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产妇父亲:网友猜测让我们更寒心

2014年08月14日18:59     第43期      我有话说(0人参与)

  经历三天的喧嚣之后,湖南湘潭县妇幼保健医院产妇死亡一事将回到司法程序,通过医疗技术鉴定、通过尸体解剖,明确病因依法依规处理。

  近日,湘潭县妇幼保健院一名“产妇死在手术台”,因“主治医生以及护士全体失踪,家属破门而入看见遗体无人管”在网络引起轩然大波。

  8月14日上午,新浪网在连线死者丈夫刘起男,对方告知,正在和医院进行谈判。中午,再次拨打电话时已转移呼叫。

  下午4点多,新浪网致电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齐先强。对家属与院方的协调赔偿,齐先强认为“现在不可能是赔偿”。此前双方已协调过几次,争议比较大。“如果通过协调,难以还原真相”,现在主要是依法依规进行,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8月14日23时41分,@张宇父亲 发微博讲述了事发经过。其表示,“现在院方希望他们不要追究医生消失的事情,而是赶紧谈索赔。“我们作为家人,比你们这些网友更伤心,更在意家人,你们这么猜测,让我们更寒心,不要因为家属随口说出来的几个字而被引导到极端。谢谢你们。我女儿已经被送去尸检,三天内会出来结果。”

已成立调查组将解剖尸体明确病因

  此前,相关部门和家属进行谈判,据《法制晚报》报道,院方愿承担80%的责任,赔偿53.6万,另有20%的责任由死者承担,但是多次谈判后仍未果。另有媒体报道,家属索赔120万,院方表示暂不能接受。

  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齐先强向新浪网表示,目前已成立由医学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事件将会通过医疗技术鉴定、通过尸体解剖明确病因,再走其他一些依法依规的法律程序。

  齐先强称,目前家属已经初步同意进行尸检,尸检将交由湘潭市一级的第三方机构进行,但具体时间还没有最终确定。而且对死亡孕妇的尸检已进入程序,等鉴定情况一出来,第一时间公布,大概在这两三天吧。

家属开微博将公布经过“求真相”

  14日15时26分,名为“张宇父亲”的新浪实名认证微博发布了第一条信息:“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们是张宇的家属,2014年8月10日我们的亲人张宇惨死在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手术台上,现在网络上对于这件事议论纷纷,众说纷纭。有同情我们的,有谩骂我们的,但是事情不是有些网友说的那样,晚上我们会把整件事情的经过罗列出来,我们求一个真相”。

  “由于现在混乱,老人们也没有能力上网,故由我们家属一起帮忙阐述老人的意思。请大家耐心等待,谢谢所有关注此事的人!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一个由得子之喜转为亡妻之痛的悲哀,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一个刚刚失去亲人家庭的痛苦!”该微博如此写道。

  这条微博发表后,引起网友热议,目前已有6000多人转发。目前该微博仅仅关注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和新华社三家新闻机构,三个小时的时间,粉丝已接近4000人。

亲历者称家属并未主动向医院索赔

  死者张宇的朋友唐剑峰经历了整个事件。他告诉新浪网,对于目前关于此事的报道,他认为有三点与他了解的有很大出入。

  唐剑峰称,第一是家属没有主动向院方索赔,而是刚好相反,院方一开始不建议走司法程序;第二是医务人员确实是失踪了,他有视频为证;第三是医院没有向家属告知,而是通过村委领导告知家属。

  至于通知内容是什么,唐剑峰表示并不清楚。

死者父亲连夜发长微博称“3天出尸检结果”

  8月14日23时41分,@张宇父亲 发微博讲述了事发经过。以下为全文:

  我是死者张宇的父亲,在这里我对向我女儿死亡事件关心的网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现在我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向关心此事件的媒体以及网友阐述一下我们当天在医院经历的整个事情的经过!

  我的女儿、女婿在湘潭县开了一家婚庆工作室,亲家母跟随他们一起帮忙,照顾他们夫妻,8月10日早上我女儿有了临产现象,故送到了湘潭县妇幼保健院,上午11点,在医院做了一系列的产前检查,胎位正常,但由于胎儿比较重,医生建议进行剖腹产,11点多我女儿被推进了医院五楼手术室,12点05分,医护人员把小婴儿抱出来通报母子平安,小孩7斤8量,我们都万分欢喜,但是医生说产妇要缝针,让我们等待。我们在手术室外面等了近两个小时,比较着急。于是我们找人问了医生,护士说有点出血,要输血,接下来护士叫我们去买止血药,当时我女婿马上就去买了,尽管感到奇怪动手术要家属自己临时买药。这一下等到下午五点多,护士出来说大出血,需要切除子宫才能止血,当时我们不懂,只听见说是羊水问题,亲家母感叹一声这么年轻就没有子宫了,但是为了抢救生命,所有家属都是第一时间答应切除子宫,我女婿也是马上签了字,当时我就在场,可在签字这之后就一直再没有人向我们通报任何情况了,晚上八点多开始医院出现了一些不明身份的魁梧的人。随后8点多,守在手术室外的我接到村支书的电话,对方告诉我女儿已经生命垂危了。后来他们经过打听才知道,下午5点,有人打电话到镇上,镇上打电话到村卫生室,村卫生室又打电话给村妇女主任,妇女主任再打电话给村支书,村支书然后才打电话给我,这才知道女儿在里面不行了,可是奇怪的是我们明明就全部守在手术室外,医院却不直接跟我们通报女儿的情况,绕了一大圈找村干部才告诉我们,我们表示不理解,深感痛心和遗憾,没有见到女儿最后一面。

  在当晚得知女儿死讯后我儿子和其他家属情绪确实激动,要求医院打开手术室门,但是这时候医院并没有医生和护士出现,而是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在走廊四处游荡,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才做出了过激行为,我相信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无法冷静,我们从别人那听到女儿死亡的消息,却见不到尸体,见不到任何医生,没有正常的死亡通报,也没有一个医生或者护士出来告诉我们死因。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破门而入,但是进入手术室之后却没有找到我女儿的遗体。却是有不明身份的人在里面吃槟榔。之后我们强烈要求与院方对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是你们所看到的闹院那一幕,我们的目的只是想找到我女儿,却没有任何消息,最终12点左右再次冲到手术室,看到女儿全身赤裸躺在手术台上,嘴里全是血,身体僵硬,而手术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的老婆瞬间就晕倒了,我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现在我们想找寻真相,我们也相信政府能还我们公道, 我女儿的死为什么要通过村上来通知?为什么不让我们见最后一面?为什么医生护士集体消失?太多的疑问在我脑海里面回荡!我现在不求别的,只求还原事实真相!

  而现在院方也是希望我们不要追究医生消失的事情,而是赶紧谈索赔。

  我们全家每天要接受无数记者采访,我是一个老年人,我不懂网络,是年轻人告诉我这件事情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年轻人都建议我把事情阐述出来,微博是由我的家属代发,认证是为了确认我们的身份,担心有人冒充捣乱,这也是官方建议的。

  我们作为家人,比你们这些网友更伤心,更在意家人,你们这么猜测,让我们更寒心,不要因为家属随口说出来的几个字而被引导到极端。谢谢你们。我女儿已经被送去尸检,三天内会出来结果。

  宝宝现在还在医院,名字还没有取,谢谢关心我们的人们。

(王辉 闵云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