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遇劫匪老汉勇斗歹徒 身中七刀一车人没援手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1日05:21 东方今报

  □今报记者 董彩红 田震/文 刘栋杰/图

  坐长途车来郑州看儿子、孙女,谁也没想到半途会上来三个劫匪;劫匪或许本想劫几个钱花,谁也没想到会有个老头站出来制止他们……车上,一个56岁的老人,三个手持凶器的劫匪,26个没敢伸出援手的乘客和司乘人员;结果,老人被扎7刀,身上17处伤口,一个半小时后才被送进医院……三名歹徒目前仍然在逃,本报详细公布其面貌特征,您若有相关线索请速向开封县警方举报。

  【挺身而出】长途车上遭遇劫匪

  11月19日下午4时50分,车牌号为豫P53767的客车即将驶入开封县陈留镇收费站。这是一辆从周口鹿邑开往郑州的长途车,旅途劳顿使一车的乘客都在昏昏欲睡。

  这时,车突然慢了下来,一胖两瘦3名男青年上了车,买了到开封市的车票。胖子坐在售票员刘风雷的身后,两名瘦子坐在了最后一排左侧。

  瘦子的前排,坐的是周口太康县衡路口村56岁的衡明贞。老衡的两个儿子都在郑州上班,他经常来郑州住几天,这次他还给4岁的孙女儿璐璐带了一套老伴做的棉衣。

  车继续行走,除了车载电视里的声音,大家都很安静。大约20分钟后,正在打盹儿的老衡,突然感觉右边的衣服在动。“你干什么?”老衡睁眼一看,发现刚上来的一名瘦男子正蹲在他的座位旁,翻他的口袋。“没事儿,拉一下窗帘,你睡吧!”男青年若无其事,继续蹲着,挪步去翻前面一个乘客的衣服。老衡偷偷在后面扯了前面那位乘客的衣服,那乘客醒来,男青年没有得手。

  但他并不罢休,继续朝前挨着翻……当翻到第三个乘客时,老衡忍无可忍:“你这人真孬,大白天的弄啥!”他起身离座,对着男青年就是一脚,男青年被跺趴在了地上。

  【浴血搏斗】身上被扎了7刀

  “你他妈的,少管闲事!”男青年掀起衣服,从腰里抽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匕首。这时,另一名瘦男子也围了上来,从腰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剪刀。

  听见后面有动静,司机孙玉柱从后视镜里看到衡明贞被围住,正要扭头说话,坐在售票员身后的那名胖男子,拿出用报纸包住、露出刀刃的匕首,指着孙玉柱说:“车不要停,谁动捅死谁!”

  看到这架势,旁边的售票员刘风雷挣扎了一下,没动。车继续往前走,胆子稍大点儿的乘客只是扭头往后看了看。

  老衡被两名歹徒按在座位上,他是上世纪70年代退伍的老兵,那一刻他的第一反应是伸手夺刀。

  但歹徒明显要比他快,两个瘦子一人将老衡踹倒在座位上,另一个将匕首扎向老衡的大腿。

  此刻,车内显得出奇的安静。衡明贞56岁了,他想喊大家站出来将歹徒制伏,但那时已喊不出声了……

  两个瘦子将老衡摁倒在座位上,用刀扎,用脚跺,老衡的双腿被扎了6刀,臀部被扎了1刀,上身的棉衣被划破,门牙也被他们踹掉了一颗……

  【歹徒下车】折头返回再次威胁

  两个瘦子打完了衡明贞,顺便把他口袋里的100多元也翻走了……一个瘦子把衡明贞带给他孙女的棉袄套到衡明贞头上,呵斥道:“别看!”

  此时的老衡,身上共有17处伤口,他只感到身下的座套湿漉漉的,哪儿还有力气去看……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衡明贞不知道,但售票员刘风雷知道。他说,五六分钟,两名男子把车上其他人的包裹搜了一遍,在开封县芦花岗转盘下了车。

  车刚起步,还没走100米,刚下车的3名歹徒又跑着追上来,用力拍着司机左侧的窗玻璃大声叫嚣:“只管开你的车,你敢报警试试!”司机孙玉柱赶快加速……

  【不敢报警】担心歹徒再追上来

  离歹徒渐远,衡明贞旁边的一名女乘客终于忍不住冲着前面大喊:“刀子扎住人了!”这是第一个声援老衡的乘客!

  刘风雷疾步走到老衡跟前,询问伤势,并提议到附近的诊所临时包扎一下,但这时,老衡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这帮歹徒,对这一段地方太熟悉了,万一追上来咋办?”他痛苦地摇摇头说,走吧。

  下午5时45分,衡明贞用售票员的手机,拨通了在郑州安家的大儿子衡杰的电话。

  一听说父亲遭了抢劫又受了伤,衡杰赶紧报警,请求支援。可110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说,长途客车,需要查明车牌号。当衡杰再次打过去询问车牌号时,对方挂断了手机。再打,停机!

  衡杰急了!他马上给对方手机号充了20元话费,但是对方还是不接电话。据刘风雷说,他的手机号是周口的,一直漫游,他没接到。

  下午6时50分,这辆长途车终于到了郑州新东站。而此时,距老衡从被扎伤至少有一个半小时。车到站后,刘风雷给衡杰拨通了电话,此时,衡杰和弟弟衡勇正在车站等待,他们马上拨打了120。

  120急救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对老衡的伤口进行包扎。孩子们脱下父亲的毛裤和秋裤,衡勇哭了:“开始以为是水,后来才知道是血。”

  ■最新进展

  已锁定一名犯罪嫌疑人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13号病室,护士正在给衡明贞更换纱布绷带。医生介绍,衡明贞没有生命危险,但因失血过度,头部被踢伤,需要静养。

  昨天下午6时许,衡明贞的家人和司机、车主、售票员一起赶到开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

  警方调出部分有前科犯罪记录的释放人员照片让大家辨认。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被辨认出来,该犯罪嫌疑人曾有吸毒史。

  ■请您举报

  这里有嫌犯详细特征

  长途车乘客被抢时,售票员刘风雷距离胖歹徒近在咫尺。据刘风雷描述,胖歹徒身高在1.7米至1.8米,上身穿脏白色休闲西服,短发,大眼睛,国字脸,开封口音,粗嗓门,但不沙哑。

  而另两名身材较瘦的歹徒,据衡明贞描述,两名瘦歹徒体征相貌非常接近,像一对兄弟,当时都穿深蓝色上衣,白皮肤,粗嗓门儿,也是开封口音,消瘦面颊,尖尖的下颌,没有胡须。

  据开封县警方介绍,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可以判断3名歹徒是惯犯,经常在附近作案。

  昨天上午,记者在郑州新东站采访时,很多司机反映从陈留镇收费站到开封这一段“真该好好管管了”,经常有三四个人站在快车道上拦车,到车上后乘客丢钱的事儿时有发生。警方确认芦花岗附近治安状况不容乐观,他们已经在事发地点附近的三个县六个乡进行排查。

  此外,他们表示,读者若有本案线索,可拨打(0378)110进行举报。

  ■对话衡明贞

  最不理解当时没人帮

  记者:歹徒都已经不搜你的身了,如果你闭上眼睛,可能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你为什么要去提醒别人?

  衡明贞: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性质太恶劣了,我看不过去。

  记者:你害怕吗?

  衡明贞: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怕,但当时想着不就是几个小混蛋吗?我是1975年退伍的兵,多少也练过几招,只是没想到,打起来才发现我的腿脚确实不中了。

  记者:那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衡明贞:后悔啥?坏蛋就是坏蛋。我从小就这样教育我的俩儿子,遇到坏蛋,就要敢跟他斗。咱越怕,他越嚣张。如果下次碰到了,我还会踢他。

  记者:被扎那么多刀,怎么坚持到郑州的?为啥当时不去医院?

  衡明贞:当时叫我去,不是怕他们(歹徒)追上来嘛!第一刀扎下去的时候,我都没有感觉到疼;后来乱刀扎我,我慢慢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出了很多汗。等他们都下车了,我才感觉冷,非常冷,整个人昏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记者:歹徒打你那段时间,其他乘客在干什么呢?

  衡明贞:都很害怕,谁也不敢动,我看到有人扭过头来,有人用手蒙住了眼。

  记者:是不是很失望?

  衡明贞:是失望,大家都不愿意站出来。当时真是希望有人能帮一把,哪怕是帮帮腔也中,可是没人站出来。我想着别人不会站出来,我提醒过的那俩人也会出来帮吧,可他们也没动。D线索提供 李先生 新闻热线 (0371)65830000

  相关评论: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