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13日 第383期
分享到

2014年是改革方案执行年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2014年里,中国司法改革如何全面深化,司法独立进程怎样前行,基层法官流失原因何在,废除死刑又有哪些理由……

新浪网独家专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畅谈他眼中的中国司法改革。

司法独立并非有害体制

新浪网:司法不独立是你经常提到的弊病之一,去年我国有哪些改革措施促进了司法独立?在你看来,司法不独立的根源在哪里?

贺卫方:首先,政府随时可能犯错误,政府必须要受到制约、监督,这个观念在过去传统意识形态中没有合法性。1949年以后,三中全会上提出来的司法改革和行政司法相分离的观念从来没有提出来过,这是司法独立为什么在我们国家难以立足的政治上面的因素。

第二个方面,由于前面的法律框架,在治理国家方面很少涉及到立法权的设施,比如说人民代表大会是否需要代表职业化的问题,我们的人大会开会时间现在太短。国家开会的时间,都是每年开半年以上的会议,我们才开十几天会议。这些问题其实都是特别有意思的,但是这个问题提不出来。再比方说,司法机关司法的管辖,如何与行政区划相分离,这样一些问题。

中国存在一个问题,一个省不仅是一个行政单位,也是一个立法单位。立法机关也是按照这个区域来组建的。司法是管辖,也是按照这个范围来划分的。那么党的权力,也是按照一个省委来划分。所以发现所有权力都按照一个模板,所有的鸡蛋都装在一个篮子里面,于是导致了这样一个状态:当地的书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制约这样一种一把手的权利,完全无视任何法制。所以我想这个就是妨碍我们走向司法程序的重要的体制性因素。

另外再一个就是社会层面上,一谈起司法独立,很多人谈虎色变,认为司法独立就是对体制有害的.所以,对于司法独立,我们没建立一个健康良好的公众社会的一个观点,没有整个社会的正确认知和务实,这个我认为这是影响我们独立司法非常重要的因素。

既有体制中检察官应该发挥反腐作用

新浪网:如果真的控制腐败,我们制度还需要哪些方面做完善。

贺卫方:为什么不把既有全国检察官变成巡视人?既有的体制,本来设计就是为了让他发挥这样的作用。我们有了反贪局、检察院,我们为什么还要再设立什么中央巡视组?就是因为现在检察院,甚至地方的所谓的纪委,地方党的纪律检查会,受控于本地的一把手——本地的党委,他们没有办法独立。所以这个制度建设的思路,应该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解决什么样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是当一个制度的管子堵塞了之后,不去疏通这个管子,去另架一个管子。等这个管子又堵塞了,再加新的管子,结果发现满世界全是管子。没有一个管子是通的。增加了纳税人的成本。增加了制度的不确定性,任意性,甚至有时候存在着严重的错误,程序上的不透明,完全让人人自危。只要巡视组的人打电话,有人就得抑郁自杀跳楼。我认为这种制度根本要不得。

应让法官感受到职业尊荣

新浪网:您曾呼吁过要提高基层法官的待遇,为什么您会认为法官的待遇应该比同级别的公务员更高呢?这比国外的话,我们法官制度还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吗?

贺卫方:法官这个职业太特殊了,是裁断人间是非,作为同类人家是非曲直,对于生命的裁判,这个职业要求他的无论是教育背景,无论是人文素质,无论是正义的选择,都是要求非常高。

所以,法官要是从选任角度来讲,这个职业来之不易。与此同时,也要让他知道,他绝对不可能为五斗米折腰,会被出卖这么一个准则。一方面,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保障、监督,同时也需要让他感受到这个职业本身的一种尊荣。让他在社会公众面前,都是一个广受尊重的人。所以在任何一个法制国家,法官的收入都要相对比较高的。

新浪网:我们现在国家法官的培养有哪些不足的地方?

贺卫方:教育背景现在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现在法官都必须要是大学本科毕业,通过司法考试。司法考试也是比较艰难的考试,这样的考试方式也有助于社会对于司法职业的尊重。但这里面也一个大的漏洞,法院的院长、副院长可以不经过司法考试。所以,院长有可能是外行。

另外,现在这个待遇方面,现在这个社会案件越来越多。法官的调控程度非常大,但是法官的收入很微薄,现在法官逃离法院的情况越来越多。

死刑没有制止犯罪的功效

新浪网:你一直主张废除死刑,废除死刑有哪些好处?如果废除死刑,怎么告慰受害人家属?

贺卫方:受害人家属也不能通过把对方给杀了,就得到那么大的安慰,这样的安慰是文化所塑造的安慰。

德国曾有一个汽车专家,到南京去帮助中国发展汽车工业,被两个入室抢劫的人杀害,后来两个入室抢劫的人最后都被杀了,但是德国的死者家属希望不要再杀这两个人。因为死人本身就是悲剧,再增加死的人完全没有必要。

所以,国民对于这类问题的理解是被塑造出来的。所谓杀人偿命,当然不是所有的杀人都要偿命。偿得了命吗?没有多少好处。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对本来应该判处死刑的人,让他进行必要的劳动,然后积累一些基金。因为杀人罪的发生,往往其实政府也承担着某种间接的责任。有许多的犯罪,如果政府的治安管理得更好,不大可能出现。或者其实可以避免这种犯罪。还有一种情况,政府在前面知道许多冤屈,这些人出来以后,刑满释放出来,对社会疯狂的报复,所以政府存在巨大的过错,在让人们犯更大的罪。还有许多说法,比如说劳教、劳改农场,往往成为犯罪方面的一个特别好的滋养地。本来这个人只是犯了很轻的罪,但是到了监狱里面学会了犯更重的罪。

都是政府的责任,我认为政府其实是有责任来确保每一个因为杀人犯罪或恶性犯罪而受到伤害的家庭,得到相应的补偿。

而为什么废除死刑,首先全世界没有一个制度,能够完全避免冤假错杀。我们现在司法素质低下,司法整个的透明度差,存在着随意的判决,所以冤案太多,必须要去避免冤杀。短期内不可能提高司法,但能够增加司法的审慎,最好的办法是都不判死刑。错杀的人,真是没有任何补救的办法。

此外,死刑有很多时候被当作工具,来去吓唬其他的人:你不要犯法,否则你将来走到这一步。从人性意义上来讲,这就把人的生命当做工具来使用,杀鸡儆猴是对人的生命最大的一个不尊重,人是不可能被当作工具来使用的。

从历史到现实,死刑从来没有起到制止犯罪的做法,反而会造成更多的犯罪。人如果一旦对生命价值变得越来越麻木,人就会变得越来越不尊重生命。

新浪网:2014年,现在是被称为改革元年,对这一届领导班子来说,2014年工作任务,包括他们的改革任务非常的重。在2014年的时候,您个人在司法改革方面,有哪些期许呢?

司法改革怎么办,我觉得等三中全会决定里的第30条到第34条,这五条落实了,有一个具体的方案,做一些对话、研讨,看看提一些具体细节的设计怎样更合理。不要轻易的下结论,更多的去听听大家的看法。言论空间,能够更开放一些。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标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