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06日21:49 新浪传媒
对话现场 对话现场

  第七场:压轴:速度与激情

  嘉宾:搜狐网总编辑陈朝华、北京青年报常务副总编辑田科武、红网总编辑隆国东、都市快报总编辑朱建、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

  以下是本次对话现场实录:

  申晨:最后一场,一开始还在说七场是不是有点多,后来发现七场其实不多,非常非常多好内容。最后一场非常棒,因为最后一场是压轴的大咖们跟我们聊一聊这些资深的媒体人他们眼中的新媒体。让我们把新旧总编辑坐在一起聊一聊:搜狐网总编辑陈朝华老师,北京青年报常务副总编辑田科武老师;红网总编辑隆国东老师、都市快报总编辑朱建老师,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老师。

  丁时照: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恳请大家再忍一忍,我们是最后的一场对话。从早晨我们的年会9点一直到现在,我们整个的活动持续了9个小时,我觉得在这中间,我们既不敢打瞌睡,又不敢自由地走动,所以我觉得开会比上班辛苦。还有一个,从这一场年会里,我自觉地打心眼拥护中央的八项规定“反四风”,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好的心态。最后一场我们的主题是“速度与激情”,我觉得从早晨一直到现在,速度,从上午我们的高铁,我们的速度已经成为单车了,即将归零。另外在激情上,我们的激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到现在也即将烟消云散,所以我们这一场对话,陈子,我觉得你们安排我们几个人今天最后的题目非常难,是一个难题,但我觉得也是一个最好的广告语,我们今天的题目是给我们的速度与激情、给我们的大神们左右联盟。一句话两个广告。

  我们今天在座的几位领导,都是60年代到70年代的,我们朝华老总,还有我们的几个老总里面,最年轻的就是我们的红网的隆总,简称隆兄。我就觉得我们有几个特点,我们都是在传统媒体进行工作,最后我们有两位老总从传统媒体走到我们眼中的新媒体,进到网络里面来。

  我曾经有一个原创的段子,讲的就是因为现在纸媒出现困难,很多我们的从业人员都纷纷地离开纸媒,然后到别的地方去就职,我把这种情况命名为“老骥从良”(音),干了一段时间以后觉得外面不好做又回来了,所以我叫“老骥回青楼重操旧业”,所以我们的老编辑们做出了惊叹的业绩,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朝华老总是横跨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先谈速度。

  陈朝华:各位坚守的朋友们晚上好,我们这场会从早上听到现在信息量很大也很杂,主办方用心良苦,就像我们过去传统的网站或者是今日头条这种,给你很多,但是要不要不知道。包括现在坐下来的,到底他们的用户体验是什么,需要我们几位干了二三十年的传媒人跟大家分享的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所以其实我不愿意参加论坛就是你在上面说的还不一定是你真正想说的话,下面想听的企事业真正听不到你真正想跟他们交流的东西。

  但是我这一次为什么会来?我到了商业门户网站——搜狐十个月了,陈子说有这个活动,而且以自媒体为主,我其实真的是想来了解信息为主。昨天在我们的闭门会议里面我也稍微说了一下,我这次拥抱互联网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因为大家可能会知道我一直在南方报业集团,特别是在南都管了南都的评论等等,应该属于一个新闻的追求者。

  后来会到搜狐去,一个是张朝阳现在跟其他的互联网大佬不大一样,他真的还是有情怀,通过有价值的传播还是能为系统进步或达成某些共识所以我就去了,让我重新找到速度感。但是空间是否一定是你自己的小地盘才能算我尽责了,这个是要思考的。

  那这就回到我现在的平台,其实我觉得速度比以前可能要快。就是涉及重大新闻他们会往后延一延,但是也是有空间,就以这次沉船为例,很多传统媒体在路上被叫回,我们几家商业门户网站就到了,包括早上很多人在说的,可能会标明是我腾讯新浪的记者在场,我们现在因为搜狐唯一还没被约谈过,我们会比较老实。所以我到了搜狐之后你认为重要的,你必须到场。

  另外一个是你如何能够表达、发声,就是你评论这一块。估计我在传统媒体期间也有人认为深度报道、间接评论是网站的弱项,但是我认为并不是,只要有空间,以搜狐等为例的媒体平台它可以做得不仅更快,而且各种稀缺性的观点也能得到呈现。所以速度跟激情在这一块,我在一些采访也说了,让我重新找到做新闻的激情,激情是一种状态,你是否还是对一对多传播,或者是你认为重要的除了个性化的个人需求尊重之外,作为一个媒体人、新闻人,我们还是认为需要把一些重要的信息告诉更多的人,这一点我觉得我这种就是激情还在,所以我觉得确实是新媒体让我这样的一个曾经准备放弃的媒体人在搜狐里面找到自己过去的经验重新出发的平台,也希望我带的团队能够在跟主管部门不断地博弈互动当中商业门户这一块的自主报道空间扩展一点点、往前一点点。

  昨天很多商业门户网站已经删掉了很多商业内容,商业门户网站互动直播是非常快的,礼拜三我去开会还特别强调直播也不能做。但是最后我看昨天还有今天没有说你不能直播,你要管理好评论。所以这一块就是说,我觉得现在管理这一块的人是懂的,也知道我们这一批也有基本的底线,如何让我们有一个空间去做一些新闻,其实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减少他们维稳的压力的,我觉得他们应该更好地善用我们的媒体。是不是讲多了?我就讲这么多。

  丁时照:朝华老总是传统媒体的时间比较长,在传统媒体的时间就感觉到传统媒体互相经常打架,到了我们搜狐这边了之后,就感觉到大家都需要抱团。我觉得朝华老总到这边四个多月,百日入新门新媳妇的感觉很有激情,我觉得这种激情应该保持下去。

  新旧媒体的这一块,我觉得我们田总,就是北京报这一块做得是非常棒的,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田科武:大家好,我们这个题目叫“速度与激情”,我觉得这个描述太模糊了,像朝华这样的可以解读,我解读不了。我谈一下我的感受,某种程度上我可以说我是一个媒体人和自媒体人的双重身份来参加。我是北京青年报十年的常务副总编,面对移动互联网我们真正的转型是在这两年,那我觉得通过这两年的实践我有一个感受,传统媒体的转型没有那么艰难。

  丁时照:这是一个给我们非常有激情的振奋的感触。

  田科武:我就说之前我们大部分的传统媒体认为日子还能过,不愿意面对转型,所以说根本就是有心没心的,也没有权力推进。但是一旦你日子过不去了,那就得去做了,很多搞新媒体的人连传统媒体都没做过,他有媒体基因吗?连新媒体的人都能搞好,我们传统媒体做不好吗?所以我的想法是如果你想变革,想破除我们内容为王的教条,我们真的可以改变我们的方式,可以创造我们的产品。

  丁时照:田总非常好,你这种观点就是现在处在冰河期、心里把拔凉拔凉的人指了一条路。

  田科武:我说我们哪一个公司是技术为先的吗?首先是我们有一个好的产品营运模式,然后我们才用数据实现它,技术永远是理性的东西。今日头条是因为它提出了智能推荐和分发的理念,然后让技术团队去实现的。滴滴打车的创始人也不懂技术,他也是外包的,他看到了这个需求设计了他独特的产品。所以我们传统媒体你下决心要变,一定要变,你一定可以塑造出来有市场需求的产品。

  丁时照:田总你可不可以讲一下你的突破?

  田科武:第一点我们还是要深耕内容,在内容上,什么叫深耕?做到极致。我们要从经营、盈利的角度讲,我们的内容是这样的。第一个我们重点做的叫时政,很多人说你们做时政干什么,习李这几年时政一定是有前途的,我们在报纸内容建设上做了时局,做了非常好的两个公众号叫团结和参考,还有政治局,这是中国最顶级的两个号。我们要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做到中国最好,那你说最好的有什么价值?

  我可以告诉大家,很多高大上的企业投放的时候,我们说我们要投两个公众号,高大上的企业都有这个公众号,几乎团结和参考还有政治局是必选的。

  丁时照: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融合的路径。

  田科武:这是我们要发展的重要的一块。第二个,我们叫本地新闻和垂直化产品集群,我们在本地和垂直化产品方面我们也发行了一批公众号,要做到极致。这个直接面对的目标受众非常明确,广告的目标受众也非常明确。所以我认为这个可以为我们带来一点小钱,可以为我们留住更多的用户,可以带来一些影响力。

  我要说的是我们更重要的一个东西,是我们设计了一个全新的产品。前两天我不知道大家关注没关注,我们发布了一个新闻欧佩家(音)估值2个亿。我们注册是一个北京社区传媒有限公司,我们开始是做社区报,传统媒体做报纸,但是我们做了不到半年就知道光是靠广告去盈利几乎死路一条,所以我们看兄弟省市有的社区报失败了,有的已经关了。但是我们马上推出第二步,因为我们不断地完善,我们说要有实体的服务,所以我们开了社区驿站,就是在居民区里面开社区驿站,为居民提供免费服务,但是向企业服务,这是第二个。

  最后一个他们说打通最后一公里,我们说打通最后一百米,所有的线上服务最后我进入居民家,现在我已经发展100家社区驿站,最后我们要一千家,在地域上要把北京瓜分,这就是它的价值。那你光提供免费服务,怎么去赚钱?所以欧佩家出来了,我们同时向1500个地区开放注册,一个月36万,在北京地区欧佩家一个月注册用户36万,那是一个线上服务的综合平台。我们的社区驿站就成了我们线上服务的物理基点。可以说已经让北青社区传媒成为了一个新旧融合的互联网公司,它不仅仅有线上,而且它有线下,最后一百米我们解决了。你说要探索这个产品,我们是逐步完善的,技术是难题吗,不就是几个工程师吗,五十万不行一百万,你来几个花多少钱?关键是你在抱怨之前你有好的idea吗,没有好的就不要抱怨了。所以认为传统媒体狠下心转型有希望,可以突破。

  丁时照:对,转型和融合大家都非常关注,其实很多人认为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融合非常难,难就难在感觉就像是一个老少配一样,一个年纪少的媒体和一个新的媒体要结合起来,怎么配在一块,白发配童年配在一起非常不搭。但是北青走的路子非常值得我们探索。

  田科武:我们的估值,两年的时间十前万到两个亿到十个亿,在传统媒体时代根本无法想象,所以我们已经改造成了一家新媒体公司。

  丁时照:做得非常好,另外都快是我们业内非常尊敬的一个传统媒体,无论是从它的文本还是报纸的品相一直引领。现在都快在新媒体上究竟是怎么样,我们的态度究竟是怎么样的?

  朱建:本来想讲狭义的传统媒体的角度,刚刚丁总讲新媒体我也讲一下,都快在新媒体的布局比较早,我们有一个网站是社区性的,应该在2004、2005年的时候跨一个部门偶发性地去做了这么一个网站,后来有一个上市的预期,发展得很快。后来又因为很多原因,因为它是国有股,风投进来之后有很多的制约,后来又做了很多工作,国资委里面给了它一个政策,慢慢地有了一个上市的前景。后来因为我们整个集团上市,结果它就被装到上市公司里面去了。我要说的是你布局得再好……

  丁时照:但是有可能一下子给你平移掉了。

  朱建:左右为难,因为你是一个体制内的人去做了,当时用了很多报纸的内容,吸引了很多用户,但是你完全去走一个资本市场的时候,因为你的身份是国有的身份,这个就很复杂。因为国有早就了你的成就,同时也是国有扼杀了你的很大的可能性,这就是一个问题。

  我们其实还做了很多新媒体的内容,包括我们做的快华网(音),也有很多人来学,其实我们做了房产的电商,这里面做了一个制度设计就是团队可以持股,算是破了很大的一块。同时我们还做了微信账号等等一类的东西,但是这一类东西严格说来,前两天薛陈子叫我来参加这个会,其实那天我是跟他讲不一定,因为有很多领导来考察这个媒体怎么发展,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你有什么新媒体的用户,通过什么方法获得这些新用户。其实我们做了很多微信号,这些加起来可能有两百多万。但是昨天在闭门会议上的时候我讲了,这些用户其实价值不高,有两百多万,听起来他也很满意,但是它不是数据,在这个时代里面用户不是数据就没有价值。

  所以我们这个速度是一个生死时速,对于我们传统媒体而言,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你在短的时间里面没有一个快速,我们现在当总编辑是很苦逼的,因为你考虑的根本不是内容制造,你考虑的是这个企业从哪里可以找到收入,有了这个收入之后你可以来稳定你的团队。

  都市快报这几年来在中国报业里面应该是超稳定的,除了我们去年有一个副总编抑郁症自杀,我们这个编委层就没有动过。我们的核心就是我们的部主任和首编首席,也是超稳定的,下面的记者怎么动都没问题,因为稳定就是控制质量。所以我觉得第二哥方面就是我们这个团队里面非常重要的一块就是我们有一个相对体面的收入,然后我们做的这个内容相对其他的媒体而言有它的吸引力,很多人觉得你做的新闻很好玩,我也想来做,在我的媒体里面很难实现,这可能是我的方向。所以我们每次招聘都能找到一些同行投奔到我这里来。虽然杭州的生活水准很高,但是我们还能吸引到行业里面有志于新闻事业的人,同时又一份比较让人满意的收入。

  现在其实我们收入还可以,我说的这个“可以”是什么意思?去年我们都市快报收入利润有六千多万,这个六千多万我们是不及格的,我们放到整个中国报业里面其实还可以,前十位肯定在,但是在我们那个集团里面我们就是不合格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第一年上市,三年里面我们有一个利润层次,分解到每个部门里面我们要完成的利润是八千多万,这个八千多万是过去三年的平均水平,那个时候在上升,这个时候在下降,所以我觉得这就是问题,这就影响到收入。

  所以对当下的传统媒体而言真的是一个生死时速,这个生死时速就是说你能不能通过一种方法的发展,使你的价值能够变现,同时通过这个变现第一来稳定你现有的队伍。这个队伍其实是很难维护的,好一点的人他跟外面我们讲到的行业收入之间有一个比较,他就会很清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刚刚丁总说有些人出去之后还回来,我是把他理解成,我看那个电影叫《肖申克的救赎》,因为有些人在这个里面呆惯了,我们不能说牢笼,它是环境,你在这里呆惯了到外面就不适应。我们也碰到这样的员工,我们也希望他回来,因为在这里你更自在。

  丁时照:价值观是共同的。

  朱建:对,但是我要说更重要的一点,我们能不能让更多优秀的年轻的人加入到我们的团队里来,这就是会议。就像昨天开闭门会议的时候我也讲为什么Uber会引爆,因为第一方面做这些人的人很优秀,使用这些的人很优秀也很年轻。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我们以前是这样,现在我认为没有这样的。这两天我在看央视的直播非常失望,这样大的事件说实在的派出去的记者很嫩,我觉得他是特意希望使报道不是太重要,这遏制了我们进一步往专业化发展的途径,一方面这是我们政策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我们传统媒体本身商业模式的脆弱性造成的。

  所以我要说的第一个是生死时速。第二方面我想说的是古老的激情,在座的我们都差不多,投身到这个行业里来的时候真的是有一个梦想。新闻业里面最重要的一点一定是责任感,你对这个社会富有的责任,这个东西跟原始好像没什么关系,因为它是古老的,其实人类社会发展下来其实是一代一代人的责任,国家责任、社会责任、家庭责任在支撑着你往下走。这个古老的激情会走下去。未来这一脉责任的延续它肯定会继续下去,也许我们的介质会发生变化,但是新闻业我觉得永远不会死。

  丁时照:说得很好,古老的激情,永恒的坚守。我们现在的纸媒碰到的困难,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思维方式,我们从新媒体或者是从网络媒体来求解?我们隆总是经历了华清日报(音)、潇湘晨报等等著名的报纸,现在在红网,能不能从你自己的经历从速度与激情的角度给一个解答?

  隆国东:首先说一个小小的题外话,我答应陈子来深圳算是蛮不容易的,当时答应得挺早,我这个人喜欢早早地答应一件事情然后来做安排。我不喜欢坐在台下听,我这一次答应陈子是想来学习的,确实蛮有收获,最大的收获是感觉自己非常幸运,因为在座的有很多除了我们学生朋友之外,我们大部分都是总编辑,但是上台来讲的时候,大家讲的基本上都是一个字——钱,两个字——挣钱,四个字——融合挣钱。唯一不谈挣钱的是另外一个光头,已经走了,穿着法衣,他叫延参法师。

  而我说我感觉比较幸运的是我作为红网的总编辑,当然我现在还兼职着潇湘晨报的工作。我做红网的编辑已经十个年头了,我从而没管过一分钱,我从来没考虑过要挣钱,我的任务就是要花钱。所以在红网的概念里边和我个人的概念里边,我是真心实意把传媒当做一份事业,而不是当做一个产业来做的。

  所以我在红网和红网人、和红网采编团队的人一起所要琢磨的事情,就是如何在不触碰或者说不触犯红线的情况下,尽可能地从人性的角度、从人道的角度、从人类的角度去为这个社会、为我们的文明尽一份力。

  丁时照:就你这种红网的模式代表着先进生产力方向的这种做法,我觉得红网不红都天理难容,这是我们所有传媒人做梦都想达到的境界,可是我们还是你说的一个字两个字四个字,或者是省略号都是那个字。

  隆国东:当然这个前提里边有个什么呢,速度与激情首先是我做传统媒体的时候、报纸的时候我们强调一句话“燃烧式经营”,我到红网之后,现在的自媒体又比我们的传统媒体更宽,欲速则不达,绝对不要强调速度。像李光耀“被逝世”这件事,我觉得这种情况其实是很多的。同样在激情里边我的理解也是激情也是不可持续的,做媒体需要坚守。所以我非常喜欢朱总刚才说这句话,今天非常奇怪,坐在台上的另外四位兄长我一个都不认识,此前一个都没打过交道,幸会。但是刚才朱总强调责任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这是我们媒体真正要做的。

  我这个话请记录人员或者在座的兄弟们不要上网,一旦上网就我就不说了。实际上我看不起自媒体的人,因为自媒体不是媒体,他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怎么去获得别人的关注和点赞,所以你看基本上搞自媒体的人讲完自己就走了,这是真心实意讲的。而且很多人包括自媒体,他们玩的时候,我有的时候感觉不可思议,他们主要想获得的是点赞而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所以现在我都不太理解或者是一味全盘地接受互联网+的概念,我更喜欢在同时要去强调另一方面的互联网-。前不久跟太太一起五一节去玩,在湖南郴州几个小景点,一路走她就一路拍,拍了之后就要发微信,发了微信之后就等着点赞。一会儿去刷一下,又有一个人点赞了。我当时就有一个梦想,如果我要搞一个景区的话,一定要搞一个评比互联网、屏蔽移动信号的景区,这一定能搞得好。

  如果说我们做媒体的人一心就扎在钱眼里,我们真就不用做媒体。说老实话,我今天不知道来开会的谁最有钱,但是我估计最有钱的是不谈钱的人——延参法师。我2006年刚到红网没多久去省委开会的时候,省委宣传部的部长和省委统战部的部长一起开这个会,两个部长就说你们红网今年的产值打算做到多少,明年打算怎么发展,我说我们不谈钱好不,我说如果要谈,两位部长,特别是统战部长在这儿,给红网拨两个寺庙,我是兼两个执行方丈,那财源滚滚,香火钱都不交税的。

  丁时照:就像刚刚法师说的很多剃度的指标都可以到这里面来了。

  隆国东:所以尽好自己的责任、真正地承担自己的使命的时候,哪怕赚不到钱,我们也可以活得很坚挺。何况你真正尽到自己的使命之后,你会发现找钱很容易,我党他需要你。

  丁时照:隆总给我们开了一条新的思路,在举国上下都在谈互联网+的时候,都在谈钱的时候,我们隆总说要互联网-,要金子不言钱。我们是最后一个,我们每个人还是按照我们的惯例一人说一句话,就速度与激情。

  陈朝华:我的速度是跟方向同时考虑的问题,过去互联网可能就是快速海量,现在就是传统的PC端的快速海量,现在我们所有的门户开始花力气都是在移动端,原来开篇的视频说陈彤走了之后宣告门户进入传统媒体,我个人接受又不接受,其实就是所有保护搜狐在内的门户网站,它其实发力的重点都在移动端。如果说过去因为纸媒之外门户张朝阳把门户带到中国来之后,它改变了人们获取新闻和资讯的方式。包括最近他在讲的,那我们就重新定义门户,可能过去的门户就是PC端看,现在我们同样的一个商业网站,移动端的这一块也是门户的一部分。

  所以速度对于我们本质上做新闻的人来说,你对重大的新闻如何能够按照自己理想的表达方式更快地呈现出来,肯定是我们首先考虑的。但是你表达的是否就是你的方向,因为有关方面的要求和用户的期待是否一致。还有你自己跟别人不同的个性,这一块你要怎么做,速度和方向很重要。

  激情,刚才我也说过,如果你是一个新闻人的话,如果说你不断地希望通过呈现真相来实现自己的存在价值,那么你这种激情如何保持。如果你没有这种状态,你是把新闻又变成另外一种——它不是目的——手段,比如说赚钱的激情,我过去一直说自媒体是伪命题,我现在也在做自媒体,我们要经营一些生态,让我们自媒体人来,让他们来也可以,上次我在北京参加一个小论坛也在讲,很多自媒体你要么就很直接,我直接就是赚钱的,但是有些人就是我还要来把传统媒体掠夺空间,或者我个人做一个自媒体延续我所谓的理想或者说其他方面,然后又在谈我如何能够生存。

  所以我看很多自媒体人混淆了自己的定位,要么你通过我们这样一个平台构建生态之后能够帮你获得你的知识产权、IP怎么得到回报,如果你自己一方面希望能够持续我所谓的新闻理想,但是另一方面我个人要考虑怎么样变现,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那一轮包括申晨他们刚才说的,那些机构的存在是合理的,考虑自媒体如何变现,一下子就很low了,所有的人格,自媒体一下就会变形。以前谁跟我谈自媒体我认为是伪命题,像搜狐我们现在也在做,搭建一个生态。

  互联网过去一直在做加法,想让别人死,现在是不断地在做生态,希望别人活,不管是我们在传统平台做新闻,或者是让专业人士来传播,我觉得我们更需要做的是生态。速度跟方向有关,激情可能要考虑你所在的平台能够为别人构建一个生态系统。

  丁时照:用更快的速度清理门户,用更大的激情靠移动端。这是我揣摩你的意思。

  田科武:我回应一下,我在北京也是一样,我们从来只负责花钱,我们不管挣钱,但是作为一个报社的领导者,你需要考虑未来的发展方向,你需要考虑你的新的产品有没有挣钱的可能。但是不是我们去亲自挣钱,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关于自媒体,我认为中国的自媒体一定会发展,自媒体也会发生很大的分化,会有一批非常严肃的自媒体,而且我认为这个数量还不会很小。我自己也做自媒体,我大概做了一个月,我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叫“超级妈妈”,做了一个头条号叫“超级爸爸”,我的超级爸爸在母亲节那一周排名第三,在今日头条上一周排名第二。而且我有一句广告词,我只提供严肃的科学阅读,以我自己为例,像我这样的人做严肃的自媒体的仍然是大有人在。这是我两个对隆兄的观点和想法。

  关于速度与激情,我觉得传统媒体要转型,要追赶互联网,必须有激情,有激情才能创造高速度,所以说我们宁愿中间冒失一点,但是也不能慢下来,否则我们马上就死。

  丁时照:说得好,朱总!

  朱建:这是一个颠覆的时代,一切都是合理的,但是现象就是规律,我们要去了解这个规律。我觉得跑得再快不忘初心,冰天雪地胸怀激情。

  丁时照:说得真好,大家鼓掌。来,隆兄。

  隆国东:终于有一点点回应了,因为我其实没有其他更多说的,我在红网基本上每天每个工作日会写一篇工作点评。其中有一篇工作点评我是这样来谈社会现象红网的态度,我说我们可以鄙视,但是不能够无视。所以说对于自媒体,我有的时候会鄙视,但是不会去无视它。任何一个池塘里边都有王八,都有鳝鱼,肯定田总是属于鳝鱼类的。回到丁总给我出的最后的题目,“压轴,速度与激情”,我想说速度,我喜欢自驾的时候定格巡航,永不超速。关于激情我喜欢坚守而不喜欢发泄,正如郑板桥的那句对联,“不求发泄,不畏凋残”。

  丁时照:最后我也说一两句话,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变革的时代,我们已经闻到死亡的味道。死亡的不仅仅是我们的传统媒体,还有我们日益在眼前变换的我们的新媒体。我想请唐朝《《阿房宫》里面讲的“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从这个观点里面我感觉到所有的业障都是自己造下的,所有的福田都是自己种下的,所以我们需要激情与速度,谢谢大家!

  申晨:天啊,最后一场大咖果然是不一样,一下子无论是气氛还是整个场子的文化素养都提高了一个档次,突然间觉得自己在故宫这一年多的积累还不太够,还做不到随口就都是这种诗篇。也让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前辈他们真正的功力,有好多时候我们也要劝我们的自媒体人要向他们学习,要看到他们身上的长处。其实第一我挺同意隆兄的说法,其实我们也看到很多目光短浅的媒体人,你能看到很多放眼未来的自媒体人,所以我们要放得远一点。

  另外非常高兴朝华老师的分享,其实老的媒体人要带新媒体人,新的媒体人要去学习老媒体人。左右互搏,幸福不远,就在左右,其实左右沙发的老板是怕我们要广告吗,就走了。今天非常高兴,以上七场真的是烧脑的对话,所以各位领导嘉宾2015中国传媒观察者年会深圳峰会到此告一段落,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 新闻昂山素季应中共邀请将率团访华
  • 体育NBA总决赛-詹皇44分 勇士加时胜骑士1-0
  • 娱乐赵薇遭奇葩观众起诉:她在电视里瞪我
  • 财经中科院:中国工业水平落后德国100多年
  • 科技运营商称新iPhone将于9月25日开售
  • 博客三本毕业生的“钱途”高过读北大?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高校本科毕业生就业率排名 上海地区最高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