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出版发行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16日07:00  深圳特区报

  

《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出版发行
《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于幼军 著广东省出版集团出版

  深圳特区报讯 “蛰伏”两年多,潜心研读著述,于幼军近日推出了新著《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由广东省出版集团出版发行。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于幼军就与人合写了《社会主义四百年》。该书独特之处,在于以中国人熟悉的章回小说的形式,讲述了自1516年英国人莫尔发表空想社会主义首部著作《乌托邦》以降,至马克思恩格斯携手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指导并推动欧洲各国工人运动风起云涌的历史过程。那个年代,正是以金庸、古龙、梁羽生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风靡社会的年代,年轻人都爱看武侠小说,于幼军也不例外。而于幼军在写作《社会主义四百年》时,正是这些武侠小说的叙事方式结构,给了他许多启发。从每章的标题到内容叙事,《社会主义四百年》那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表述方式赢得了读者特别是青年人的普遍欢迎,当年即获得全国优秀畅销书奖、广东省第三届优秀社会科学研究成果二等奖(一等奖空缺),1988年又获第二届全国通俗政治理论读物一等奖,被誉为“广东出了一本好书”。

  一炮打响,欲罢不能。1993年9月,两位作者又推出了《社会主义四百年》之二,向人们讲述了列宁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付诸实践,领导俄国十月革命取得胜利,斯大林主政期间捍卫和巩固苏维埃政权、继续推进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发展,以及五四运动前夕社会主义思想传入中国这段历史过程,再次引起热烈反响。

  光阴荏苒,时隔18年,于幼军独力续写了《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鉴于世界社会主义思想和运动兴起迄今,已有将近500年的历史,作者在推出这部新著时,将丛书更名为《社会主义五百年》,并对前两卷进行了较大幅度的增补修改,分别命名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和《社会主义从理论到现实》。每卷各增加了10多万字,吸收了国内理论界、史学界研究的新成果,增加了不少生动有趣的新史实,融入了作者这些年来对社会主义理论及运动实践的新认识、新感悟,着重加强了对社会主义理论家的思想评述和社会主义运动历史经验教训的反思总结,还配上一批珍贵的历史图片,增强了思想性、学术性和可读性,与《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一起推出。

  作为丛书的第三卷,《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沿袭了前两卷所采用的中国传统文学章回演义的体裁风格。在内容上,则从前两卷的以社会主义思想史为主线,调整为“四史合一”,即将中国的社会主义思想史、社会主义运动史、中国共产党历史和中国近现代史的有关内容熔于一炉,以文学的笔调娓娓道来,使之更为丰富生动,也更为广阔深刻。同时,该书更加注重理论述评。对于书中所涉及的主要人物、重要思想和重大历史事件,作者在尽可能广泛充分地收集、掌握和消化相关的理论著作和史书资料,借鉴汲取国内理论界及史学界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自己多年的感悟和思考,一一作出分析评点,道出自己深思熟虑的认识见解,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和肺腑之言。通过这种以史带论、史论结合的表现方式,全方位、多层次和生动细致地描绘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代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运用于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创立了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社会思想在内的新民主主义理论,指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成功,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在经济文化十分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度努力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为实现人民解放、民族复兴和社会主义理想信念不懈奋斗的壮丽画卷,展现出从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至1965年“文化大革命”发生前夕这40多年间,中华大地发生的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历史篇章。

  在写作本书的过程中,作者始终遵循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员应有的实事求是、独立思考和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原则,秉持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党的事业负责的态度,务求不囫囵吞枣,不人云亦云,更不去说对不起老百姓、经不起历史考验的虚假空疏之言,务求对这一段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历史过程作出系统回顾与冷静思考,客观深刻地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正本清源,以史为鉴,资政育人。为此,从2008年10月起连续两年多,作者努力排除一切烦恼干扰,过着鲁迅先生所说的“文学与出汗”(读书写作和运动锻炼)加“清茶淡饭”的简单而充实的生活。在大部分时间里,作者每天上下午都在北京紫竹院公园边上的国家图书馆一房间里,埋头读书,查阅资料,潜心思考和写作,从头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及其他相关书籍论文史料等约三四千万字,写下了几百万字的读书笔记及文献摘录;研读写作之余,又“踏破铁鞋觅芳踪”,先后踏足上海、浙江、江西、福建、陕西、宁夏、甘肃、四川、安徽、河北等省市区的革命老区和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白天实地察看、收集资料,晚上请教当地的老前辈和专家学者或整理读书笔记,取得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为该书的创作奠定了丰厚坚实的基础。去年5月脱稿后,还送请30多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权威专家以及老一辈革命家的后人亲属等审阅把关和征询意见,根据这些意见进行认真修改,数易其稿,终于付梓。

  值此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之际,于幼军的这部50多万字、堪称心血之作的《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出版发行,其价值和影响究竟如何?着实值得广大读者期待和评判。 (越文)

分享到: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