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1日07:00 中国青年报

  孙国田 摄影 王继富 写文

  11月9日早晨7点,孙国田从大连启程,他要赶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将女儿从日本带回来的牵牛花种子,交给管理所,种上。车上坐着他的妻子、女儿、女婿。这是他们一家人5年”抗战”中的普通一天。

  种子来自日本。1937年,副岛进跟随日军来到中国,他们抢走了粮食、钢铁,还曾以给村民合影的名义集体诱杀中国人。战后,副岛进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回国。回国时,管教送了他一把牵牛花的种子,让他记住战争,记住这段历史。

  在副岛进看来,这些牵牛花是“宽恕之花”,但回到日本后,却一直没有机会像其他战犯一样,再次回到中国赎罪。2007年7月,他在去世前嘱咐妻子,将这些种子带回中国。

  孙国田一家拍摄日军侵华历史的“抗战”已经5年了。他的妻子、女儿和女婿,现在都已进入了“抗战”生活。他投入了几十万元的积蓄,目前拍出两万多张底片。拍摄的人物包括抗战老兵、惨案和毒气幸存者、劳工、慰安妇等。“只要有线索,我都去追踪寻访。”几年来,孙国田的“抗战”足迹遍及东北三省、内蒙古、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江苏、河北、山东、山西、湖南、四川等地。

  今年52岁的孙国田,是大庆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警察,从警29年。2003年8月15日,孙国田参加一个东北史研究的学术研讨会,几百人参加会议,他发现很多专家都在自发地研究抗战的专题,但图片资料稀缺,于是他决定利用工作之余拍摄日军侵华的遗迹、遗址以及侵华历史中幸存的人物。

  原来只打算在东三省拍摄,但他越拍越生气。“当初只是想着将战争的证据保存下来,但越拍线索越多,越拍越气愤。”在自己的吉普车里,孙国田抽着自卷的旱烟说。日军的暴行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撼,这也让他产生了继续拍下去的冲动。

  “一个劳工,我问他怎么跑出来的,老人说着说着抱头痛哭。”每次拍摄对孙国田都是个考验,镜头上的人性残暴总是让人无法接受。除了拍摄,他还要采访,做记录,核对档案,他要寻找日军侵华的“证据链”。

  2005年,孙国田带着他的作品“战争与和平”,应邀参加了山西平遥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摄影展。他是一个人开车去的,没有单位为他的劳动支付薪水。孙国田戏称,这是他一个人的“抗战”。

  “相机花了20多万元,还特意买了一辆车。”孙的女婿说,老丈人的精力,让他这个年轻人都感到惊讶。这辆车在两年时间里就跑了10万多公里。在拍摄过程中,两次事故险些让孙国田车毁人亡。

  今年8月,女儿孙颖独自一人赶到日本,拍摄“战争与人”的专题。孙颖26岁,是大连医科大学教师,同时也是该校在读的摄影硕士研究生。“学校与英国伯顿大学共设了一个摄影班,毕业作品必须在国外完成,因为父亲的原因,我选择了日本。”孙颖说,她去日本,“不光是完成毕业作品,也是在帮他。”

  在孙国田日军侵华的“证据链”里,日本老兵是必不可少的,孙颖的毕业作品因此设计了一个题目:“战争与人”。刚去不久,孙颖就联系到了一个叫做“抚顺之奇迹继承会”的友好团体。抚顺战犯管理所曾收押了969名日本战犯,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超越了个人的仇恨,给这些战犯以最大的人道待遇,深切地唤醒了战犯们的良知。战犯们后被宽恕回国,并于1957年创立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在日本进行“认罪”,致力于中日友好。如今在世的中归联会员不足200人,其中年龄最大的超过90岁,最小的也有83岁。2002年,联络会解散,一批富有正义感的日本年轻人,继承了中归联的事业和精神,成立了“抚顺之奇迹继承会”,目前继承会在日本全国有500名会员,都是年轻人。此外,孙颖还拍摄了长崎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

  妻子对孙国田的做法也没有反对,并且也已融入到全家的“抗战”中。在几年时间里,她一直坐在吉普车副驾驶的位置上,跟着孙国田大江南北地跑,到拍摄地点后,还帮孙国田打打下手,用DV记录。“因为我爸爸曾在拍摄时生病,我妈妈一个人放心不下,所以工作也辞了,专程照顾他。”孙颖说。

  几年来,孙国田先后采访拍摄了200多位日本侵华时的历史见证者,他们的岁数都超过了80岁。每找到一个拍摄对象,他总是想到给老人购置一些慰问品或纪念品。“有的拍完不久,就去世了。活着的历史正在一点点消失。”为了能抢回这些最后的影像,孙国田认为自己必须拍下去,而且要快。

  这些老人都愿意在这里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出现。在此,我们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敬意!愿他们的过去不再重演。——编者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孙国田在现场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诺门罕战场遗留炮弹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鹤岗煤矿东山万人坑遗骨

   慰安妇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邢三妮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郭喜翠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张仙兔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王改荷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张改香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周变香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赵润梅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周喜香

  劳工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曹景轩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曹树德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谷自珍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贾成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李志成(原名李留柱)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姚醒民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张世问

  幸存者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敖日勒玛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额尔登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李树清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李秀英之墓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潘树幸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张礼忠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杨玉芬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高原

  抗联战士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李敏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冯忆罗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高吉良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金海山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陈雷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李亚洲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翟延龄

  

为了忘却的拍摄(图)

  赵尚文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