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警惕景区申遗的“后遗症”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3日09:04  大洋网-广州日报

  “重申报、轻管理,重开发、轻保护”,本末倒置让世界遗产“产”而不“遗”,最终加速了遗产的破坏,让“申遗”成为反讽。

  8月1日,“中国丹霞”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丹霞”六地共为“申遗”花费十几亿元,中国丹霞申遗专家组组长、中山大学教授彭华表示,这些钱花得值。“申遗”成功后,除旅游经济发展之外,品牌提升、美誉度提升、环境改善所带来的其他项目投资,外围城市和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等,会得到更大的收益。

  经济、文化发展同质化,是久治不愈的社会燥热症。人云亦云,人有我有,争先恐后,一哄而上,是其综合表现。经济建设如此,在经济夹迫下的文化建设更是如此。从“节庆文化”、“名人故里”到方兴未艾的“申遗热”,莫不如是。根据建设部统计,目前中国有包括杭州西湖在内的35个项目正式备选申遗,而各地提出申遗的已经排队到下个世纪。

  “申遗”本是好事,在言必“接轨”的情势下,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名录,实乃“接轨”之举。更进一步,倘若“申遗”成功之后,能够严遵1972年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之主旨——联合全世界的力量,保护全球最珍贵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使之世代传承,永续利用——善莫大焉。

  而察探国内“申遗”之初衷,庶几与“名人故里之争”如出一辙,背后都贴着“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八个大字。遗产、遗产,就是要“产”——经济产出。一登龙门,身价百倍,山西平遥古城、云南丽江等“申遗”成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应,刺激了地方政府,于是蜂附云集,日渐逼仄的“申遗”路上熙熙攘攘。“革命尚未成功”的孜孜以求,哪怕等到下世纪;“申遗”成功的,开始打起小算盘,择定门票升价的黄道吉日。

  俗话说,靠山吃山。坐拥上天留给人间的自然遗产,沾点光,赚点钱,改善一下地方财政,无可厚非,只是目的一偏,问题就来了,“申遗后遗症”便是一端。巨资“申遗”,必然挤占公共投入,减损公共福利,这是政府“申遗”之举最易激起群情的议题。医疗、住房等暂且不议,单说教育,教育投入占GDP 4%的目标迟迟未能实现,而“申遗”不惜血本,两相比照,很容易授人以不分轻重缓急之柄。事实上,“申遗”也未必是经济的“兴奋剂”。

  只求产出的“申遗”,必然出现买椟还珠之怪象。“保护”是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天然使命,印度为保护泰姬陵,不惜闭门谢客。而一旦动机不纯,保护难免沦为附庸,遗产的命运就与公园里拴着链子、拔掉牙与游客合照的老虎毫无二致。出于旅游创收的需要,过度的旅游开发和人为改造,几乎是国内“世界遗产”的宿命。张家界武陵源、泰山、曲阜三孔、武当山等,都曾因类似原因受到联合国专家的警告和质询。“重申报、轻管理,重开发、轻保护”,本末倒置让世界遗产“产”而不“遗”,最终加速了遗产的破坏,让“申遗”成为反讽。

  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文化与自然遗产不因“申遗”而变得更美,更有内涵。因此,对老百姓来说,“申”与不“申”关系不大。如果“申遗”意味着涨门票,意味着同样的风景要掏更多的钱才能看到,意味更多的穷人被高贵的门票拒之门外,那么不“申遗”更合算。与其花大钱在“申遗”路上挤得头破血流,不如配合国民休闲旅游计划,还自然遗产于民。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