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年01月27日16:47 新浪传媒

分享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今日凌晨三时许,知名专栏作家、潇湘晨报副总刘原发微博称,将要告别18年的新闻生涯。

  “签完了最后一个版。提起笔时忽然老泪纵横。18年新闻生涯,今夜就此别过。继续赶我的最后一篇纸媒专栏。同时告别18年专栏生涯。我的无数暗夜都给了新闻和专栏,今生最好的年华与它们骨肉相联。此刻有断指之痛。谢谢。再见。”

  微博认证为“潇湘晨报副总编辑、资深媒体人”的XLL徐林林发微博称,“上个月,刘原跟我扯到离开晨报的事,说自己四十出头,孩子还小,改行做点别的拿手活计,可能还来得及……人品、文笔都极好的一个哥们,就这样伤感而仓促地融入了逃离传统媒体的人流……哎---”

  据百度百科介绍,刘原曾先后供职于《南方体育》、《南方都市报》、《南国早报》等媒体,曾以长篇报道《国门苍凉:寻找张惠康》名动江湖。2009年8月因刊发《少年戒网被打死》,作为《南国早报》的副总编刘原被撤职。

  在《南方体育》酷爱小资、格调的氛围中,刘原自创了一种别具一格的“杨箕体”。他一直住在广州的城中村——杨箕村,在乱哄哄的鸡飞狗跳中潜心写出了一种底层的嬉皮和荒凉,被戏称为”流氓原“。业界人士称,杨箕村之于刘原,“一如王安忆的小鲍庄,波德莱尔的巴黎,博尔赫斯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不少人认为,刘原的文章里有王小波的影子,刘原本人也承认,他是王小波的忠实拥趸。就文字的想象力和黑色幽默而言,两人的风格确实有相似之处。

  2002年,刘原转投同属南方报业集团的《南方都市报》,随后在《新京报》、《东方文化周刊》、《现代快报》、《青年时报》、《竞赛画报》,《看天下》等国内多家媒体开设专栏。因其文风诡异搞笑,一时倾倒无数读者,著名文学评论家王干对此评价称刘原用说段子的方式写文章,用既感性又有天分的文字,让你扑哧一笑来领略文章背后的意味。

  刘原的同名微信公众号也颇受关注,因常讲黄段子,”流氓原“的称号更是得到粉丝们的认可。

     (来源:微信公众号 刘原


责任编辑:吕守田 SN220

相关阅读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三千年恩怨

传说中“流奶与蜜”的内波山,靠近以色列边界,几千年前摩西登山向西望去,看到的好地方大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然而这两个地方的危机和对抗,却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反复。

地方两会,说好的节俭呢?

一点节俭意识都没有的基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会在乎政府大手大脚花钱而认真审查各项财政预算吗?各位基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否愿意先把当地召开两会的成本预算节省一些呢?

王保安的仕途何以匆忙结束?

从2015年4月调任国家统计局以来,王保安在新岗位的任上不足一年,这位被外界认为“重用”“前途看好”的年轻部级干部,匆忙以这种方式谢幕,令许多人猝不及防。

首都,你不能让人如此失望

这是北京,是首都啊!这是一记耳光,打在北京、打在首都的脸上,却是痛在百姓自己的心里。北京的每一个窗口,都不只是行业的治理窗口,更是整个北京、首都,乃至整个中国的治理窗口。这个窗口都亮不起来,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能亮堂起来么?

  • 罗援:若被“台独”逼入墙角只有“武统”
  • 安倍跟随中国领导人访伊意欲何为
  • 清末那些不为人知惊心动魄的暗杀细节
  • 侄女口述:张学良很多事都没踩到点上
  • 中美两版花木兰里隐藏的人性差异
  • 准岳母要10万彩礼让我不敢去过年
  • 印度圣城瓦拉纳西延续千年的神秘仪式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