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对舆论监督的“度”的思考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4月04日22:19 人民网

  网友:邵道生

  假如一个地区的“一把手”在动员舆论监督时作如下的发言:“我欢迎大家对我进行监督,但是希望大家一定要注意对我进行监督的度,一定要注意对我进行监督的分寸,一定要进行适度的监督……”我想,这个地区的舆论监督肯定是搞不好的。为什么?因为说这个话的领导是存心不让人们监督。

  不要以为这个“假如”是我坐在家里编出来的,其实你只要到有些地区、有些部门、有些领域去走一走便能发现,“有些地区、有些部门、有些领域”的领导还正是这样去做的,对监督者还正是提出了这类要求的,而且不仅于此,还组织了一批人对监督者的监督进行“度的分析”。什么原因所致?这是他们“惟恐”舆论监督过了火,“惟恐”舆论监督乱了套,“惟恐”因舆论监督过火而天下大乱,影响了社会的稳定,“惟恐”当领导的就不再好领导了……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民众对当今舆论监督的状况并不是很满意。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社会才强烈希望舆论监督的法制建设进程要快一点。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深圳最近通过的关于“阻碍舆论监督将被追究责任”的条例获得了社会广泛的好评。

  我并不是一个主张舆论监督要“无法无天”的人,亦不认为舆论监督可以乱来、胡来、瞎来,但是,我怀疑上面那些“惟恐”的真正效果,毕竟它是带有点杞人忧天性质的。

  为什么这么说?

  第一,先看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反腐败形势。尽管我们的社会加强了反腐败的力度,加强了对腐败的打击,但是,目前反腐败的形势仍然比较严峻,某些腐败现象还在继续发展,人民还是很不满意。为什么?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腐败分子的腐败现象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督,腐败分子仍在猖獗地活动着。看一看现实,对如今的腐败分子来说,几万、几十万已经只是“小菜一碟”,他们正在几百万、几千万、上亿元地贪。这就是说,腐败分子搞起腐败来,是从不顾忌什么国家的损失、社会的危害的,是从不顾忌什么“度”不“度”的。既然腐败分子从不考虑腐败的“度”,为什么我们对他们的监督(包括舆论监督)就要注意“度”的问题呢?这从理论上讲是说不通的。正确的做法是:腐败分子到哪里,我们的监督就应该到哪里──这就是所谓的“度”,我们切莫要自己将自己的手脚捆绑起来啊!

  第二,“度”的这一提法,也是与中央领导同志经常的表态精神不一致的。在很多“高层”会上,我们中央发出的只是这样一种声音:不管腐败分子的关系多么深,根子多么粗,后台多么硬,我们一定不能心慈手软,一定要将它查个水落石出,一定要将腐败分子清查出来,一定要……依我的理解,在这么多的“一定要”之中,是排除了所谓“度”这一“提法”的。所以“度”这一“说法”,与老百姓所听到的中央如此坚决的态度,是不怎么和谐的。

  第三,谁来掌握舆论监督的这个“度”呢?既然提出了舆论监督的“度”,那么必然就有一个谁来判断这个“度”的问题。从理论上说,既然一些思想家们提出了这个“度”的问题,那么他们理应提出“度”的标准:即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合适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过火了的。遗憾的是,我们的一些思想家们从来都是只习惯于出“提法”,而不注意“提法”本身的操作性的。于是,在我们这个官本位传统很强的社会中,这个“度”的判断“自然而然”地落实到了官的身上,使“度”的问题带有强烈的人治色彩。事实上,过去我们在“制度”上就有这样一个规定:新闻单位的批判稿件要送给被批判对象的上级审阅批准,才能发表。设想一下,在“四张网”──“权力网”、“人情网”、“金钱网”、“家族网”──非常猖獗的当今社会,在当今腐败呈现“窝案”、“串案”新特点的时期,这样审批后的“舆论监督”能有什么结果?譬如,如果当初揭露、批判王宝森的“监督”让北京“太上皇”陈希同去“审阅批准”,会怎么样呢?他只要轻描淡写地说一句:“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底下的人谁还敢动?谁还敢舆论监督?

  说到底,有关舆论监督“度”的这一“提法”,实际上是给那些呼吁加强舆论监督的人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难题,实际上会在无形之中束缚了那些坚决反腐败的人们的手脚。

  那么,为什么一些思想家们不在反腐败上,不在如何加强舆论监督上做文章,而偏偏要去提出一个舆论监督的“度”的问题呢?原因大致如下。

  第一,这是由于这些思想家们不太懂现代法制社会的特点,不很相信法律的尊严、力量所致。舆论监督“过火”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胡来,意味着“乱点名”,意味着将不是腐败的说成是腐败,意味着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若是在过去,的确不太好办,只能依靠当官的去“审判”。而现在呢?有法了。若是你胡来,我就可以以法律的名义去起诉你,审判你,让法去教训那些舆论监督的“玩火者”。若是我们真地相信“依法治国”,真地相信自己社会法的力量,就不会担心舆论监督能乱到哪儿去。

  第二,这是由于这些思想家们长期以来在思想方法上一直存在形而上学的“一点论”思想所致。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将主流与支流、光明与黑暗彻底地对立起来。譬如,以“反腐倡廉”来说,他们只记住“倡廉”是主流,是光明面,因而“怎么倡”都不过分,因而从来不担心(也决不会提出)“倡廉”中的“度”的问题。而对“反腐”呢?却是忧心忡忡,说不清地担心,道不明地忧愁,往往是舆论监督还没起来,就开始怀疑它是不是“过了火”,于是就情不自禁地提出了“度”的问题。其实,依我之见,“反腐倡廉”是同母所生的双胞胎,属“主旋律”的范畴,不能将两者隔绝开来。“倡廉”离开了“反腐”就“倡”不起来,就会变成假大空;而“反腐”离开了“倡廉”,也就真地变成漆黑一团了。所以,若是真要提出“度”的问题,那么“反腐”和“倡廉”都有同时注意的必要,不必只对“反腐”提出。

  第三,这是由于这些思想家们不认真地研究中国社会的实际国情所致。只要我们能真正地面对国情,你就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实:腐败现象之所以这样猖獗、泛滥,腐败分子之所以敢“顶风上”,就是因为没有得到真正有效的打击,没有得到真正有效的包括舆论监督在内的监督。因而人民不满,社会不满,我们的党也不满。腐败分子为什么那样地害怕“焦点访谈”?老百姓为什么那样地喜欢“焦点访谈”?就是由于“焦点访谈”真正地发挥了舆论监督的力量。可惜的是,在舆论传播媒介中,像“焦点访谈”那样的舆论监督还不是很多。所以,若是我们真地关心共和国的命运,真地为党分忧,那么在腐败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一个个就都应该拍案而起,都起来做舆论监督的尖兵,而不是提出似是而非的什么“度”不“度”的问题。

  第四,这是与我们相当一部分领导还不够宽容、不够大度有关。现实中有很多批评意见本身并不是过火了,太尖锐了,而是我们一些领导自己主观感觉上认为过火了,太尖锐了,受不了了,因而才提出什么“度”不“度”的问题。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倒是应该认真学一学江泽民同志在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所讲的话:“要鼓励各民主党派当我们的诤友,能够说心里话,敢于讲不同意见。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要主动接受民主党派的监督,闻过则喜,从善如流,特别要听逆耳之言,容得下尖锐的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广纳群言,以收众益,这应成为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的座右铭。”


 
推荐】【 小字】【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热 点 专 题
日本谋任常任理事国
第24届香港金像奖
2005中国国际时装周
房贷利率上调
本田雅阁婚礼门事件
骑士号帆船欧亚航海
房价高难道错在百姓
京城1800个楼盘搜索
《新浪之道》连载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