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志愿”的感动(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2月09日12:22 贵州都市报
  0405/ca729366.htmtarget=_blank>http://www.gog.com.cn/gzrb/g0405/ca729366.htm

  2004/12/09 星期四 12:22

“志愿”的感动[第一页]


去年年初,我的一位大学校友从《楚天都市报》打来电话,说华中农大有个研究生要到贵州大方当志愿者,因为带了许多募捐的东西,想请我这个“土著”帮忙找辆车,送他到乡下。贵州都市报的两位记者陪了下去,住了两天,回来写的报道评上了“当月最艰难采访”。

  报道还引来了两个在城里经商的女性,她俩辗转找到了徐本禹,又带了一批钱和物下乡,受她们的感染,省城陆续有几批人赶往那个叫“狗吊岩”的乡村,村里的孩子们每天都在渴望中等待惊喜,等待他们没见过的东西,更等待像徐这样的志愿者能够留下来,让他们了解山外的世界。

  而城里忙碌的人最易犯的错误就是淡忘。在大半年后的一天,我收到一条短消息,是徐本禹发来的,说他准备带一批表现好的学生来省城,但进城的路要走一天左右,问报社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车辆。我按电话号码拨打过去,没有人接,顺着短消息回电,也没有回音,最后请陪着徐本禹下乡的我的同事多方联系,仍没有下文。

  这事就搁了下来,直到有一天听同事说徐到贵阳了,我们商量着一定请他和学生们吃顿饭,再将返程的车落实一下。记得那一天我在学校开家长会,商量着孩子读哪一所初中的事,说着说着就把招待乡下孩子的事忘了。

  听同事讲,徐执意没来吃饭,说孩子们也因故没有来成,还说给我们添了麻烦,谢谢了。我和同事粗枝大叶地交换了对“志愿者”徐本禹的看法,结论是善良、善感、敏感。

  直到武汉媒体的朋友再次来电,说徐本禹返校作了一场报告,竟是台上台下哭作一团,志愿者的“豪言壮语”竟然是“孤独、寂寞、快撑不下去了”,我才真切地感到内疚之痛,才真切地感到我们这些“非志愿者”的麻木,早已到了浑不自知的程度。

  对“志愿”的态度,以往我是钦佩而不苟同。“志愿者”多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所以觉得他们有点想当救世主的异想天开。除徐本禹以外,我还结识了几位从大连到盘县的“志愿者”,他们其中的两位回大连后再也找不到工作;还有到紫云中洞的俏丽女孩王东灵,我的感受和她的老母亲一样:“这丫头八成是疯了!”

  对“志愿者”的意志,也是持怀疑的态度。也许是“仰仗”“见识”过太多的苦难,觉得志愿者的热情,也会在凛冽的山风中自生自灭,当知道“锅儿是铁铸的”时,就知道为自己的衣食无忧庆幸了。确实,生活的常态就是让人无暇他顾,只想着“自救”,每天翻来覆去的烦恼莫过于此。

  是徐本禹让我对“志愿”的感动大感意外,首先是感动的“面积”,7月初,“天涯社区”网站贴了张“南湖居士”的帖子(据考证是徐本禹的导师所写),1个月后跟帖就达20多万份;其次是感动的力量,这份出自学者的帖子一扫学究之气,摒弃动机、目的,将徐本禹归纳为“出于人之本能”的一个“另类文本”,结论只有一个:我行动,我快乐,而助人的快乐,才是快乐的极限。由于快乐催生的力量,点对点资助大方县大石村176名贫困生的工作很快落实,在贵州省委书记的亲自过问下,集资37万的“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已经动工。

  遥远的山路上,30多名自发的村民正在抬着病愈的王东灵“回家”;刺骨的寒风中,徐本禹正用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对孩子们说:“你们不比别人差!”(见《贵州都市报》12月7日、8日)。“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一个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要感激“志愿者”的人,远远不止那些渴望读书的乡下孩子们。

  作者:孙雁鹰 来源:金黔在线—贵州都市报

  支教老师遭抢

  徐本禹现象爱心接力

  勤工俭学一月获50元报酬,他留下7元,将43元捐给一个面临辍学的小学生;

  学校发给他300元特困补助,他将大部分捐给了“保护母亲河”活动;

  以372分的高分考取硕士研究生,他却申请先保留学籍,远赴贵州支教;

  他叫徐本禹,华中农业大学2003届本科毕业生。

  近日华中农大接到通知,22岁的徐本禹被提名为今年央视“感动中国”人物20名候选人之一。
“志愿”的感动(图)
徐本禹和学生们在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奠基仪式上。(张睛晓/摄)

  知恩图报常年不懈帮助他人

  时光回溯到一年前。去年5月,徐“弃研支教”的事在华农引起轰动。

  高高的个儿、方脸庞、眼睛高度近视……这名普通的农家学生逐渐引起人们的注意。他来自山东聊城郑家镇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据徐介绍,他的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母亲在家务农。

  是作秀还是一时冲动?该校宣传部长彭光芒教授说,他当时与许多人一样,也抱着几分疑惑。但徐自有理由——

  “别人帮助了我,我要帮助别人”。徐说,“这个想法源于朴素的报恩心理。”

  大一那年,武汉秋意渐浓,同学们陆续穿起了羊毛衫,而徐还穿着单薄的军训服。同宿舍一名同学的父母看见后,执意将带给儿子的毛衣和毛裤分给徐。拿着柔软厚实的毛衣,他流下了泪水。“那时我在想,以后一定要尽力帮助像自己一样贫困的人!”感恩之心由此萌生。

  他靠勤工俭学每月可获得50元的报酬。但他留下7元零花,将43元捐给山东一个面临辍学的小学生孙珊珊;第二学期,学校发给他300元特困生补助,徐留了100元,其余的全部捐给了“保护母亲河”活动;有人资助他500元钱,徐将钱分别寄给了两名贫困生;获得6000元国家奖学金后,他取出2400元留给了系里的老师,定期寄给沙市的孤儿许星星做生活费。

  大学期间,徐课余时间就刷盘子、值夜班、做家教……与此同时,他时刻寻思着帮助他人,以致学校不得不对他采取“特殊措施”——2001年12月,辅导员陈曙发现徐还穿着单衣薄裤,按政策,徐这学期可以领到400元冬季特困补助,为防止他又把补助捐给别人,学校专门为徐买来一套棉衣和一双棉鞋。

  暂缓读研学校为他保留学籍

  大二时,徐看报纸时得知,贵州大方县有一个名叫狗吊岩的地方十分落后,至今水电不通,但全村的孩子对于上学却是那样的渴求……

  看着这些,他流泪了。他拿着报纸找到辅导员陈曙,提出想利用暑假去岩洞学校教教孩子们。陈老师听后一边向学校汇报,一边着手帮助徐筹备这次支教活动。

  不久,一支由5人组成的支教队成立了,徐是负责人。2002年6月,武汉正值酷暑,徐和同学在三镇奔波开展募捐活动。7月15日,徐和同学一起带着募捐到的三大箱子衣服、一袋子书籍和500元钱前往贵州。

  一个月的支教活动结束了。临走时,一群学生簇拥在他身旁,有的还将煮熟的鸡蛋塞进他的背包。孩子们抹着眼泪问:“老师,你什么时候能再来?”这些孩子不知道,徐已准备考研究生。

  徐本禹考取了研究生,读书和支教发生了矛盾。学校研究生处经过研究决定,如他去贵州支教,同意保留其学籍两年。

  研究生处负责人说,徐的举动是一种非常高尚的行为,学校不仅支持他的义务支教,而且还将给予一定的经济支持。

  孤身支教深夜泪水打湿枕头

  去年7月16日,徐带着3000册图书和7名志愿者同学一起,再次回到了狗吊岩。

  狗吊岩是一个“信息孤岛”——不通公路、不通电话,晚上只能点油灯照明,寄信要走18公里的崎岖山路……

  跳蚤几乎让他无法入睡,饮食不习惯,水土不服,生病……一系列的考验接踵而至。

  今年4月,徐回到母校作报告时,他说:“我很孤独,很寂寞,有几次在深夜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我快坚持不住了……”

  一个又一个的志愿者先后离去。8月1日,最后一名同伴也走了。生活十分清苦,而支教工作也很艰难。徐每天有六节课,除了教语文、数学以外,他还安排了体育、

  音乐等课程。徐很想在最短的时间把尽可能多的知识教给孩子们。但山区信息闭塞,孩子们一点也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接受起来的困难可想而知。其中,学生交上来的一篇200字的作文,找出20多个错别字都算是正常……

  好几次,徐气得把书扔掉,走出教室;可一会儿,他冷静后又回来继续讲课。

  经过他的努力,“孩子们可以听懂普通话了,与人交流也不害羞了”。徐的到来,为狗吊岩带来了一股清新空气。学生也渐渐多了起来。以前,学校只有140个

  孩子,他来后,学生人数增加到250多个。

  徐在岩洞小学支教半年后,学校从山洞搬下来,修建了新的校舍,办学条件有了很大改善。

  母校援手捐助修建希望小学

  今年春天,大方县大水乡党委书记沈义勇邀请徐去作报告。在路上,沈书记告诉徐,大水乡希望他能到大水乡支教。

  此后,徐本禹由单纯的支教行为变为带动地方经济发展。今年6月,他给华中农大团委写了三封信,说出了自己的困难和处境。信件引起学校的极大关注。学校党委书记李忠云教授说:“要派人去看看,支持徐,可以出点钱把小学的校舍修一修。”

  今年6月26日,华中农大宣传部长彭光芒和校报编辑部副主任范敬群来到了大方县。让两位老师深受震动的,不是大石村的贫穷,而是孩子们强烈的求知渴望。他们说:“大石村小学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屋顶大面积破漏,用塑料布和硬纸板遮雨。地板四处开裂,走在上面提心吊胆;课桌残缺不全……在这样的教室里,孩子们的学习劲头还是那样的认真、专注……”

  就在他们行走在大方县的山路上时,华农校长张端品教授打来电话说:“学校决定捐助8万元,用来为当地小学修建新校舍。”

  感动中国36名志愿者进驻贵州

  今年7月11日,彭部长选出100幅在大方县拍的照片,配上简要文字,以《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为题发到了“天涯”网上。彭部长说,“我自己也被感动了,在网上发帖子花了整整8个小时!”

  接下来的情形让人感到意外。仅仅几个小时,存放照片的服务器就因为访问量过大而发生堵塞。接着,跟帖的数量急剧增加。

  几天时间,这篇帖子被100多家网站转发,点击总数超过百万次。

  紧接着,来自国内外要求捐款捐物的电子邮件接踵而至。华农一批老师和学生放弃假期,自发组织起来办理网友的捐款事宜,学校也破例成立了“华农贵州支教基金”,并开设了一个专用账户。就这样,大石小学176名贫困学生全部得到社会力量资助。

  7月6日,徐的事迹引起贵州省委的重视,各级政府拨款改建大石小学。华农也拿8万元给予支持。目前,新校舍已动工,大石小学已被更名为“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徐本禹担任名誉校长。

  目前已有13个国家的热心人士在了解徐的支教事迹后,要求资助大石小学的贫困学生。截至8月29日,共有36名志愿者在大水乡支教或考察。受捐赠的小学生达188人,捐助资金达13760元。 作者:来源:武汉晨报支教老师遭抢徐本禹现象爱心接力

 
推荐】【 小字】【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彩 信 专 题
圣诞节
圣诞和弦铃声专题
3DMM
养眼到你喷血为止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