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南川409名留守孩找到“代理爸妈”(图)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1月03日07:00 重庆时报

  

南川409名留守孩找到“代理爸妈”(图)

  南川市鸣玉镇,作为“代理家长”之一的鸣玉镇党委书记吴意迪(右)

  在看望一留守儿童时向孩子的婆婆了解情况

  本报记者毛仁东摄核心提示:

  今年9月,南川市教委对南川地区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做了调查统计,结果发现:在76449名学生中,留守儿童有18123人,占23.7%。

  近日,南川市鸣玉镇发动政府机关干部、企事业单位负责人、村社干部、学校教师共400余人与当地409名“留守儿童”组成“代理家庭”,让长期忍受着物质、精神双重痛苦与煎熬的孩子们找到了一个温暖的家。

  “爸妈都不在,我听谁的话?”

  南川市鸣玉中学初三(6)班的陈东(化名)5岁时,母亲就远到贵州打工,初一时父亲也远赴山西挖煤。父母一般一年打一次电话回家,每次都是说“学习怎样啊”、“要听话啊”之类的话。

  “你说,爸妈都不在,我在家听谁的话呢?”年仅15岁的陈东显得非常落寞和无助。自从父亲走后,他就习惯了抽烟,每次回家自己简单煮点吃的,一支接一支地抽“3.5元的烟”。

  据南川市教委负责人介绍,在南川像陈东这样的学生共有18123人。而据调查,在鸣玉镇2800多名14岁以下儿童中,父母双方外出的有970人,占34%。其中,由直系亲属有效监护的占58%;不能有效监护甚至无人监护的占42%。

  “一个人在家感觉很孤独”

  记者见到鸣玉中学初二(4)班的王江(化名)时,他显得非常腼腆、怕生,不时看着记者的镜头。初一时,他的父母到重庆一工地打工,平常假期回家都是自己洗衣服、做饭。他说,他特别想爸爸妈妈,一个人在家感觉很孤独。

  随后,记者在班主任陈晓明老师的桌子上随手翻看了几篇作文,一位学生写到:“大雁又往南飞了,秋天到了。爸爸、妈妈这已是你们在外打工的第八个年头了。现在我都初三了,除了每年的一张照片外或者就是短暂的几句长途电话,你们对我的情况就一概不知了。昨天,班上一个同学的妈妈来看望她,为她送来了厚厚的冬装,并买了大包小包的食品,眼泪模糊了我的眼,我多想你们也来看看我呀!”

  另外一篇题为《家庭的温馨》作文中也写道:“怀念在中秋夜里坐在爸爸和妈妈中间吃月饼,真香、真甜。但那只是在我六七岁的时候了。而现在,我在鸣玉,爸妈在苏州,我多希望有一个温馨的家啊!”

  据该校校长谈帮福称,和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孩子相比,这些留守学生普遍比较内向、孤僻,有种自卑感。

  留守儿童易成“问题少年”

  鸣玉镇镇长宋明智称,该镇留守儿童绝大多数是其祖父母看管,多对孩子溺爱放纵,无形中助长了留守儿童自私任性、蛮横霸道、易冲动、以自我为中心等极端性格。有的迷恋网吧、游戏厅和台球室,甚至沾染上打架斗殴、故意滋事的不良习气,出现违法犯罪行为。

  鸣玉中学陈晓明老师说,他们班共60人,90%的学生都是留守孩子。班上一何姓学生性格古怪、傲慢,一学期在校打架17次;还有一文姓女生,从小体质弱,校医为她打针,她竟然以“再打,我就从楼上跳下去”相威胁;另外沉溺在网吧、游戏室的学生也很多。

  “我真担心他们会自暴自弃或走上歧途。”陈老师感叹道,“很多孩子存在厌学、冷漠、孤僻等心理问题,每年学校辍学学生最高达20人,过早流入社会,令人堪忧”。

  409名“留守学生”找到“代理爸妈”

  今年2月,南川市召开政协全委会,鸣玉中学校长谈帮福提交了一份长达数千字的名为《对农村劳动力转移后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的思考和建议》的提案,“建议建立对留守儿童调查制度,落实监护和教育责任;学校、社会、家庭建立联系,建立帮扶制度”。

  近日,鸣玉镇向机关干部、企事业单位负责人、村社干部和教师发起倡议,与该镇409名留守儿童以“一帮一”方式组建“代理家庭”。

  昨日,鸣玉镇党委书记吴意迪向记者介绍,实行“代理家庭”制,是鸣玉镇的一次探索与尝试,为让这种“代理家庭”长期延续下去,他们也正在考虑建立长效机制。目前,机关干部“代理”,政府将其纳入月度工作考核。

  据介绍,凡是“代理家庭”,政府将其建档,要求“代理爸妈”每次与孩子交流均要有记录,每月进行抽查。如失职者,将扣掉每月考核的相应分值;如连续几个月失职者,政府将在其年度考核中对其进行否决,划定为不确定等次或不称职,并扣除相应的年终奖金。

  对话“代理家长”

  让孩子感受家庭的温暖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鸣玉中学校园见到正在与“代理儿子”谈心的鸣玉镇人大主席程在途,随后,记者与其进行了对话。

  记者:你是第几次找“代理儿子”了?能介绍一下他的家庭背景吗?

  程在途:第二次。他读初一,母亲在外打工10多年,父亲出去也有六七年了,现在寄宿在一远房的舅公家,长期周末、假期没有去处。

  记者:你准备怎样履行好“代理家长”的职责呢?

  程在途:每周与他的班主任和赵本人见两次面,了解其在学校的表现和成绩状况,周末或假期将他带回自己家,逛街啊,买点学习用品、衣服等,让他感受家庭的温暖。

  记者:这样你的经济压力增大了啊?家人反对吗?

  程在途:经济支出应该不会很大,也就几百元钱,家里我做主,(大笑)白白多了一个儿子,他们还高兴着呢。其实,这些孩子很需要我们大家去关心的。

  记者:如果你的孩子嫉妒他怎么办?

  程在途:我考虑到了这一点,也征求过孩子的意见,他很高兴。相信他们能建立亲情关系。(笑)

  “代理家庭”制还需摸索经验

  昨日,南川市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代理家长的出现能够让“留守儿童”外出打工的父母两边放心。“代理家庭”制目前还在摸索阶段,要在全市推广还需要摸索一些经验。

  南川市政协副主席陈进认为,“代理家庭”的模式、代理家长的出现,不仅为“留守儿童”与父母之间的沟通起了桥梁作用,还有就近管理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能让小孩切身感受到社会的温暖,有一个健康成长的空间。希望全社会的人共同关注。

  相关链接

  ◎2004年2月,江西省都昌县一对夫妇双双到东莞打工,将孩子寄养在妻妹家中。2月19日,孩子从两米多高的床上摔了下来。因为没有家人照料,未能及时发现脑内淤伤,导致伤势迅速恶化,最后因医治无效而死亡。面对孩子的离去,这对夫妇悲痛万分,不停地重复一句话:“如果我们在家就好了,我们在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

  ◎2004年6月,湖北省黄梅县一名上小学四年级的留守女孩因与奶奶顶嘴斗气而被脾气暴躁的奶奶用毛巾勒死,当时女孩的父母正在外地打工。

  ◎2004年3月,由于父母双双在外务工,四川省富顺县一个13岁初一女生小英,在事先无人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一个孩子。本组稿件均由本报记者吴国才实习记者杨四海采写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