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 > 正文

额尔古纳的芳香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1月03日09:15 上海青年报

  ■文/鲍尔吉·原野

  不管去没去额尔古纳河,一个蒙古人,一定要知道这是一条母亲河。世上所有的文明和辉煌的帝国,都由一条河流孕育而成,不管它多宽,多长,多深。700多年以来,额尔古纳河的河水已经流淌在蒙古人的血管中,就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俯看自己胳膊的静脉———蓝色的、隆起的血管,里面有额尔古纳的水。这条河的水,圣祖成吉思汗喝过,蒙古的

千户万户用它熬茶,大军洗濯兵马。所以也有一些河水———过了700多年之后,“一些”可能只剩下原来的万分之一———也流淌在我的血液里。这样说,并不是所谓诗意的阐扬,按照生物学的解释,血液中98%都是水。那么,我们血液中最初的原点,是成吉思汗所赐予的鲜红,其中同样包括了额尔古纳的清澈的河水。

  额尔古纳是一条芳香的河流,包涵、安静。这里是动物的天堂,青草、湖水和鸟兽和谐相处。这样一条河能够孕育强硬的蒙元帝国吗?不矛盾,美和力量并不矛盾。常常的,美与安静才积蓄力量。

  即使有一些远离草原的蒙古人没听说过额尔古纳河,听说了,最好在一生中的几天去拜望这条河流。我在不久前的黔川之旅中,在丹巴县看到一片古雕楼。人介绍,这是加绒藏人、羌人修的,那是你们蒙古人修的。我问:这些蒙古人在哪里?答:不知道。他们从元朝就来了,不知现在到了哪里。我想趋近看一看先辈所建的雕楼,大渡河水横陈,过不去。在甘孜,有人介绍这个地方的旧名———炉霍。炉是打煎炉的炉,霍是霍尔,乃藏人对蒙古人的旧称。他们说,原来这是蒙古人居住的地方。此地现名康定,山川秀美,生气盎然。有一位省里的官员告诉我,泸沽湖在四川部分的摩梭人一直自称是蒙古人,一直要求政府把他们的民族成分改为“蒙古”,现今他们已如愿。我想,这些兄弟姐妹们、长辈们,倘若备足川资,去呼伦贝尔草原看一看额尔古纳河吧。如果政府出面请他们去,也不算多事。

  看一条河做什么?有许多事不能用简单的“什么”来作问或作答。吃饭做什么?淳朴做什么?我们的父母亲把我们生下来做什么?难道因为我们好玩吗?我们早已经不好玩了。见一条河流,尔后知晓自己的来源有多么好,找到温暖和归属,了解蒙古民歌的旋律何以曲折悠长。双脚踏在成吉思汗当年整兵隆兴的河岸,你说历史给了你什么?

  也是前不久,在北京至贵阳的飞机上,我看到邻座是一位蒙古长者。我用蒙古语敬询:“您是蒙古人吗?”他吓了一跳,用蒙古语回答:“咴,你怎么知道?”我笑而未语,他的相貌、慈祥的笑容已经告诉了他的身属。

  他问:“我叫××。你呢?”

  我答:“原野。”“汉族名字。”“是的。”他又问:“你姓什么?”“宝日吉根(鲍尔吉)。”“噢,哈布图·哈撒尔的后代。

  他是神箭手,他的后人从呼伦贝尔的额尔古纳到了哲里木盟。好,很好。”

  他所说的和我父辈的教诲一样。哈布图·哈撒尔是成吉思汗的大弟弟,是我们的祖先。邻座的这位长者说话多文雅,在问别人的名字时,先说出自己的名字。60多岁的人,温和柔软。

  “你没有蒙古名字吗?”

  “有,茫来巴特。”

  “多好的名字啊!多好。”下机之后,他拉着我的手说:我是达茂旗人,原来是旗长,现在做文博工作。我们达茂旗年年祭祀哈布图·哈撒尔,你要去呀。

  分手,他回头看我,又说:“多好的名字啊!茫来巴特。”

  茫来巴特为我曾祖父所赐,意谓英雄的首领,亦可言超级英雄。我戏言,英雄头子。这名字多好啊!但我不是英雄,我有些怯懦,也没有雄心。但额尔古纳的河水和大英雄哈布图·哈撒尔的血液让我变成一个能以善良之心观察世界的人,一个不忘记自己故乡和民族的人。

  额尔古纳的汉义为“以手递物”,亦有“奉献”的含义。这条美丽的河流奉献了什么?蒙古。蒙古和所有蒙古人诞生在这个鲜花与河水的摇篮里。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