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洞煤矿爆炸共发现104名遇难者 50人系救人身亡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08日08:36 石家庄日报

  洪洞县新窑煤矿爆炸遇难者中50人系救人身亡

  来自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新窑煤矿爆炸事故抢险救援指挥中心的消息说,截至7日10时30分,事故现场又发现26名遇难矿工遗体,在事故中遇难矿工已增至104人,井下确切被困人数公安部门还在核实中。

  经初步了解,新窑煤矿年产量21万吨,属有证煤矿,六证齐全,均在有效期内。

  相隔五六百米

  听不到一点爆炸声

  7日凌晨3时,零下2摄氏度。距离山西洪洞新窑煤矿不远处,记者叩开一家小餐馆的门。开门的是老板胡永朋,本地人,30多岁,看起来精神不错。

  虽然离矿井只有五六百米,但

矿难发生时,胡永朋并没有第一时间听到爆炸声。“爆炸地点在矿井下面,又深又远,我这里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没过多久,餐馆外的小路上热闹起来。“从山下连着开上来6辆救护车,我才知道出事了。”

  胡永朋的小餐馆24小时营业,主要服务对象是过路的运煤车司机。开业两个月以来,小店第一次关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敢再做生意了,只能悄悄看看外面的情况。”透过窗户,他陆续看到有十几个工友被抬上救护车。

  应在2号煤层

  却非法挖到了9号

  “近年来,洪洞关掉了许多缺乏资质的小煤窑。”胡永朋介绍,新窑煤矿是左木乡4个主要煤矿之一,属于比较正规的大煤矿。约有800个矿工,绝大多数来自外地,以河南、河北、四川、重庆等地为主。他们大都住在矿区的宿舍里,家属则租住在附近的村子。

  6日中午12时,一个与胡永朋相熟的矿工路过餐馆,面色煞白,大口喘着粗气。“我估计他刚从矿里出来,一把拉进餐馆,让他喝杯茶压压惊。”于是,老胡顺便打听到了一些“内部消息”。

  出事时,正逢两个班交接工作,每个班有五六十号人,大多数都没生还;矿区内根据开采的不同深度编号,2号煤层下面是9号,再下面是3号、11号,每个煤层平均3米多高,本来应该在2号煤层工作,却违规越层开采,挖到了9号,爆炸地点正是9号煤层。

  50个工友下井救人

  没再上来

  最令胡永朋惊讶的是以下这几段情节。

  矿难发生后,有工友想在第一时间下井救人,被矿长拦住了,双方僵持不下,几个性急的矿工实在忍不住,把矿长揍了一顿,终于开始救人;但只是自行组织人员下井搜救,有开铲车的小伙子,不到20岁,还有不少保安也加入了盲目搜救的队伍。

  “大家都没学过怎么救人,结果,下去50个救人的,都没再上来”。

  直到5个多小时后,矿上才向有关部门报告。

  曹刚 (《新民晚报》)

  事故初步判断为瓦斯爆炸

  据新华社电记者从山西洪洞新窑煤矿“12·5”煤矿爆炸事故新闻中心了解到,截至目前,井下的搜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经过120多名矿山救护队员的连续搜救,经核实共发现104名矿工遇难。

  经核查,山西洪洞新窑煤矿为乡镇矿,核定生产能力为年产21万吨,批准开采2号、3号煤层,但其非法越层开采9号煤层。据救护队井下发现,井下两处火药库没有爆炸痕迹,2号煤层巷道损失不大;初步判断为瓦斯爆炸,爆炸点在9号煤层的煤仓上口,9号煤层巷道上部有煤尘参与爆炸形成的过火结焦现象。该矿非法开采的9号煤层通风混乱,以掘代采,严重超定员生产,在井下违规使用非防爆三轮车,没有安装瓦斯监控系统,而且通过打临时密闭长期逃避政府监管。12月5日23时许,新窑煤矿井下发生爆炸事故。事发后,矿方盲目组织抢救,延误了5个多小时后才上报,贻误了最佳抢救时机,扩大了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后,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副局长王显政和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代省长孟学农等领导赶赴事故现场,指挥抢险。山西省政府成立了以靳善忠副省长为组长的事故抢险领导组,领导组下设现场抢险、善后稳定、侦破核查、宣传报道、技术资料等5个小组。事故抢险领导组积极组织抢险,先后抽调霍州煤业、汾西煤业、晋城煤业以及地方的共15支矿山救护队120多名救护队员下井轮班作业,全力搜救。

  12月7日,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副局长王显政和山西省代省长孟学农、副省长靳善忠看望并慰问了参加抢险的矿山救护队队员。

  据了解,部分遇难矿工的家属于6日下午赶到了洪洞县。

  已控制责任人33人 矿主正在缉捕中

  据新华社电 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新窑煤矿“12·5”煤矿爆炸事故新闻发言人7日16时30分说,公安机关在第一时间已经控制了有关责任人33人。

  目前,5人已被刑事拘留,2人被提请检察院逮捕,但警方没有透露被逮捕人员的身份。公安部也已经发了B级通缉令,正在缉捕矿主和实际控制人。

  【评论】

  谁是洪洞矿难的帮凶?

  梁江涛

  导致这起事故扩大的重要原因竟是矿方迟迟没有上报,这实在令人诧异和气愤! 新窑煤矿何来如此胆大?如此无法无天?谁是这起矿难的帮凶?

  值得关注的是,新窑煤矿又是一家有“前科”的矿场。2005年8月,因逾期未提出煤矿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办证申请,该煤矿被安监总局公示,被处以停产整顿的处罚。那么,先前公布的不良记录是否停留于公布?除了将违规者在网站上曝光亮相外,相关监管部门采取了何种措施,保证整改不走过场?对安监总局停产整顿的处罚,地方安监部门是如何监督执行的?又是如何同意其恢复生产的?

  作为矿难的直接责任人,在矿工兄弟生命危难之时,想到的是逃避法律追究,这就是一种犯罪。而某些监管部门平时疏于严格监督,出事之后也竭力想“洗干净身子”,绞尽脑汁帮助矿主隐瞒死亡人数,而且其中还隐含着各种见不得阳光的勾当,这已被多起矿难所验证。那么,在这起事故中,难道单单是矿主在延迟上报,其他任何部门均不知情?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