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那抹阳光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1日03:52 大河网-河南商报

  

生命中的那抹阳光
采访时间:2007年11月18日采访人:

  河南商报 王银萍倾诉人:

  白冰 女27岁

  或许,李翼和陈冬注定都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但在我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仍会想起他们。毕竟,在我最需要爱的时候,他们就像注入我心中的一缕阳光,温暖了我。

  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还会不会遇到真心待我的人,但我相信真爱是在心里的,永远不会随岁月而逝……

  A

  生命中的一缕阳光

  高二那年,妈妈去世了。从那一刻开始,我觉得天空失去了颜色,快乐也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在学校,我无心学习,只要想到一丁点跟妈妈有关的事情,我就会趴在课桌上独自哭泣。回到家,看着冷漠无语的父亲,我心中更有种说不出的酸楚。于是,我变得敏感、易怒,总觉得没有一个人能体会到我的感受,和同学之间也渐渐疏远了。

  一天下课,我收到了坐在我后排的李翼写来的一张纸条,他说:失去亲人虽然是件很痛苦的事,但不能总让自己陷入悲痛当中,相信过世的妈妈也不愿你这个样子。再伤心的时候,你就想想周围那些还关心着你的亲戚和朋友……看着他的信,我哭了,原来还是有人在关心着我。

  之后,李翼会经常从家里带很多好吃的送到我们宿舍;放学,他会提前去食堂给我排队打饭;周末,如果不回家的话,我们会一起去学校附近的公园复习、聊天……李翼的出现,像给我的生活注入了一缕阳光,让我忍不住想抓牢它。

  那段时间,一到教室,我就会追逐他的身影,只有看到他,我的心才会觉得踏实。我心里越来越依赖李翼,也越来越害怕毕业的到来。可时间不会因为我的害怕而停止。终于,我们迎来了黑色七月。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李翼约我出去逛街。我们走在街道上,他一个劲儿地谈他的理想和抱负,而我没有说一句话。他或许是看出什么,于是拉我去光彩照了一张大头贴。拿着照好的照片,他全部给了我,他说,想我的时候,烦闷的时候,就看看我,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从心里支持你。第一次,我主动抱住了他。我说,不管你考到什么地方,我一定等你回来。

  B

  心尖的一道伤

  李翼考到了外地,我则留在了郑州,在一所技校里学习酒店管理。没多久,父亲结婚了,在他的生命中又多了两个重要的人——他的另一个妻子和她带来的儿子。在家里,我仿佛一下成了多余的人。

  那段时间,我只有看着妈妈和李翼的照片才能入睡,也只有收到李翼来信的那一刻,我才是最真实、最快乐的自己,没有伪装,没有烦恼,没有忧伤。烦闷的时候,我都会拿出他的信一遍一遍地看,仿佛只有从那里才能得到安慰。

  后来我们有了手机,可我还是要坚持通信,我对李翼说,正因为现在的人都懒了,不爱写信了,我才更能感受到你对我的真诚。李翼答应了。

  李翼在外地上大学的那几年,我们写的信足足有二三百封,我把这些信跟妈妈的照片一起小心地珍藏着。

  2003年,我终于盼到了李翼毕业。我想他回来后一定会打算我们的未来,可我想错了。李翼回来后的第二天,我们就约到了过去经常见面的那个公园,看着许久未见的他,我满心欢喜。那天,他没有像过去那样侃侃而谈,而是一味地沉默,终于,他开口了。他说,为了能发挥他所学的专业,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他决定过几天就要去深圳,至于以后还回不回来,他现在也不知道。

  我问他,那我怎么办?他说:“对不起,我想让你等我,可这对你很不公平。所以,我们分手吧!”我无语,只觉得炎热的夏季里仍让我感到丝丝寒意。

  李翼走后的日子,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到了工作上,想尽量忘记他。可他就像我心尖的一道伤,一碰,就会痛。从那以后,我也仿佛失去了心动的感觉。

  C

  酷似李翼的男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身边出现了许多追求者,可我总会不经意拿他们跟李翼比较,其结果总是在我的冷淡中不了了之。直到陈冬的出现。

  2005年的冬天,我和同事吃完饭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一家酒吧。或许是两个单身女人的缘故吧,那晚有好几个男人过来搭讪,可都被我们给回绝了。

  又过了一会儿,当一阵轻柔的音乐响起时,一位看似很绅士的男人忽然在我面前伸出了他的手,“小姐,能邀请你跳个舞吗?”“对不起,我不会跳舞。”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

  “没关系,我教你。”他的口气里有种霸道,不容我拒绝。“你不会想我一直这么站下去吧?”看他那么坚持,我有些犹豫了,可仍没有答应。

  同事见我们在僵持,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觉得这个人也没什么恶意,就劝我说:“去吧!我看你要是不答应的话,这位先生可能会一直站下去。”看着同事一脸悻悻的表情,我瞪了她一眼,便跟着进了舞池。

  一曲下来,他便把他所有的情况跟我说了。他叫陈冬,25岁,跟大学同学一起开了一家公司,效益一般,但很有潜力。

  当他问我情况的时候,我把话题转移了。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忽然发现他脸上的某些部位竟酷似李翼,忽然间,我迷茫了。

  跳完后,我回到了位子坐下来后,不自觉地看了一下陈冬,而他竟也在看我,四目相对,我赶紧收回了目光。

  过了一会儿,我和同事要走了。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陈冬,他好像在等谁,我礼貌性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他说:“终于把你们等出来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能告诉我吗?”还没等我回答,同事就笑着对我说:“小冰,赶紧告诉他吧,否则这位陈先生今晚就要睡不着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把我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了他。

  D

  期待我爱的可怜人

  回到家后,那个叫陈冬的男人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我想,一定是因为他有些像李翼的缘故。

  第二天,陈冬就打电话约我出去,我没有答应他,因为我不想把他当成李翼的替代品,更何况他毕竟不是李翼。刚开始,我以为冷他几天,他就会知难而退,但后来他竟天天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没办法,我只有答应了他的邀请。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陈冬之后经常会变着法的找理由约我出去,而我觉得他人也不错,就当多个朋友吧!

  2006年的情人节,我正在上班,忽然收到了陈冬送来的99朵玫瑰花,看着同事们羡慕的眼神,我没有任何得意,反而有些慌乱。拿起卡片,几行潇洒的字在我眼前跳跃,上面赫然写着:希望你能从这些玫瑰花中感受我对你的爱。署名为:一个期待你爱的可怜人。“可怜人”,看着最后的署名,我笑了。

  面对陈冬强烈的攻势,我投降了。我们进展得很快,一个月后,我就决定搬到他住的地方了。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父亲没有阻止,他只说,有时间把陈冬带回来看看。我只“嗯”了一声。

  走的时候,我只带了几件常用的衣物,把深藏在抽屉里关于李翼的所有东西都烧掉了。对着桌子上妈妈的照片,默默地说了声“再见”。我想,从这个家走出去,我就要忘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重新开始。

  走到楼下,抬头看着这个曾经记录了我快乐和悲伤的地方,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E

  爱情和孩子一起消失了

  爱情总会让人盲目,算一算,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彼此更谈不上了解,这也许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悲剧。

  自从和陈冬住在一起后,我把他当成了我所有感情的寄托,失去了妈妈,离开了爸爸,我认为这辈子就只能指望他了。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陈冬身上,为他洗衣、做饭,只要是为了他,我什么都肯做,连我的朋友都说:小冰现在已经活得没有自我了。

  2006年5月,陈冬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了他父母,他们没有反对,但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高兴。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知道他们并不喜欢我,而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才接纳我,但我并不在意,我想,只要陈冬爱我就行了。

  9月,我怀孕了。当我告诉陈冬的时候,他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高兴,而是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看着他眉头紧皱的样子,我很诧异。过了许久,陈冬看着我说:“小冰,我们把孩子打了吧。”我不敢相信这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更何况,我们也没有结婚。我知道这是他找的借口。

  在我的逼问下,陈冬说了实话。原来是他父母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他们说要是我们结婚的话,就不认陈冬这个儿子。我没想到这个让我深爱的男人这么懦弱。

  第二天,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了,并趁陈冬不在家的时候收拾好行李搬了出去。因为,我不想逼他。

  或许,李翼和陈冬注定都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但无论我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仍会想起他们。毕竟,在我最需要爱的时候,他们就像注入我心中的一缕阳光,曾经温暖过我。

  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还会不会遇到真心待我的人。但我仍相信真爱是在心里的,永远不会随岁月而逝……

  漫画/王伟宾

  来源: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