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怪病莫吉隆斯症考验医学界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1日14:15 中国新闻网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曾经只在科幻小说或者魔幻电影中出现的这种怪病,现在看来在现实中的确存在——科学家将正式对这种新病进行研究

  ★ 文/吕静

  斯特福是英国的一名军官,他很想知道他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很多年来,他在自己强烈发痒的皮肤伤口处发现有一些细小的蓝色、红色和黑色纤维长出来。“这些纤维质地就像柔韧的塑料,可以长到数毫米长。”斯特福说。他感觉在皮肤下面,有一些锯齿形的东西折叠着,这些东西可能像蜘蛛丝一样细,又能足够强地膨胀生长到皮肤表面,你可以像拽一根头发一样把它拽出来。

  斯特福是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成千上万有相同症状的人之一。美国马里兰的帕马拉·温科勒说:“我的胳膊、腿、耳朵的破损处都长出了黑色纤维,有痒和爬动的感觉。就像什么在到处咬你。”这种情况在洗澡后尤甚。

  这种被咬的和有东西爬的感觉和使人发痒的纤维使得受害人怀疑他们患有寄生虫病。但是抗寄生虫的药物治疗却没有任何效果。英国的茱莉亚·奥莫罗德说:“我花了很多钱买治疗皮肤病的药膏,却一点儿也不管用。”她不停地在皮肤上发现胡椒大小奇痒无比的黑色斑点。于是,她检查房子里有没有侵染寄生虫,希望能找到引起她皮肤破损和发痒的原因,结果一无所获。

  奥克兰棒球A队的前职业投球手比利·科彻和他的妻子以及三个孩子也在4年前得了这种病,虽然他们可以请得起最好的医生,但却没有人能治好他们的病。因为患病,他连续几个月无法控制肌肉颤抖,还整夜无法睡觉。在29岁的时候,科彻不得不结束了棒球生涯。

  莫吉隆斯症

  传染病专家尼兰姆·阿帕博士很同情科彻一家的遭遇,他说:“他们看了好多医生,每个医生都说他们是脑子里有病,幻想的病。”阿帕给他们和其他15个病人开了强力抗寄生虫药和抗生素,但还是有丝状的纤维长出来。

  阿帕把这些丝状物送去实验室化验,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鉴定不了,这东西什么也不是。

  纤维问题还不是该病最严重的征兆,更严重的是神经学上的反应,这些患者会感觉到慢性肌肉和关节疼痛,并出现严重的疲劳和认知问题。英国萨默塞特的萨拉·约翰斯说:“我走进房间,突然就忘记了我正在干什么,我讲话时语言混乱。”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通常会出现妄想症和抑郁症,在某些情况下会导致自杀倾向。

  询问许多具有类似症状的人,他们会告诉你,他们得了一种叫做莫吉隆斯症的病。主流医生并不承认这种病症,而且认为莫吉隆斯症不过是一种幻想性精神疾病的新名字。与此同时,对这种病症的研究产生的问题却多于答案。现在连美国的疾病控制中心都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病,那么,进展如何呢?

  莫吉隆斯症之谜引起世人关注最早是在2001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的玛丽·雷涛怀疑她两岁的儿子患上了疥疮,在用了一种药膏后,她发现有一束细小的纤维从孩子的皮肤中长了出来。她去找了医生,但没人对她的话认真。玛丽说:“几个医生都认为纤维不是来自我儿子的衣服就是我的衣服。”后来,她自己去查资料,发现了17世纪一个叫做托马斯·布劳恩的作者曾描述过一种叫做“莫吉隆斯”的病症。这种长期被人遗忘的疾病特征就是皮肤上长黑毛。她用这个名字建立了一个叫做莫吉隆斯研究基金会(MRF)的非营利组织,希望能够吸引一些来自科学家的建议或帮助。出乎意外的是,她收到了声称患了同样病症的成千电子邮件。至今已经有大约1万个家庭在这个网站上注册。

  仅仅来自幻想?

  不过,医生和皮肤科专家一再强调,典型的莫吉隆斯症病征不过是人们头脑中不停地臆想出来的,而并不是真的患上了一种奇怪的感染或寄生虫病,这种病叫做幻想性寄生虫病。

  幻想性寄生虫病的特征是病人持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就算是面对着无可争议的相反证据,他们也认为是诸如虱子、跳蚤或虫子这类寄生虫引起了皮肤下面的发痒和爬动的感觉。这种病经常发生在那些患有其他精神疾病的人,比如双极失调(抑郁燥狂症)、妄想狂或精神分裂症,以及可卡因或安非他明的瘾君子身上。

  奥莫罗德说:“人家告诉我这种感觉是由我的神经系统引起的。皮肤科医生从我的皮肤上取下一小块活组织,然后告诉我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他们只是说只要不再抓搔,奇痒就会消失。但是,这种感觉却没有消失。”

  绝大多数专家并不怀疑莫吉隆斯症实际上就是幻想性寄生虫病。但是,皮肤的伤口又是怎么回事呢?好像是病人自己抓的,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一家私人诊所的皮肤科专家杰尼弗·比格洛说。破损的皮肤暴露出皮下的胶原和弹性蛋白,会吸附普通纤维。对于幻想性寄生虫病的病人来说,这些纤维的形状很像寄生虫。

  一些专家甚至开始关注莫吉隆斯症研究基金会和与公共卫生相左的编造疾病。比格洛说:“身患幻想性寄生虫病的病人心理上病得很重,非常需要帮助。当他们读了有关莫吉隆斯症的资料时,他们在情感上得到了安慰,会暂时感觉好一些。”其结果,很多幻想性寄生虫病人错失了最能解救他们的抗精神病药物治疗。

  其他的担心使病人将覆没在这种并不存在的假想病中。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卡罗尼·科波楞扎在《美国皮肤学学会会刊》上发表激烈评论说:“越来越多的病人发现了莫吉隆斯症研究基金会的网站,人们浪费宝贵的时间和资源来研究毫无结果的纤维、绒毛和不相关的细菌以及无害的蠕虫和昆虫。”

   不寻常的纤维

  那么,谜底解开了吗?少数研究人员相信,幻想性寄生虫就是莫吉隆斯症的解释留下了太多没人能回答的问题。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药理学家兰迪维摩就是其中一员。大约两年前,维摩偶然接触到莫吉隆斯症研究基金会的网站,他很吃惊有这么多人抱怨有纤维,他说:“我认为很容易确定这些纤维到底是什么和是真是假。”

  他和莫吉隆斯症研究基金会取得联系,告诉说他将检测一些样本,不过私下里他觉得没有人会来送检。但是,仅几天工夫,样本就源源不断地送来了。让维摩奇怪的是,在显微镜下,这些来自不同人的纤维竟然如此显著地相似;而且,这些纤维和我们普通的环境纤维并不匹配。

  维摩叫他的同事、儿科医师荣达·卡赛一起来检查一些病人。他们用专门检测皮肤的双筒显微镜来观测,卡赛也清晰地看到了纤维。这些纤维并不是嵌在伤口中的,在没有破损的皮肤表面也可以看到,而且可以用镊子拔掉。她注意到这种情况和对照组(皮肤健康的或患其他皮肤病的人)完全不同。维摩和卡赛现在正打算将这一研究投交给一份同行评审的出版物。

  他们还把样本送到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东北部城市塔尔萨警察局的法医小组处。经过最初的检查,法医专家同意,这些纤维并不是来自衣服、地毯、毛巾或床上用品。利用光谱分析他们也不能将这些纤维与现有的880种普遍存在于生产民用纤维的化合物相匹配。

  最后,他们用气相色谱分析,逐渐把这些纤维加热到370℃,然后记录哪种化合物蒸发。结果发现,在蒸发的少量二氧化碳后,这些纤维依然完好无损。维摩说:“任何有机材料都应该正常汽化,而无机成分在高温时应该降解为灰分。但是,这些纤维只是颜色变暗了而已。我们都非常吃惊,法医小组也惊呆了。”研究人员说,一旦他们搞清楚这些纤维是什么成分,就会给学术期刊提交他们的研究结果。

  维摩用实验排除了纤维是纺织品纤维、蠕虫、昆虫或人类皮肤等动物材料的可能,他认为纤维并不是一种外部污染。相反,这是一种皮肤内部具有感染性的像是史前生物的物质。由此产生的神经毒素和微生物可能会干扰肌肉控制和记忆。

   一种全新的疾病

  今年9月,美国乔治亚州开始全州范围的莫吉隆斯症注册。维摩说,他将开始临床治疗这种病。他认为这种病是一种难以治疗的新病,但并不是幻想性疾病。他已经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医生们严肃对待有莫吉隆斯症的人。

  美国马里兰州日尔曼敦一个私人研究组织克隆根实验室的主任艾美德·基兰尼认为他已经知道了纤维成分。他将患者提供的两个纤维样本用蛋白消化酶处理并提取其中的DNA。结果,在给这些DNA排序的时候,发现它属于真菌。基兰尼认为,这是合乎情理的,很多真菌都在宿主内扎根,并向外长菌丝。

  但是,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生物化学家维塔利·西托福斯凯却另有想法。他发现莫吉隆斯症病人的伤口上包含有土壤杆菌,这是一种引起植物根瘤的杆菌。早在2001年,当他对莫吉隆斯症还一无所知的时候,就发现土壤杆菌可以用来生产转基因的植物,至少在实验室条件下,可以把土壤杆菌的DNA插入人类细胞,有关研究发表在《美国科学院学报》上。研究人员下一步将要用土壤杆菌感染老鼠,观察是否可以重现这种疾病。

  与此同时,新泽西红堤的河景医院精神科副主任罗伯特·布兰斯菲尔德正在尝试用抗生素治疗莫吉隆斯症的病人,现已取得了明显的皮肤上和精神上的进展,但只有某种特定的抗生素才有效。

  少数精神科医生也开始质疑将莫吉隆斯症简单地定性为幻想性寄生虫病。布兰斯菲尔德在看了3000个莫吉隆斯症病人的数据库后指出:在没有发病前,这些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在一般人群中相当有典型性(即没有精神疾病),很多人从事高度功能化的职业。他们的病症与滥用药物或其他公认可以引起幻觉的药物不符合。但让人困惑的是,一些莫吉隆斯症病人却变成了妄想狂。

  再说玛丽的儿子,一个两岁的孩子怎么会患上幻想性寄生虫病呢?布兰斯菲尔德说:“从1968年进医学院起,我想不起来曾给哪个小孩儿诊断为幻想性寄生虫病。”

  绝大多数理论和研究至今尚未正式发表。只有怀疑论者和相信的人将其从Morgellonswatch..com和维基百科(Wikipedia)的站点上挖掘出来。而莫吉隆斯症出现在同行评审的文献中也非常有限。去年,玛丽自己与两个有同情心的医生合作,在《美国临床皮肤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维摩最近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建立了一个莫吉隆斯症的调查中心,每天大约收到70封寻求帮助或资料的电子邮件。他说:“我回不过来我办公室的电话,有太多莫吉隆斯症病人打电话了。有一个人从加州开车1600公里过来,就是想让我帮助他检测他的纤维。”他们的研究得到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协作。

  由于越来越多人的呼吁,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已经在今年8月宣布,他们将正式调查此病。如果没有什么变故,这将增加对莫吉隆斯症的研究数量,并有可能产生一些结果。

  布兰斯菲尔德预言,医学上将很快把莫吉隆斯症定义为一种真实的疾病。他说:“当一种病还处于未知状态的时候,经常被认为是幻想性的。”与此同时,很多患者还需要耐心等待和期望。★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