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宽市场准入有待反垄断法呼应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9日08:54 国际在线

  作者:杨耕身

  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服务领域,都要向社会资本开放;凡是向外资开放的领域,都要向内资开放。国务院近日下发的《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建立公开、平等、规范的服务业准入制度。并提出深化电信、铁路、民航等服务行业改革,放宽市场准入,引入竞争机制。

  服务业的发展水平是衡量现代社会经济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因此必须建立公开、平等、规范的市场准入制度。这是国务院“意见”要旨所在。而除此之外,对于深受垄断之苦的民众以及非公经济而言,无疑对国务院“意见”还有着另一重期待,就是打破服务业中现有的垄断格局,兑现国民待遇。但是我们又如何能够从这一纸“意见”当中,获得垄断破而公平立的信心呢?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中国

垄断行业的实质,不仅仅是资本本身所积聚的市场暴力,更在于这种资本的国有性,即资本与权力的互相依附和渗透。就是在市场化发展过程中,“巨大的体制存量不可撼动,巨大的权力迷宫无法绕开”。这不仅使得,利益成为公权的信仰,权力寻租不绝,同样也使得,民企或非公经济一直不得其门而入,或者仅仅满足居于行业最末端也最低端的地位。虽然近年来公平市场的呼声日高,但垄断坚冰一直未有真正破除,正在于此。电信如此,铁路如此,民航亦如此。

  不妨以舆论诟病已久的油品市场垄断为例。

商务部日前公布了《成品油经营企业指引手册》和《原油经营企业指引手册》。业内人士指出,这让欲进军该领域的外资和民企有了较为明晰的路径。然而事实却是,诸多条款砌起的高门槛仍将大批民企、外资挡在门外。如“手册”规定,企业申请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申请人提交的材料包括全资或50%以上控股拥有10000立方米以上成品油油库的法律证明文件。仅此一条就将把大批民营企业拦在门外。而众所周知,油品市场同样是公权力介入最深的行业之一。

  像成品油经营这样,算得是真正的放开与准入吗?服务业的市场开放,是否会重演这一幕?这几乎是一个自不待言的判断。当政企的暧昧关系仍在,打破垄断就不是放宽市场准入这么简单的事情。如果充分掌握着市场资源与政治资源的垄断企业和部门没有完全拆分,民营资本怎么可能有机会与其同台竞争呢?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反垄断法》的托底,国务院“意见”所勾画的公平前景仍可能失之虚妄。

  可以说,反垄断法出台所遭遇的阻力,恰恰是今天加快发展服务业、开放市场准入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反垄断法历经十三年磨砺仍“一剑未成”,正是因为不少行政部门持消极或不理解的态度,“行政机关担心反垄断法的触角伸得太远”。然而,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行业垄断与行政垄断交织不清的国度而言,反垄断法之剑能否挥向行政垄断,正是关系反垄断能否收之实效的致命考量。由此而言,这也不正是今天实现市场公平所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吗?

  只有将国家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的方略,与作为“经济宪法”的反垄断法相互呼应,公开、平等、规范的准入与竞争格局始能确立。或可欣慰的是,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明确表示,包括反垄断法等一系列法案将成为今年计划安排审议的立法项目。尽管从“安排审议”到正式出台之间仍然隔着一段“任重道远”的距离,但这毕竟让中国有了新的期待,也让我们更有信心于加快服务业的发展。

  来源:潇湘晨报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