权医生采取措施,医务人员需要负什么责任?

有必要独立调查还所有人真相

  据《法制晚报》报道,产妇尸骨未寒,院方与家属在赔偿问题上扯皮不断。医院否认救治不力,却主动承担80%的责任。而家属提出了120万的赔偿款,院方只愿偿付50万。

  在产妇死亡真相没有官方机构盖棺定论的前提下,院方和家属在当地政府的调解下要价还价,无助于真相的水落石出,更加不利于构建正常的医患关系。

  如果不查清事实,院方自认倒霉为息事宁人急着赔钱、家属打砸一番感悟“人死不能复生”后收钱,双方委屈了自己却没有换来各自心目中的公平正义,这场纠纷的负面影响直接波及了所有关注此事的网友和医生,死扣越来越大、越拧越紧,只会对当下剑拔弩张的医患关系更加落井下石。

  只有真相,才能平息物议。而真相的获得需要依靠独立、客观、公正、正常的调查途径和鉴定机构。该是哪方的责任,该承担多少责任,清清楚楚说明白。只有如此才能重塑脆弱的医患关系,这对患者和医生来说都是好事。

  在这一重大的涉及到所有医方和患方切身利益的公共事件中,不能允许真相被遮蔽,作为医疗行业和公众健康主管部门,国家卫计委理应牵头成立专业的调查委员会,吸纳部分公众代表参与,还当事医疗机构、患者家属和所有公众一个真相。

  真相不存,所有人将都是这一事件中的利益受损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