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流苏和范柳原一点都不浪漫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6日03:11 今日早报

  《倾城之恋》上海车墩

  拍摄男女主角初次遇面

  白流苏和范柳原

  一点都不浪漫

  □实习生 王金帅

  本报记者 薛莹

  早报上海电 辗转了横店、象山、车墩三地,根据张爱玲同名小说改编,著名编剧邹静之担任改编和监制,当红小青衣陈数和性格小生黄觉、王学兵联袂出演的电视剧,前天在上海车墩影视基地拍摄剧中男女主角——白流苏和范柳原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记者探班发现,在张爱玲的小说里,并没有描绘两人初次相遇的情景,而是通过他人的言语来描述。而在30集的电视剧中,男女主角一直到第14集才正式相遇。

  虽然编剧邹静之给了他们一个很浪漫的相遇,但是,拍起来就不那么浪漫了——陈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而黄觉是个拉黄包车的苦劳力。

  陈数

  捂冻红的鼻子怕穿帮

  前天,一个晴朗的冬日,但寒风中却带着凛冽。气温在零摄氏度以下。

  在上海车墩影视基地见到陈数,她穿着粉色条纹的旗袍,是最古老的高开叉式,一路往上,延伸到大腿根。上身是粉色小西装,当下最时髦的七分袖。配合复古的盘发,很有上世纪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导演高希希说过,陈数是个“天生就是适合穿旗袍的女人”。这次,陈数出演白流苏,是编剧邹静之一眼看中的。

  拍摄地点是在仿建的上海著名的外白渡桥上,就是赵薇在《情深深雨濛濛》中纵身跳下的那座。开阔的地势,让原本就寒冷的天气,又陡然下降了几摄氏度。群众演员在一边跑步、下蹲,权当热身。这可苦了身穿单薄旗袍的陈数,她两只手交叉在一起,记者一眼就看到因为寒冷而冻白了的指甲,还有那有些僵硬的关节。冻得瑟瑟发抖。但是,她一直坚持站在桥上,一遍又一遍地走戏。

  拍摄间隙,工作人员就把大衣给陈数套上,暖和不了几秒钟,马上又得脱下。这一温暖,便觉得之后越发寒冷了。

  “来,很好,再来一遍。”导演喊道。一边的工作人员为陈数抱不平:“为什么说很好,还要再来一遍啊?”陈数没说话,只是认真地走戏,坐上黄包车,下车,跟被堵在后面车里的范柳原道歉,被他的嚣张气焰噎到,再郁闷地上车。

  桥上风特别大,穿着棉衣的记者瑟瑟发抖,大家都找了避风的角落躲着。看着桥上,衣衫单薄的陈数,那旗袍在风中漂亮地飞舞,她却浑然不觉,只是感情投入地演戏,重复数十遍台词和动作,导演喊卡:“陈数,你的脸上有只小虫子。再来一遍。”直到最后一遍,导演才放过她。

  一边的工作人员连忙给陈数套上衣服,记者走到她身边时,听到她上下牙打架的声音,嘴里却执拗地说着:“这不算什么。上次,比今天天气更冷,我要被大雨浇透。一开始剧组打算给我里面衬件潜水服,但旗袍太薄,我觉得会难看,就裹了一层保鲜膜就上阵了。根本不起作用,后来把保鲜膜都去掉,直接浇大水。记忆深刻啊!”

  在说话时,记者发现陈数会时不时捂下鼻子,陈数告诉记者,这是为了避免穿帮。“在剧里,设置的背景是个温暖的秋日午后,我怕鼻子被冻红了,就穿帮了。”

  黄觉

  出场很“纨绔子弟”

  陈数在拍摄时,饰演范柳原的黄觉不在现场。工作人员说,他去吃饭了,“他吃不惯剧组的饭,都是自己开车去外面吃的。”而黄觉的出场确实很“纨绔子弟”。

  一到现场,他就倚靠在桥栏杆上,绞着双腿,摆出各色“浪荡子”的无所谓POSE,供众记者拍照观赏。剧里的范柳原,也确实是个浪荡子。“调戏女孩子,我得心应手。我天生就有当流氓的天赋。”黄觉开玩笑说。

  在张爱玲的小说里,白流苏是陪着妹妹与范柳原相亲才认识的。而邹静之给了他们一个很浪漫的认识。白流苏和妹妹坐的黄包车,坏在了桥上,把开车随后的范柳原堵得死死的,白流苏下车赔不是,范柳原的态度却嚣张得很。白流苏一气之下,索性上了车,偏不让路,还告诉师傅:“你慢慢修啊。”

  范柳原从车上下来,拉起黄包车就跑,边跑还边颠车,把两个女孩子惊得“前俯后仰”,并大呼小叫的。这个看上去很浪漫的邂逅,对黄觉来说,一点都不浪漫。因为在这次拍摄中,纨绔子弟黄觉可是当起了苦力,吃足了苦头。

  刚才还潇洒的黄觉,说完台词开始拉车。一拉,车纹丝不动。用尽全力再拉,还是一动不动。车子停在上坡路上,上面还坐着两个女孩子,确实有些重量级。但在场的记者不顾这些,都大笑起来,黄觉倍觉没面子。幸亏一边的助理连忙上前帮忙,两人一起用力,才把车拉动。

  “黄觉,接下去是实拍,你倒退着拉车,还得跑起来,把车子颠起来。一定要颠得两个女孩子都大声叫起来为止。”导演出了个难题。黄觉顿时苦了脸:“导演,这会死人的。”

  戏还得继续拍。于是,在工作人员中挑出三个身强力壮的,成为黄觉背后的男人,帮他拉车。黄觉一边背台词还一边找角度拉车,不让几位群众演员的脸穿帮。

  NG,NG,再NG。黄觉拉着车上上下下跑了数十趟,累得他扶着腰直喘气,导演还没打算放过他:“黄觉,接下去是全景。没人帮你拉,我们给你拍个下坡的全景,你省力点。”这次,黄觉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

  演练了几次,就开始拍了。黄觉拉着两个女孩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杀下桥来。他边跑嘴里还边嘀咕,而两个女孩子惊声大叫。导演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叫声很真实。”跑近了,大家才听到黄觉嘴里喊的是:“快,快,我刹不住车了。”于是,一片惊慌。

  拍完这场见面的重头戏,黄觉把两位女孩子赶下车,自己坐在车上喘粗气。记者上前搭话,他只顾着摆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好久才回一句:“等……下……我累死了。让我喘口气啊。”

  “编剧太折腾人了。为了让观众同情我点,就隔三岔五给我安排苦力活,不是扛箱子就是淋雨。我是史上最辛苦的纨绔子弟啊。”黄觉跟记者抱怨,前几天,大冷天,他还抗着块冰到处跑。“还有次拍战乱期间,在我身边埋下了9个爆炸点。这哪是浪漫的《倾城之恋》啊,都赶上《集结号》了。”(0611401)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