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砂霸”,考验手腕更考验勇气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1日09:27 南方日报

  ■南方论坛

  本报评论员

  本报深度调查《砂霸横行》昨日发表后,引起了公众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多方关注。在盗砂活动较为猖獗的地区东莞企石镇,当地政府亦于当日重金奖励村民打击非法采砂。吊诡的是,盗砂船被抓后,与地方政府展开谈判的居然只是几个文过身的外省青年,幕后老板一直深藏不露,实在是神秘莫测。

  这并不让人意外。本报昨日的报道指出,“砂霸”已经“规模化、集团化、智能化”,有时甚至自备刀枪、狼狗和汽油弹,袭击水利执法人员。毫无疑问,在多年的“猫鼠游戏”中,政府虽屡出重拳打击盗采,还先后出台了《广东省主要河道采砂控制规划》、《广东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盗砂分子却“魔高一丈”,形成了超强的抗打击能力。目前,东江、西江、北江和韩江的主要干流河床下切、水位降低、咸潮上溯区扩大,已使我省的供水安全、堤防安全、航道安全、自然环境越来越受到严重影响。广东人民的母亲河正在日益壮大的“砂霸”蹂躏之下哭泣。

  盗砂活动沉渣泛起,在各大沿江沿河城市层出不穷,是20多年来包括广东在内的东南沿海地带基础设施建设高歌猛进的一个必然衍生物。尤其是在最近几年,数以千亿计的资金如同高压水柱般强力注入地产行业,引发非法采砂越演越烈。如果“砂霸”不能从暴利地产行业获取巨额资金,就无法贿赂某些地方官员,当然也就无法强行介入采砂行业,横行江河。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执法人员曾告诉本报记者:“个别地方,党政机关领导也参与非法采砂。有时刚刚扣下一条违法采砂船,就有某些领导打来电话,要求放船。”难怪坊间有人认为,一般的人不采砂,而采砂的人不一般!

  显然,地产行业已经对其上下游产业链的行为模式施加了十分强大的影响。“砂霸”的崛起,正是其中的表征之一。其实,不仅采砂业如此,卖砂业也是如此。根据过往的报道,在很多地方,建筑市场的砂料只能由某一伙人专卖。横行社会的各类“行霸”、工头,已给我们的市场经济蒙上了一层越来越厚的黑幕。这一切都归根于我国法治的缺失。作为一种规范,法律在很多时候已为“×霸”们不屑,他们信奉“爱拼才会赢”的原则。“×霸”们的崛起之谜,大概可作上述解读。回归“砂霸”治理本身,正如专业人士所说,实行河砂开采公开招标制度,建立河道采砂收费分级统管制度,实行水利部门监督与采砂监理的双重监管制度,乃至对超采、滥采行为进行罪责追究,当为题中应有之义。

  打蛇要打七寸。治霸考验手腕,可能更考验勇气。到底是谁在蹂躏广东人民的母亲河,是谁在违法之后,居然不用亲自出面只需派几个马仔就可以跟政府部门展开谈判,而政府部门居然也安之若素?这些让人忧心如焚的问题可能还是要从单纯的打击采砂之外来求解。如果职能部门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现有的采砂利益网络,无法冲破权力部门的干扰,本应强硬起来、积极作为的政府部门,却在关键时刻软了下去,看起来再美、再完备的制度,恐怕也无法起到应有规范的作用。过去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得还算少吗?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