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活着】超级校舍炼造记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07日15:28  南方周末

  ●在整个四川,此次灾后重建中,校舍重建被提升到政治任务的高度,潜规则再无容身之所。与曾经的死难相比,钱在这里变得无足轻重。“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的标语,常见于各处工地。

  ●汶川一中是一个总建筑面积近7万平米的超级学校,规模相当于半个国家大剧院,而支撑这一庞大工程超速推进的,则是不惜血本的资金力量——逾2.4亿的预算。

  ●竣工时间被要求缩短半年,工程预算大大超出预期。有工人看到建筑商李耀南躲在办公室抽着烟哭,“我输不起,这学校我输不起啊,世人都看着呢。这是我的句号,我要画圆了”。

  ●在汶川一中,钢筋、混凝土环节被严格把关,几乎所有建筑标准都远高于国家标准。“别说8级,9级强震也没事。”李耀南捶着坚实的框架说。

  

  

【活着】超级校舍炼造记

  校舍重建被提到政治高度,汶川一中的建设质量,建筑商说:“这里的校舍连九级地震都不怕。” 图/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

  

【活着】超级校舍炼造记

  汶川一中为了保证建筑质量,不惜血本,资金预算已逾2.4亿。 图/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

  距离汶川县城3公里不到的地方,如今矗立着整个汶川县规模最为宏大的建筑——汶川一中。它目前是一所仍然在建的庞大校舍群,148亩土地上,19幢各自独立的建筑已经封顶。在当地很多人看来,这所质量上乘且规模宏伟的学校之重生,将一扫“5·12”大地震以来笼罩在四川学校之上的阴霾,成为汶川县乃至阿坝州的重建骄傲。

  3个月之前,汶川一中所处的雁门乡威州中学原址还是一片尚待规划的河流冲积平原,而如今,这里奇迹般地矗立着19幢坚固建筑,主体工程73天内结束封顶,创造了整个四川地区重建工程的速度奇迹,也是目前整个四川地区接近完工的校舍中规模最巨者。

  重拾

  “刘汉希望小学的承建者在施工时严格监理,如发现沙子含泥量高,都会要求施工方冲干净……承建者不惜与那些人(指吃拿卡要者)撕破脸,追回捐助款给施工方。施工方及时拿到钱,就会用心地保证工程质量。”

  (《建设部专家认定聚源中学是问题建筑》——南方周末2008年5月29日)

  在整个四川,此次灾后重建中,校舍重建被提升到政治任务的高度。任何质量上的怠慢或瑕疵都不能被容忍,高标准、高档次成为灾区学校设计、施工的普遍主旨,“抗8级”成了入门的标准,潜规则再无容身之所。与曾经的死难相比,钱在这里变得无足轻重。“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的标语常见在各处工地之中。

  在汶川,9月1日这个时限令施工者如芒在背。总共200天的施工期,他们已经用掉一半,而3个月后,他们必须画出完美句号。这是一个总建筑面积近7万平米的超级学校,规模相当于半个国家大剧院,而支撑这一庞大工程超速推进的,则是不惜血本的资金力量。

  在这个3万人的县城边缘,这所能够容纳4500名学生的超级校舍终于拔地而起。

  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100天前,汶川一中所在地的148亩土地上,还种着果树、蔬菜,人们在乡间的田埂上小心地行走着,岷江的激流漫过此处的河滩奔向下游。大地震后,这里空余的地方被搭建了1300余间抗震板房,而仅仅在住了4个月后,这些板房的住户们就不得不为汶川一中的修建腾出地方,所有板房被拆除。汶川一中的建设规划用地就被指定在这。

  在广大的四川灾区,由于大量城镇身处群山之中,建设用地普遍紧张,地震的破坏使得寻找新土地的努力更为艰难。在汶川县,汶川一中原址所在地的威州镇地区无法找出如此大规模的成片建设用地,雁门乡的这片河滩就成了惟一的选择。

  由于威州镇与雁门乡分属广州市、江门市分别对口援建,规划用地的变更意味着整个工作的移交。在广东省整体援建汶川全县的一次工作会议上,江门市长助理、受援地工作组组长甄励富与省领导附议此事,理由是这所学校的工程预算已经超过江门市预计投入的3年援建总资金,“江门市自己根本吃不下这一单工程。” 他希望省领导可以考虑这一实际情况。

  按照中央政府此次对口援建的规定,援建方要拿出自己3年总财政收入的1%全部投入到受援地的各项重建工作中。按照这一规定计算出江门的援建资金大约在2亿元上下,基本上仅可满足雁门地区规划内工程的使用,而汶川一中的工程初步预算已经超过2.4亿,且并不是最终的数字。

  广东省主要领导在会议中回应甄励富,“相信江门一定能够把这件事情办好。”事情就此定了下来。当然,甄励富得到省里的承诺,汶川一中的建设费用江门市仅占9000万,而剩下的则由省内各市分摊。由于汶川一中是广东省援建汶川县各项目中最大的工程,具有标志性意义,省领导希望江门市能在2010年春季开学前建成并交付使用。

  很快,11月24日,经过与四川方面商议,广东省援建指挥部希望江门把交付使用时间提前到今年9月1日,且要保证工程质量,工期大幅缩短了半年时间。甄励富不敢立即应承这一巨变,希望能够请示后方领导。

  当天晚间,远在广东的江门市府官员利用吃饭时间紧急进行磋商,商议这一新的变化。最终,商议得出结果,按照上级指示,江门要坚决完成这一政治任务,做到“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这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巨量的援建资金流入了这个深山中的县城,支撑着这个庞大的工程,不惜血本的资金力量在保证这个工程超速前进。数亿元的投入早已超过曾经的预算。建材价格随着供求的紧张迅速攀升。汶川一中重建工程已没有任何商业利润可言。但这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为了得到足够多的建设用材料,承揽该工程的广东耀南建筑工程公司早已开始了全省抢购行动,除去容易受潮不能囤积的水泥外,这家公司不惜赔本四处抢购建筑材料。

  由于灾区重建工程量大且同期上马,整个灾区的建材供应稀缺,大量工地依靠着建材供应维持开工,而政府设置的特供站无法满足类似汶川一中这样的工程的需要。在整个汶川地区,建材暴涨现象已经非常普遍,甚至最基本的红砖价格都飙升到7至8毛钱一块,相比于出厂价的2毛多,这个价格已经翻了两番。

  事实上,由于道路的不畅,都汶公路封路期间,汶川一中工程使用的325标号水泥价格已经从每吨660元飙升为910元(包括运费),一位经销商当着记者的面直白地告诉采购负责人,“咱们一直合作得不错,这10块钱零头就免了,就900一吨吧,交个朋友……”

  “你也看见了,900块一吨水泥,我要是跟别人讲,人家肯定说我李耀南吃药疯了,想多骗国家工程预算呢。”耀南公司总经理李耀南在经销商离开后瞪大眼睛吼着,“不同意的话,我的工程就要停摆。”这位身家过亿的建筑商成天唠叨着长了见识。

  截止到5月初封路之前,汶川一中已经抢购了近5000吨钢筋,数万吨水泥,250吨脚手架,沙、石用料无数,而该工地仍然受到封路停运的影响,随时有停工之虞。

  “这个学校我输不起”

  2月下旬的一天,总经理李耀南闯进了甄励富设在汶川一中工地旁的宿舍,没说两句,58岁的李耀南大声哭了起来,“我挖了10多天挖不到底啊,地基都挖了4米还是沙子,这时间都完啦……”市长助理甄励富也已绝望,二人抱头痛哭。汶川一中工程首次陷入停顿。

  1个月前,正当甄励富等江门官员为汶川一中的任务期限绞尽脑汁时,李耀南还在江门老家的农场里摆弄着蜜蜂群,他打算退休之后便以此为乐。而还要在几天之后他才会得知,江门市政府挑选了他的企业承接汶川一中工程,且省建设厅指名要他亲自前往。李耀南是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模,在建筑业内有“质量迷”的外号,但因年岁已大,他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多年。

  由于之前当地勘测公司数据有误,原设计1.8米深的地基,挖到4米仍然不见受力层,因为是岷江河畔的冲积平原,李耀南的几十台挖土机遇到的都是松散的泥沙以及鹅卵石,根本无法构筑坚实的地基,压板实验屡屡失败,李耀南以及江门工作组日渐绝望。直至几天后,在大部分地基都超挖至5.9米左右时,施工人员终于挖到了坚实的受力层。苦难终于结束。后来,有工人看到李耀南躲在办公室抽着烟哭。“我输不起,这学校我输不起啊,世人都看着呢。这是我的句号,我要画圆了。”李耀南说。几天之后,从都江堰采买回来的几吨柴油出现质量问题,大量的沉淀物令很多工程设备无法启动,李耀南默不作声了。

  支撑着这个喧嚣的工地满负荷运转的是超量的劳工,即便这样,劳动力数量的不足仍是每个班组长经常要提到的困难,为了9月1日交工献礼,人手不足的问题被放大了,平均一天多一层的速度令这里彻夜需要人手,人工缺口在当地根本无法获得补充。如今密集在汶川县城地区的劳动力数量已经达到数千人,是这个3万人口小县城中最大的人群。

  在汶川一中工程现场,日常同时施工的工人有1600左右,而最高峰时曾达到1800人,这些人全都是耀南公司从广东包400元路费集结而来。因为无法在汶川当地补充到符合要求的工人,班组长往往需要打电话给远在其他省份的同乡才能补充工源,而如果按照经验,这种规模的工程仅仅需要维持400人的工程队伍即可正常施工。

  最近,随着劳动力的紧缺,四川省劳动部门已经发布劳动力价格提升39%的官方信息,而在汶川一中,这里的劳动力已经涨价近80%,普通杂工已经涨价一倍有余。

  “别说8级,9级强震也没事”

  在整个灾区校舍的重建过程中,大量校舍重建工程特别重视质量,结果大量高标号甚至超标号的钢筋和混凝土在灾区建材市场受追捧。

  在汶川一中,钢筋、混凝土环节被严格把关,几乎所有框架钢筋都被换为超标的36毫米直径,其中钢含量达到极限的46,钢筋粗如儿童小臂。耀南公司甚至将混凝土标号配比升为435,高于国家要求的430配比。“别说8级,9级强震也没事。”李耀南捶着坚实的框架说。

  在汶川一中,对于质量的要求已经精细到极致,墙面瓷砖与地面瓷砖之间出现了1厘米的缝隙,班组长被要求带领工人立即返工。整个学校订购了1300余扇精装铁包木门,由于对门口门框的细致打造,每扇门开关的声音及感觉都近似轿车车门。室内装修被要求精益求精。

  如今,惟一令承建方担心的,是当地政府出于风貌考虑,要求学校外墙统一使用白色涂料,这让整个建筑与当地羌藏建筑融为一体,但耀南公司认为外墙涂料在国内没有成功经验,日久几乎都会开裂褪色,希望能够允许使用外墙砖,但这一建议遭到拒绝。

  “涂料这种东西到时候一开裂,人家记者镜头拉过来一拍,全世界都说是豆腐渣工程,我还怎么见人?人家才不管是涂料开裂还是主体开裂,到时我跳进黄河也说不清啊。”李耀南仍然耿耿于怀,他说要把汶川县拒绝使用外墙砖的公函锁进保险柜,留作证据,“要美观还是要质量?用外墙砖我用脑袋保你质量”。

  最终,耀南公司找来曾经在北京奥运场馆做过外墙涂料的一家公司,他们希望这样的涂料能够多保持几年。

  由于此次校舍重建是质量责任终身制,虽然大多数灾区校舍的重建皆为“交钥匙工程”,但援建单位往往非常谨慎,征求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意见后才会作出决定,汶川一中外墙涂料就是一例。

  日前,汶川一中校内的风雨运动馆已经在准备最后的屋顶吊装。这个拥有室内游泳池以及室内篮球馆的运动场馆的屋顶采用钢结构框架,局部镶嵌玻璃,使太阳光可以从屋顶直接照进馆内。另外按照设计,室外的400米球场跑道将采用国际标准的混合材料,符合国际田径比赛的要求。

  对于汶川当地要求教育配套设施4000万的费用,广东省援建指挥部考虑到曾经的校舍仍然有完好的教育设施,经双方协商已经降至2500万,且这笔费用目前仍未完全确定,一旦确定,整个汶川一中总投入将达到3亿元。

  日前,阿坝州州长吴泽刚、汶川县委书记青理东、广东省工作组组长陈茂辉等政府官员在查看一中工地时表示:汶川一中工程的占地之广、规模之大、投资之多、工期之紧、速度之快等方面在援建项目中均称得上是“惊人的”、“创纪录的”,充分体现了援建灾区的“广东速度”和“江门速度”。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链接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