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访“再生医学”的耕耘者军事医学院裴雪涛所长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6月07日15:12 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6月7日讯5月20日在德国莱比锡召开的第2届世界再生医学大会上,我国863计划“组织器官工程”重大专项总体专家组组长、军事医学科学院输血医学研究所所长裴雪涛教授获得了大会唯一的最高荣誉奖--PaulHFraisse(保罗.弗雷泽)“最佳科学贡献奖”,这是我国科学家在再生医学领域获得的最高奖项。近日,记者对刚刚回国的裴雪涛教授进行了专访。

  聚焦“再生医学”

  记者:裴教授您好,很荣幸能对您就再生医学这个学术话题进行访谈,您能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什么是再生医学吗?

  裴雪涛教授(下文简称裴):再生医学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基本上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才逐渐有这个学科,才逐渐有这个提法。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由于干细胞技术突破的比较多,才把干细胞、组织工程、组织器官代用品等纳入到再生医学里面来。就再生医学本身来说,在国际上也还没有被所有人认可与界定,且还有许多不同的提法,但就目前而言所包含的内容主要为以下四大模块:干细胞与克隆技术、组织工程、组织器官代用品、异种器官移植。目前再生医学还是一门正处在研究中、探讨中、争议中的新学科,但它确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很大改变,全人类都将从中获益。

  记:您刚才所提到的再生医学能够让全人类获益,这主要指的是哪些方面?

  裴:简单地说吧,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面对要么出生就会出现缺陷;要么在成长过程中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疾病、创伤困扰;即使上帝对人类一切都很关照,可还是将面临衰老。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再生医学研究,就是针对人类在各个年龄阶段出现的身体问题,如多种组织的结构性缺损或功能障碍进行有效的预防与修复治疗。所以说全人类都会从再生医学中获益。但是同时获益的还有那些从事再生医学研究和将再生医学研究成果转化为实际产品的机构和企业了。

  记:目前我国再生医学研究方面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样子的地位?

  裴:在这个方面我国与国际上相比差距非常小,个别领域还具有优势(自豪的笑)。我国在这个方面所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与国家关注、政府扶持是密不可分的。再生医学虽然是在这几年才刚刚热起来,但在此方面我们有积累。另外就其研究的资源来看,我们国家还具有资源优势,在国外一些顶级的杂志上都出现过这样一些字眼:今后做干细胞研究,就到东方去,到中国去!(干细胞的研究是再生医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在未来的应用中,我国将是最大的市场,我们国家这几届政府说小康社会、和谐社会,里面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怎么提高人们的健康和人口的素质,在此它将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关注。

  记:再生医学对全面建设我国小康社会有什么价值和意识?

  裴: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看,中国将成为再生医学发展的最大受益国家之一。目前我国老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且医疗费用、医疗的资源相对比较紧张。怎么提升人们的健康质量、怎么延缓人体生物性的衰老、怎么有效的进行疾病的治疗,已经不再是一个个人话题,而是关系到国家可持续性发展的问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我国政府根据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建设的实际情况实行了独生子女政策,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国家会面临一个孩子面对四个甚至六个老人的情况。如果一个老人身体不好,或者不能自理,这将会带来很大的家庭和社会负担,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而再生医学的迅速发展对这一情况将有很大的改善。

  客观、正确地看待“干细胞”

  记:您刚才谈到再生医学时多次提到干细胞研究,现在社会上也有一些干细胞的话题,您能向读者介绍一下干细胞的功能吗?

  裴:作为再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干细胞技术几乎涉及人体所有的重要组织和器官,也涉及人类面临的大多数医学难题。如心血管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糖尿病、骨质疏松、恶性肿瘤、老年性痴呆、帕金森病、严重烧伤、脊髓损伤和遗传性缺陷等疾病的治疗,同时也运用到抗衰老方面的治疗。各国政府、科学界、企业界以及普通百姓对此寄予了极大的关注。美国、日本、韩国、以色列、澳大利亚、欧洲各国政府和大型生物医药企业纷纷投入巨资参与这一领域的研究和开发。

  以干细胞研究为基础我们可以开发用于替代、修复、改善或再生人体各种损伤组织或器官(包括功能和形态)的技术和产品,医学从此将走出组织器官匮乏的困境和以牺牲健康组织为代价的“拆东墙补西墙”模式,步入制造、再生、重建组织和器官的“再生医学”新时代。这是继基因工程之后,现代生物技术又一新兴的前沿技术领域,它将成为21世纪具有巨大潜力的高科技产业之一。

  记:目前干细胞的研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一定的争议,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裴:干细胞和再生医学如此被世界关注,还涉及到伦理学问题、胚胎干细胞以及对生命认识问题。生命到底从什么时候起算,由于东、西方的文化背景、宗教习俗等的差别非常大,所以在这个方面的认识差别也是非常大的。2003年我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的成员与外交部的两位同志一起到纽约参加第58界联合国大会讨论“禁止克隆人的国际立法问题”,各国由于宗教、信仰、习俗、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差异,实际上对生命的界定都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什么叫破坏生命,什么叫扼杀生命等这些都还存在很大的差异。今年2月18日第59届联合国大会法律委员会关于“禁止克隆人的政治宣言”,我国政府和比利时、英国、瑞典、日本、新加坡等国家投反对票,联合国宣言没有达成公约,没有法律效应,因此也就没有约束力。这关键在于“禁止克隆人”与“治疗性克隆”在表述上含糊不清,实际上非常大地限制了这个技术的发展。在自然科学中引起社会科学广泛关注的领域实际上是不多的,“干细胞”就是其中之一。

  记:现在社会上有很多机构在通过注射干细胞来进行抗衰老治疗,而且宣传得很神奇,裴教授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裴:由于正面宣传引导的不足,一门新兴学科的出现可能会被人利用,而产生一些负面因素。这几年由于某些媒体的炒作,人们觉得干细胞真是什么都可以干了,什么病都可以治了,实际上这是不符合这个学科和这项技术发展的实际情况的。当前在国外也好,国内也好,干细胞和再生医学都还是一个新兴的学科,应该说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问题没解决。对于干细胞治疗的安全性,我们在很多方面还正在进行科学的研究和论证。如就心肌梗死治疗而言,目前干细胞已经被证实对心肌细胞的再生有明显促进作用,但干细胞治疗本身是否会导致细胞的恶性转化现在也还在研究之中。

  在国内我看到,一个非常小的医院也可以做干细胞治疗,一个美容院也可以做干细胞的项目。实际上这门技术不是那么平民化,远没有成熟到谁都可以做的地步,大家应该比较理智一点。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干细胞研究和治疗,也不是什么样的干细胞都是安全和有效的。干细胞绝对是一个新技术,绝对是门槛非常高的一门技术,应该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做到有效和可控,逐渐的使之成熟起来,造福人类。

  高瞻远瞩的政府

  记:对于这样有一定争议的科学课题,我国政府是什么样的态度?

  裴:谁能掌握干细胞研究的主导权,谁就会在未来生物科技领域的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这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从1999年以后,我国政府的科研基金直接或间接投入干细胞的研究明显增加,自然科学基金委对这些项目的支持年年上升。十五期间,国家973计划重点支持了干细胞和组织工程的相关基础研究,而863计划则启动了组织器官工程的重大专项,涵盖了所有支撑的关键技术。其实我们国家原来在这个领域就有过一些积累,这几年国家投入的更大,从国家863这个重大专项到目前十五规划,我国差不多投入到这个领域1.1个亿。从我国现有财政能力和投向看,虽然不能与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但在我国却是一个相当大的比例,政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投入了相当大的经费支持,从这一点来看,政府的反应和把握是非常英明,非常准确,非常迅速!

  政府做决策、科学家出成果、企业来产业化

  记:您曾经说过“政府做决策、科学家出成果、企业来产业化,专项离不开这三方面的协调。”在什么情况下您有这样的感想?

  裴:政府决策的对错、快慢,对任何一项科学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科学家应该扮演更多的角色,一方面要提供给政府科学的信息,以便政府做出科学合理的决策,另一方面要与企业沟通,来培育引导市场,最后科学研究一定是造福于人类社会的!过去我们有很多做法,我们的科学家主要是拿研究成果发发论文,报报奖就放弃了;或者做了多年的科学研究,除了对自己评职称,评级别,分房子有用外,对人类社会真的是没有多大的贡献。现在环境越来越宽松,我们应该以更多的宽容去理解科学家在不同的位置,不同时段的工作。但是最终的希望都是让科学来推动整个社会,来服务于社会!

  记:那么目前我国有哪些企业将再生医学和干细胞现有的研究成果进行了转化?

  裴:目前有很多企业来和我们谈这个方面的合作事宜,这些企业既有中国大陆的公司,也有中国香港地区的一些上市公司,或欧美的一些高科技公司。目前我们与北京中科元生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已建立了合作关系,与该公司的合作更多的是关注健康这个领域;同时干细胞技术在美容化妆品领域的应用,我们也与北京佰瑞佶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达成了协议,从目前的转化情况看与这两家公司的合作是比较愉快的。除了与企业的合作外,我们还在同临床结合,同医院来整合来做。政府英明的决策、更多有眼光的企业逐渐增多,这是对我们科学研究人员的一种鼓舞。

  成功?——我刚上路

  记:在这个行业中我们觉得用“成功”形容您的事业最为恰当不过,您是怎样看待您现在的成绩和荣誉的?

  裴:(笑)成功?用一句广告语来形容我自己吧——“我刚上路”。我现在的感觉就如同这四个字。实际上我刚上路,刚刚找对了方向,因此还谈不上荣誉,也谈不上成绩,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这个干细胞也好,再生医学也好,能够给老百姓造福,真的能够看到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与世界强国相比不能说领先多少,至少我们应该是平起平坐!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也算是尽到自己的责任了。

  记:谢谢裴教授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裴:谢谢各新闻媒体,把再生医学这一新兴学科和技术通过客观报道,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去关注、去支持。

  裴雪涛:1962年5月出生,国家863计划“组织器官工程”重大专项总体专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军事医学科学院输血医学研究所所长;军事医学科学院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的基础及临床应用研究。(人民网科技频道 夏叶)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缤 纷 专 题
周 杰 伦
无与伦比时代先锋
端 午 节
快乐端午精彩图铃
图铃狂搜: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