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卫生部直接调查圣元“早熟门”背后三大疑团待解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3日10:54  石家庄日报

  卫生部直接调查圣元“早熟门”

  湖北会诊结果为不一定是性早熟,但遭家长质疑;事件背后三大疑团待解

  圣元奶粉疑致婴儿性早熟事件又有新进展。继之前卫生部责成湖北地方展开调查之后,昨日开始直接介入调查,委托有关技术机构对相关奶粉样品进行检测,并成立专家组对婴儿性早熟个案进行专题研究。针对消费者“送检无门”的反映,卫生部表示卫生部门接到举报后应组织检验。

  进展湖北专家会诊 未确认“性早熟”

  11日,按照卫生部的安排,湖北省卫生厅组织专家组对圣元“早熟门”3名女婴进行了一次集体会诊。当晚9时14分,会诊专家组向3个家庭宣布了相同的会诊结果:“会诊数据都没有问题,是单纯性的乳房发育,不一定是性早熟。”

  专家对仅4个月大的女婴做出的诊断结果是,其雌激素值在成年女性的正常值范围内。

  对此,多名正在武汉市儿童医院就诊的孩子家长则表示:“大家现在最关心的其实是两个问题:一是乳房发育过早不等同于性早熟,那么发育过早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二是奶粉里到底有没有激素,有多少含量的激素。”

  卫生部直接调查

  婴儿性早熟个案

  据卫生部12日的最新消息,应湖北省要求,卫生部正在直接调查婴儿性早熟个案。卫生部已委托有关技术机构对湖北省从患儿家中和市场上采集的相关奶粉样品进行检测。

  同时,卫生部已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牵头,成立由内分泌、儿科、妇幼、食品安全等领域9名专家组成的专家组,会同有关地方,对婴儿性早熟个案进行专题研究。

  质疑

  “奶粉疑致婴儿性早熟”三大疑团待解

  疑问一:“性早熟”是否与奶粉有关?

  继武汉有3名女婴被发现有“性早熟”症状后,近日又有河南郑州、广东广州、湖南株洲等地多名女婴被发现乳房长有硬块,被认为具有“性早熟”的特征。

  不同地方出现的“性早熟”婴儿是否都与奶粉有关?

  “奶粉疑致婴儿性早熟”事件发生后,相关领域专家意见并不一致。“从医学角度看,儿童性早熟成因复杂,尚且不能断定患者与特定的食物或者环境之间到底有多大关系。”内蒙古农牧学院首席研究员卢德勋认为,要加大对性早熟问题的调研,可以通过对动物做实验,研究食物对性早熟的影响。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陈晓波表示,从近年门诊来看,性早熟病例本来就有所上升。

  究竟多个地方出现的“性早熟”婴儿是否与奶粉有关?人们期待有关权威部门给出调查检测结论。

  疑问二:奶粉是否允许含有激素?

  关于奶粉是否允许含有激素,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两种似乎矛盾的说法。

  一些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激素属于药物,而牛奶作为食品,是一点激素也不应该有的。记者注意到,在新近制定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乳粉(GB19644—2010)》中,并没有提及关于雌激素的检测项目。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也明确表示,奶粉里不允许检出雌激素。

  “所谓的不允许检出雌激素是指不能检出人为添加的合成雌激素物质。”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研究员王树槐解释说。

  卢德勋研究员认为,牛奶里含有微量的雌激素是很正常的,不会对人体产生影响,所以不必恐慌。

  那么,多少激素含量才是安全的呢?记者并没有找到答案。不过据介绍,关于奶粉中激素的检测方法和标准已制订,经过相关机构审核批准后,预计最快在几个月内就会颁布该项技术标准。

  究竟奶粉中是否允许含有雌激素?如果允许有的话,“微量”的标准是多少?种类是哪些?消费者期待相关权威部门作出进一步明确的解释以消除疑虑。

  疑问三:消费者“送检无门”谁之责?

  有媒体报道,消费者想检测奶粉是否含有激素,却遭遇“送检无门”。对于怀疑有问题的食物,消费者究竟能从何得到权威、专业的答复?卫生部有关负责人对此作出了回应。这位负责人说,根据食品安全法的规定,食品行业协会等组织、消费者可以委托食品检验机构对食品进行检验,但应委托有资质的检验机构。

  但这位负责人同时指出,由于种种原因,现实中可能存在检验机构不接受个人送检的情况。比如有些检验机构确实不具备送检项目的检验资质和能力;一些检验机构担心样品来源,怕有一些目的不纯的送检;还有怕承担法律责任,不想陷入纠纷等。因此检验机构更多是接受生产经营者或组织的送检。

  这位负责人说,如果消费者遇到“送检无门”的情况,可以根据法律规定向卫生部门举报疑有问题食品,卫生部门接到举报后应组织进行检验。

  ◎反思

  食品安全检测的

  “被动”与“缺位”

  武汉多名婴幼儿疑似性早熟,怀疑是食用的奶粉中含有激素所致,随后山东、江西、北京等多地也出现同类案例。此次有关奶粉是否含有激素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而奶粉激素检测问题随之吸引各方视线。

  当地质监部门曾表示,只有部分激素项目能做检测,比如黄体酮等。有些激素即使是理论上可以检测,但也缺乏检测标准。事件发生后,农业部紧急组织研究制定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奶及奶制品中三种雌激素检测方法,并提交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审查通过。

  但有关人士表示,这次奶粉雌激素检测的标准是临时制定的,检测项目此前没有先例,属于探索性检测。同时,对于奶制品雌激素的检测,国内至今尚无获得相关资质的检测机构。

  近年来,食品安全检测“被动”与“缺位”的事件时有发生。如对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的调查发现,大量问题奶粉得以在市场上通行无阻的原因之一,就是当时国家婴幼儿奶粉标准中没有对三聚氰胺的检测项目。今年7月初麦当劳麦乐鸡事件中,有关方面也表示,以往对麦乐鸡的日常检测项目包括亚硝酸盐、苏丹红等,引起质疑的聚二甲基硅氧烷和特丁基对苯二酚不在日常监测项目之列。

  人们关心的是,食品安全的形势如此严峻且时刻变化,监管的方式和手段能否不再频频陷入被动的尴尬。食品安全监管、检测面向老百姓的餐桌,要体现即时动态监管,不能总是跑在食品安全形势的“后面”,一面解释,一面临时出台新的检测项目。

  如何编织起严密的食品安全监管网络,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据新华社、第一财经日报等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