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他在收获快乐

  新疆兵团沙井子垦区检察院朱红兵是一个乐观、豁达的人。作为院办公室主任他是一个管家,院里的一切杂务都让他梳理得井井有条,就连院子里的小菜地什么时候施肥浇水他都料理得得心应手。但同时他还是一名称职的干警。

  朱红兵记得自己办过的一个案子,犯罪嫌疑人王某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都说捉贼要拿赃,你们检察院找不到我收受的现金,能把我怎么样。”搜查的那天,干警们从他家翻出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高档烟酒,但就是没有搜出现金和存折。王某气定神闲地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眼神里透出一丝得意,瞄了一眼卧室的床头柜。这个不经意的眼神没能逃过朱红兵的视线,他故意问:“那个床头柜看了没有?”王某听到这话,手微微地抖了一下,这下朱红兵心里有底了,他立刻把床头柜搬到王某的面前仔细地翻找起来,柜子的三个抽屉后面有夹层,当从里面取出5万多元现金的时候,王某脸色煞白地瘫倒在了地上。

  1999年2月,初春的夜晚乍暖还寒,天空已布满星斗,格外耀眼。过了晚上11点,团场的职工大多都进入了梦乡。而这时朱红兵却换上厚厚的棉衣,开着车驶向二团四连证人刘某家。朱红兵敲门,房门没开,只听里面问:“是谁?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我想买你家养的猪,白天找不到你,只有这会儿来了!”门刚打开一道缝,朱红兵赶紧挤进去,亮出工作证,说道:“我们是检察院的,今天找你调查点儿事。”刘某沮丧地说:“哎!真是佩服你们,我们夫妻俩躲藏了半年多,还是让你们给找到了。”原来,自从这个案子开始立案侦查后,案件的30多名证人慑于犯罪嫌疑人家里的权势,不愿作证,千方百计地躲避检察院。为了找到案件证人,朱红兵昼伏夜出,蹲点守候,挨饿受冻,在20天的时间内找到所有的证人。直到今天当同事回忆起来,大家都佩服地说:“案件能顺利侦破,朱红兵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0年4月的一天,朱红兵外出办案,带着犯罪嫌疑人回来的途中,汽车出了故障抛锚停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沙漠腹地,眼前是戈壁,脚下又是化冻的泥浆,没有方向和路标,这样的境况不能不让人心慌气躁、灰心丧气。关键时刻,朱红兵挺身而出,凭借着多年开车的丰富经验,找准了回家的方向,带领同去的4名干警推车徒步前进,一天里只吃了一顿饭。一路走走停停,气喘吁吁,汗水顺着头发、脸颊一个劲儿地流淌,十几公里路走完后,他们已是饥肠辘辘,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泥巴,鞋子被黄泥巴糊得满满当当,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就这样他愣是凭着坚韧的意志,忍饥挨饿,带领同事们安全地把车和犯罪嫌疑人带了回来。

  2006年是朱红兵最忙碌的一年。春节过后,沙井子垦区检察院先后立案查处了3起共同贪污案件。这3起案件立案查处的间隔短,任务重,案件呈现出犯罪事实多,涉案证人多的特点,单一个案件的证人就多达四五十个。朱红兵既要负责犯罪嫌疑人的看押等安全保卫工作,又要做好证人的传唤工作。时值六月,暑热难当,为保证及时传唤证人作证,一天之内他要往返开车十几个来回,行程三四百公里。一个星期下来,人明显地消瘦了许多,对此他毫无半点怨言。当他向朱平检察长汇报工作时,朱检看着满眼血丝一脸疲惫的他,眼睛都湿润了。

  由于案件侦查任务大,院里的办案车辆紧张,朱红兵把自家轿车的钥匙塞到了办案人员的手里:“这段时间院里忙,车不够用,我家车闲着,院里先用着吧。”

  (李海洲)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