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文化人物)作协研讨贺敬之65年文学生涯 六本文集出版(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2月17日12:20 水母网
(文化人物)作协研讨贺敬之65年文学生涯六本文集出版(图)
贺敬之简介

  贺敬之1924年11月5日生于山东峄县(今枣庄)一个贫农家庭。1938年流亡到湖北、四川。1939年(15岁)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40年到延安,入鲁迅艺术文学学院学习、工作。这时期的主要工作收入了后来出版的《并没有冬天》、《乡村的夜》等诗集中。1943年后写了《南泥湾》、《翻身道情》、《七支花》等歌词和《栽树》、《周子山》(与人合作)等秧歌歌剧。1945年与丁毅等集体创作了歌剧《白毛女》。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华北解放区工作。先后出版了《笑》、《朝阳花开》等诗集及秧歌剧《秦洛正》等。

  1949年到北京工作,先后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书记处书记等职。1956年至1965年,写了《回延安》、《放声唱歌》、《桂林山水歌》、《雷锋之歌》、《西去列车的窗口》等长诗。“文革”中,受林彪、“四人帮”迫害,被剥夺写作和发表作品的权利。1976年10月,发表长诗《中国的十月》。1977年发表长诗《八一之歌》。1984年出版《贺敬之诗选》,1986年出版《贺敬之文艺论集》。1996年出版《贺敬之诗书集》。1978年起任文化部副部长。1979年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起任中宣部副部长。1982--1987年当选中共十二届、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987年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1989年任文化部党组书记、代部长,鲁迅文学院院长,1992年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

  中国作协研讨贺敬之65年文学生涯 六本文集出版

  中新社北京十二月十五日电(记者王岩应妮)在贺敬之文学生涯六十五周年和《贺敬之文集》出版之际,中国作家协会今天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研讨会,回顾和总结著名诗人、作家、诗歌理论家贺敬之六十五年来在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就。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作协名誉委员孟伟哉出席并在会上发言。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大多数中国人对“喜儿”这段凄婉的道白都很熟悉,这部获得一九五一年斯大林文学奖并奠定中国民族歌剧发展基础的歌剧《白毛女》就是贺敬之先生参与创作的。除了《白毛女》之外,他还曾创作组诗《乡村的夜》、歌词《南泥湾》及《回延安》、《放声歌唱》、《雷锋之歌》、《中国的十月》、《“八一”之歌》、《三门峡——梳妆台》《桂林山水歌》等诗作。

  这次出版的《贺敬之文集》共六本,分新诗、新古体诗、文论、歌剧.歌词及散文.书信.答问.年表五卷,收录了贺敬之先生从事文学创作六十五年的大多数作品。

  孟伟哉在会上发言时回顾了与贺敬之先生共事的经历并高度评价其作品,称贺敬之的作品“影响到我的社会理想、审美判断、审美趣味乃至人生爱好”。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 部部长刘云山致信祝贺,中宣部副部长李从军、中国作协副主席金炳华出席会议并讲话。贺敬之:写诗是我的生命

  提到中国现代第一部歌剧《白毛女》,提到《回延安》、《放声歌唱》、《乡村的夜》、《朝阳花开》等脍炙人口的抒情诗篇,人们就自然会想到一个人贺敬之,因为贺敬之的名字是与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联系在一起的,他在中国当代诗坛有着一席之地。

  贺敬之自16岁在长途跋涉去延安的道路上和在延安的窑洞里开始写诗,至今笔耕不辍。60多年来,他一直视诗歌为己任,为生命,自觉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豪迈的激情和惊人的才华创作了《回延安》、《放声歌唱》、《三门峡歌》、《十年颂歌》、《桂林山水歌》、《雷锋之歌》、《西去列车的窗口》、《中国的十月》、《八一之歌》等广为传颂的优秀诗歌,已出版了《贺敬之诗选》、《回答今日世界》、《贺敬之诗书集》等著作。在我国当代著名诗人中,贺敬之的诗作数量不是最多,但其质量却令人不绝赞口。古今中外的伟大文艺家,其作品从来就不是以数量取胜,而是以质量见长。贺敬之的诗都是在学习和继承我国民歌、古典诗词和五四以来新诗的优秀传统基础上,大胆吸收外国诗歌特点,根据时代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需要精心创作出来的。简言之,是民族的形式,时代的内容,人民的心声。每一首诗,特别是他的政治抒情诗都是胸中波澜,笔底风雷,气势磅礴,激情奔放,是心灵的呐喊,是感情的喷泉,是催征的战鼓,是时代的宣言,充满阳刚之气,令人荡气回肠,给人以鼓舞和希望,给人以美的享受和力量。

  贺敬之是当之无愧的人民诗人,在人民群众中享有盛名。贺敬之的诗为人民所喜爱,贺敬之其人为人民所热爱。贺敬之在中国家喻户晓,众人皆知,在国外的影响也是我们难以想象的。1985年,贺敬之时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我曾跟随他去内蒙古通辽市调查文艺工作,当地老百姓听说贺敬之来了,到处打问住处。有一天,贺敬之在通辽市郊的大青沟参观时,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同志骑着摩托车追赶了来,拿着一本看上去翻阅过多次的《贺敬之诗选》,恳请贺敬之同志在书上签个名,说是他家三代人(他和他父亲及他的女儿)都对诗选读过多遍,他父亲原是一中学语文教师,能全文背下《回延安》、《桂林山水歌》和《西去列车的窗口》等二十余首诗,前不久去世了。去世前老人有遗嘱,说:孩子!将来有机会代我见见贺敬之,请他在这本书上签个名,成为咱家的传家宝,我就死而瞑目了。贺敬之同志深为感动,欣然签名并同他合了影。

  1990年秋季的一天,一位来自革命老区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附近的老汉提着一篮子红枣找到我。老汉说:我是来北京看俺闺女的,打问了很多人,才找到你,请把这篮子红枣送给贺敬之。他写的《白毛女》?熏故事就发生在俺们那一带,他在歌词里说: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亲人尝一尝,给俺阜平的红枣作了宣传,俺们也要送红枣给贺敬之亲自尝尝,表表心意!我转送给贺敬之同志时,他感动得眼圈都湿润了。

  1991年的春天,正值日本樱花盛开之时,我跟随贺敬之同志到日本访问。回国的前一天,日中文化交流学会举行了盛大的招待会,有日本文化界、新闻界、出版界、教育界、卫生界、经济界人士及日本政府的官员参加,原定300人,结果来了500余人,都是对贺敬之慕名而来的。会场挤得水泄不通,当贺敬之率代表团走进会场时,掌声响成一片,有不少人一边鼓掌一边喊:贺敬之--白毛女;白毛女--贺敬之;贺敬之--大诗人;大诗人--贺敬之。有的用中文喊,有的用日文喊。会场内人们排长队与贺敬之交换名片,抢着要贺敬之签名。贺敬之的歌剧《白毛女》曾改编成芭蕾舞由日本芭蕾舞团在日本和世界各地演出过一百多场,所以日本人民对贺敬之一直很崇敬。还有朝鲜、南韩、新加坡等国家的人民对贺敬之也都非常尊敬。

  贺敬之说:诗人要有诗人的气质,要豁达与宽容,诗人的胸襟应该像大海一样宽阔、博大、浩翰,他能经受住任何惊涛骇浪。我16岁到延安,有人把我看成国民党特务,受到很长一段时间的监视。解放后,在多次政治运动中,我都挨过整,打击最严重的是由于我跟胡风的关系,被诬陷为胡风分子,最后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在文革中,我一直也是批判对象。这些我都挺过来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平静,在恬淡安静的日子里度过自己的晚年,应该说是一种幸福。

  贺敬之的创作旺盛时期是在五六十年代,已年近八旬的贺敬之回忆起当年的创作情景时,深有感触地说:我年轻时也很轻狂,大凡写诗的人都有些孤傲,在延安鲁艺时,我才16岁,20多岁写《白毛女》、《南泥湾》,在延安出了名,当时何其芳同志就告诫过我,说我成名早,但不能自满。他的鞭策,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由于身体的原因,他近几年很少发表诗作,采访他也很困难,因为医生嘱咐要他静下心来养病。几年前,在北京医院进行体检时,大夫给他下了肺癌的诊断,要对他的肺部进行手术。因心脏不好,左肺曾经做过手术,所以他对自己能否经受得住这次大手术很怀疑。医生看出他的顾虑,只好建议他进行保守治疗。这位山东汉子经受住了生命的考验,现在他面色红润,精神很好,尽管说话的语气低沉,但是精神状态很好。在最近的一次体检里,他肺部的阴影没有发展。这种好转令大夫感到吃惊。

  他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他说,放下担子后,一身轻松,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养病。除非有必须他出席的会议,一般情况很少参加社会活动。

  在贺敬之的书房里,摆着几个大书柜,里面堆着满满的书籍,他每天以书为伴,养花养猫,也练书法。妻子柯岩看上去要比他年轻许多,这几年创作上取得了很多成果。在另外一间书房,柯岩正在写一部反映癌症病人战胜病魔,获得新生的长篇小说。

  贺敬之每天像普通人一样上街买菜,清晨到附近的玉渊潭公园散步,他说他又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他感到心情十分舒畅。有时整理一下自己的旧作,让思绪随着回忆在那些闪光的诗句中徜徉。往事如烟,流年似水,诗人说:甘于寂寞也是一种人生体验。尤其是人到暮年,缅怀往事也是一首诗。(作者:普权)责任编辑:刘家昌(来源:本网综合)

 
推荐】【 小字】【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彩 信 专 题
圣诞节
圣诞和弦铃声专题
3DMM
养眼到你喷血为止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