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点卡 天气 答疑 导航

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叶丹阳:用镜头拯救乳房(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2月09日03:26 新京报
  北京电视台一位纪录片编导将镜头对准自己,身患乳腺癌的她计划拍摄《乳房的故事》,为整个病患群体代言
对话动机
  她是北京电视台纪录片栏目的编导,在36岁的时候得了乳腺癌;她选择把镜头对准自己,如实记录了自己患癌症后化疗、住院的经历。她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组建一个乳腺癌患者康复网站,希望拍摄更多乳腺癌患者《乳房的故事》,并做一本关于中国乳腺癌患者生存状态的口述实录。

  她的文章《乳房的故事》和记录她本人治疗过程的镜头近期在新浪网女性频道和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推出后,很多人流着眼泪看完视频和文字,1万多名网友参与网上调查,众多乳腺癌患者报名加入她的拍摄计划。

  她是叶丹阳,于猝然间经历了命运对一个爱美女人的挑战,经历了平凡生活中不曾设想过的部分。乳腺癌,这种疾病如何改写了她的生活,如何激起了她的勇气?春节过后,记者在北京与这位勇敢的女性进行了对话。

  本报记者 姜英爽 北京报道

  2001年10月,刚刚在一场车祸中失去弟弟的叶丹阳,发现自己乳房上长了肿物,2002年3月入院检查,被怀疑为癌症,4月,她接受了手术治疗。

  把10年当40年过

  记者(以下简称记):知道自己被确诊是在什么时候?叶丹阳(以下简称叶):手术台上。切除之后,要有一段时间去活检,结果出来是良性,就可以缝合,一切OK;知道是恶性,就接着再做大范围切除。一般来说,活检半个小时就应该出来结果,我等了一个小时。我已经预感到了。

  记:你怕死亡吗?叶:我不怕早死,活着失去太多的东西才是我最怕的,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要好好地活着。医生跟我说,你可能会活10年,我至少可以把我的儿子养大成人了。

  记:如果真的是这样,这10年你会怎么过呢?叶:一个人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多长时间的时候,你可能不会好好计划你的人生,因为你觉得你有太多的时间去做这些事情。

  记:你现在开始计划了吗?叶:对。我要做很多的事情,我不会再像过去一样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浪费很多无谓的时间,现在我想把这10年过得像40年一样。我如果能够把这10年活出40年的价值,那我就跟别人一样活了40年。他们走的时候还比我老,我走的时候却还是让人怀念,是漂亮地走的。同时你活得又非常有价值,那不是很好吗?

  记:你是怎么做到把头脑中的痛苦驱逐出去的呢?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叶:你痛苦是必然的,但是你没有必要把你的痛苦放大,你却可以把你的幸福放大。所以我一直情绪很好。

  与8岁儿子谈论死亡

  记:疾病会让人成长,让人珍惜。叶:我特别爱我的儿子,他一到三年级,都是我背着他送去上学的。我要背着他,他还要背着一个星期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很重,可是我乐意。儿子都不好意思要我背,可是我很乐意。就是现在,儿子长大了,我还是会跟他说,儿子,能不能让妈妈背你一会啊?求你了,让我背一会吧。

  记:为什么这么喜欢背他?叶:真是一种幸福感。人家说孩子是个包袱,可是你要是觉得背着他很幸福,那你就愿意背着他。我现在觉得,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个好妈妈。我真的没有太多时间为儿子做太多了。假如我走的时候,我儿子对我说,下辈子还要你做我妈妈,我就是一个成功的妈妈。

  记:你生病的时候,儿子几岁?叶:当时他8岁,上三年级,他上寄宿学校,每周回来一次。

  记:当时他知道你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吗?叶:他不知道。做完手术第二天,儿子苍白着小脸进来了,一声都不吭就坐在我床前,摸着我的额头,(说)妈妈你没事吧?我一下子想到了我12岁的时候,我爸爸离开我的时候(叶丹阳12岁的时候父亲因白血病去世)那种感受,我当时真的是觉得太难过了,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我一定不要我的孩子体会到这种痛苦。我就跟他说,儿子,假如有一天妈妈死了,你一定不要难过,妈妈死的时候可舒服了。妈妈那么舒服地死,你就不用难过了。儿子嗯了一声。他才8岁,一个8岁的孩子,他能不能理解死亡,我这么说是不是太残酷,其实我不知道。但是在此之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做一种努力,我想让孩子逐渐认识到什么是死,要把死亡当成一种很自然的东西,顺其自然地接受。

  记:他是怎么慢慢理解到你的病其实很严重呢?叶:其实我们没有太多地告诉他什么关于我的病,但是我出院回家了,他会看到我的伤口,然后我掉头发他也知道,他会从我头发上嗖一下就揪下一绺头发,不是一根,而是一绺,好像我那是假头发一样,一碰就下来了。他一开始也会紧张,我会没事似地跟他说,你看,你看,儿子,你轻轻一揪就下来了。

  记: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时候你的态度,对孩子是很重要的?叶:对,我并没有刻意去做这些事情,因为当时我也想,谁能够教我,能带我和儿子把这一步走过去?没有人教我,只能靠我自己。一直到现在,我们说这些的时候特别轻松,他没有感到死亡恐惧。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镜头对准自己源于职业感

  记:为什么会想到建一个乳腺癌患者公益网站,拍摄关于乳腺癌患者的故事呢?叶:以前我也想去不断完善自己,但是总是有得过且过的感觉,因为你有时间,但是现在我知道自己时间可能不多了。我的这个病就是寻常的乳腺增生造成的,就因为你无知,甚至是保守,不好意思让男医生摸你的乳房上的肿块,也不愿意去手术,结果最后导致癌变。我最初想做这个东西,就是想,如果我有机会,我要告诉所有的人,多做乳房检查,不能因为你害羞、无知,而把你给害了。我走的弯路,大家不要再走了。对于我,一个搞传媒的人,都没有意识到它对女性的危害,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记:看到你的故事,给我一个最大的震撼就是,你是一个纪录片导演,你的镜头一向是对准别人的,现在你生了病,而且是人家认为是绝症的病,你为什么会选择把镜头对准自己,记录自己的这段经历?叶:这就是职业习惯。我太钟情这个职业了。我知道自己生病的第一个瞬间(感觉)就是我要拍下来。

  记:这是什么时候?叶:做完手术第二天。我还不能下床的时候,脑袋里就这样想,我要做这样一个片子。我当时没有想这个片子将来会不会拿出来给公众看,因为我觉得可能很多人接受不了我这个拍摄,可是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过程,一去不复返了。我一定要把它记录下来。

  记:你不觉得这个过程太残酷了吗?叶:是残酷,但是如果没有这个残酷,可能就不能引起别人的警醒。

  记:片子是谁拍的?叶:有我的同事,也有我丈夫,我有个小DV机,大家都可以来给我拍。

  记:第一次完整拿出这些素材带来看,是什么时候?叶:素材拍完后一直没看,一直到去年10月份。还是我以患者身份参加预防乳腺癌宣传月活动的新闻发布会,应主办方的要求剪辑了一个4分40秒的小片子,也是我为拍摄《乳房的故事》而做的选题征集片,在发布会上播放。为此,把素材拿出来浏览了一遍。

  记:当时看这些镜头,是什么感觉?叶:时隔一年半了,再看当时的情景,真的有些震惊,会跟着里面的内容哭哭笑笑,但是因为自己已经恢复得很好,倒没有太多的伤心。

  镜子里的我太难看了

  记:看到你的片子里,包括医生在你的手腕上插进管子化疗,梳头发带下一大片落发……这些都是无比真实的过程,只是作为旁观者,已经让人觉得很心酸。叶:我有心理准备。我已经知道,要化疗的人,都会这样,我已经知道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可是就是你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当头发哗哗地往下掉,早上起来的时候满枕头全都是头发,心里,一开始也是特别难受。可是我的难过不会留太长时间,因为我不愿意把我的痛苦集中在这个事情上面,因为我越集中就会越绝望。

  记:你决定干脆剃光头?叶:对。每次都看到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掉,我经常会觉得自己难受,那还不如全都没有了,索性推光了算了。

  记:你纪录片镜头里有你在理发店推光头的那个情景,推子那么一推,这边头发光了,那边还是好好的头发……看得人都会特别难受。你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头被推子这么推过去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叶:理发师是个特别好的东北小伙子,当时他就用手这么挡着我的头。

  记:他不想让你看见?叶:不想让我看见。等他让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一多半的头发都已经剃没了。

  记:当时你哭了?叶:我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是我同事,当时我们3个人一起去的,一个拍摄,另外一个在一边做头发,给我拍摄的同事,忽然扔下机器,跑到一边哭起来了,她说,丹阳,我拍不下去了。这太残酷了。同事一哭,我也哭了。当时就乱了。后来我找到假发,把假发戴上,就好像把痛苦给忘了,笑起来了,跟她们说,我流眼泪不是说因为没有头发了,我是看到镜子里这个人实在太难看了,太不适合我了。(笑)

  病后感触:幸福大于不快

  记:你想去接触更多的乳腺癌患者,去写她们的故事,去拍摄她们的故事,你的想法是什么?叶:乳房是女性的性器官,我很庆幸我做手术保留了它,可是那些因为手术失去了乳房的女性呢?她们也要活着,她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这就是我要拍《乳房的故事》的动机,我要拍很多很多失去乳房的女人。

  记:接触这些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跟你一样患病的人,对你来说,会有不好的心理影响吗?叶:我现在接触了一些乳腺癌患者,就有已经要离开人世的,我肯定也会想,我会不会也会这样?(这件事)我不敢做得时间太长,我想我三五年期间,一定要完成它。我不会把它当成终生的事业,但这是我近期一个重要的目标和计划。

  记:你觉得生病后,给你感受最深刻的,给你自身带来的变化是什么?叶:很多事情想得开了,通透了。身边的幸福远远大于你的不愉快。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成长,人的成长有很多种,但是一旦面临死亡的时候,这种成长,真的是完全超越了你自己。以前的你总是会为很多小事去烦恼,现在不会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我。我现在过得比以前更轻松。

  记:很多得癌症的人都怕提到自己是个癌症患者,你怕吗?

  叶:我跟他们正好相反,我得病之后,其实是把自己解放了,我以前是个把自己锁住的人,现在我快乐地活着。我是知道自己时间可能不多,我迫不及待地展示自己,想活得精彩。如果我能够长寿,人家会说我战胜了疾病,但是如果我不能够长寿,我仍然可以把我有限的生命活得精彩。我会让我自己高兴,会让我的家人高兴,让我的朋友高兴,会竭力让更多的人高兴。(来源:新京报)

推荐】【 小字】【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