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赴莞勤工俭学变形记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3日08:11  南方都市报 微博

  

赴莞勤工俭学变形记

  调查眼

  读书不用交一分钱?贵阳一中职学校号称半工半读,不用学生交学费,三年学制学生大半时间却在东莞工厂打工,更被指实为中介,并克扣学生工资、侵吞国家助学金,该校领导对学生指控一概否认。贵阳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已对该校作出行政处罚,要求暂停招生,退还多收费用,给予校领导警告处分。

  入学遭遇

  开学第四天即到工厂“实践”

  21岁的祖蓝之家在贵州贫困山区。2007年,初中毕业的祖蓝之没考上高中,家里也负担不起高中学费。一个偶然的机会,祖蓝之看到了一份“贵阳市国防学校北院”的招生广告简章,称不用交学费就可以读中职学校。

  记者在该校的招生简章和网站上看到,该校自称是具有科技含量和国防特色的中等职业学校,1999年开始创办,后“贵阳市国防学校北院”和贵阳华海中等职业学校合并为教育集团。但按祖蓝之等学生的说法,该校之前名为“贵阳市国防学校北院”,后改名为贵阳华海中等职业学校。

  见不用交学费就可以读书,祖蓝之十分心动,很快就到学校报名,就读了该校的计算机专业。报名时,祖蓝之交了850元的保证金,学校称入校一年后可以退回来。最终,这笔钱没有退到学生手中。

  报名时,祖蓝之跟学校签署关于入学零收费及就业的协议书,其中规定学生三年在校期间,充分利用寒暑假等时间去勤工俭学,所得报酬作为学生读书的学杂费、生活费等费用,并提到三年时间授课理论课时不低于1500课时。

  2007年5月23日,祖蓝之入学了。可没想到的是,才入校4天,祖蓝之和其他60多名同学却被学校老师安排到东莞市清溪镇的鸿奇电子厂勤工俭学。虽然是勤工俭学,第一次就长达7个月之久。

  “哪是什么勤工俭学。做的都是流水线的工作,经常加班,差不多每天都要12个小时。”更让祖蓝之想不通的是,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由带队的老师代领,学生少的只拿得到50元,多的也就两三百元。

  在由学校制作的名为陈秀妹的勤工俭学班学生费用一览表中,记者看到陈秀妹在第一个月工资97元,自己领了50元,第二个月1482元,自己领了80元。在2007年7个月的勤工俭学中,她的工资是6225元,自己只领取了1298元,其他的都被带队老师领走了。就这样一直工作到2008年初,祖蓝之和其他同学才离开了工厂。

  迷失流水线

  回校半年又回东莞打工

  2008年3月份,祖蓝之回到学校,开始了第一堂课。一周姓同学表示,上课就是摆弄那些破旧的电脑,有些是坏的,根本都不能用,有同学问问题老师都答不出来。

  虽然没学到知识,令祖蓝之惊讶的是,毕业的时候还拿到了一个中等的计算机职业技术资格证,但“其实我从来都没去考过这个证”。暑假结束后,2008年9月,祖蓝之跟她的同学又开始勤工俭学,还是在东莞清溪。跟第一次勤工俭学一样,祖蓝之还是在流水线每天上班12小时左右,自己领取少得可怜的薪水。

  在工厂勤工俭学的学生透露,有时候工厂订单多,学校就要求学生勤工俭学的时间长一点。2008年金融危机,工厂接不到单,有的学生原定6个月的勤工俭学缩短为3个月。2009年初,有些学生没有被安排假期没能回家,是在工厂过年。

  春节后,2009年3月,祖蓝之坐在了课堂上,那也是她最后一个在校上课的学期。暑期结束,2009年9月,祖蓝之到了东莞东坑镇富东电子厂打工。学校称这次打工为毕业实习,而不再是勤工俭学。2006年6月,祖蓝之拿到毕业证和中等计算机职业技术资格证,从学校毕业。

  毕业后,跟大多数同学一样,因为人多地熟,祖蓝之选择回到勤工俭学的工厂打工。只是这一次,她可以自己领到足额工资。“三年时间,光给学校打工了,什么都没学到,还不如自己早点出来打工。”看着两个证书,祖蓝之愤愤地说。

  祖蓝之等多名学生表示,该校名为学校,其实注册了劳动派遣公司,实为中介。

  还账困局

  “最终都会欠学校钱”

  虽然毕业了,祖蓝之和学校的账却没有算清。学生在入学时,学校会制定一份费用一览表,在毕业时将学生应交费用减去学生打工报酬和3000元的国家助学金,最终会得出学生欠学校的钱。在记者采访的十多名学生中,均表示不管学生三年时间打工时间长短,最终算账时都会是欠学校的钱,而不是学校该退钱给学生。

  学生们表示,少的要补学校几百元,多的数千元。学校称不补钱就不给毕业证,不少学生继续为学校打工,赚钱还账。

  在陈秀妹的学生费用一览表中,其第一年的支出共7361元,包括学杂费3100元,装备费1200元,以及进厂期间的生活费每天10元。2007-2008学年中陈秀妹离校进厂226天,生活费是2260元。

  根据国家政策规定,中等职业学校全日制正式学籍的在校一、二年级所有农村户籍的学生和县镇非农户口的学生以及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可领取两年共3000元的助学金。但这笔钱,学生们从未拿到手。

  去年6月份毕业时,祖蓝之联合了其他100多名学生集体维权。到贵阳市财政局、物价局、教育局等单位反映情况。在贵阳市财政局和物价局的书面回复中,均将相关情况转到了贵阳市教育局,由该局处理。

  除此之外,学生们还制作了名为“教育呼唤良知”的视频,直指学校将他们送到工厂打工,浪费三年青春,并在今年9月10日教师节这天,将视频上传到多个视频网站。记者昨日搜索发现,除爆米花网外,其他视频网站的视频已经被删除。在视频中,维权学生指控学校七宗罪,如违规招生、强迫进厂实习、强迫学生长时间实习、做假工资单克扣学生工资、代收及骗取国家助学金、滥收费拒开发票和违规贩卖毕业证等。

  学校

  没克扣工资,是冲抵学杂费

  针对维权学生的指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贵阳市国防学校北院校长周天华否认克扣学生工资,并给记者发来长达4500多字的回应。

  在周的回应中,其称学生的实际收入还超过了实习所在工厂里的正式员工。周天华举了2009年8月学生们在富东电子厂“勤工俭学”时的工资作为例证。

  “当时实行的是小时工资制,每小时5 .5元,包吃包住,每月保底计工资的时间为260小时”,周天华表示,实行小时工资制度的目的,是保证学生在企业缺单的时候拿到保底工资,而原则是小时工资加伙食费必须不低于正式员工。按照周天华的算法,学生的计时工资至少可以达到1430元,再加上在工厂里包吃住的210元生活费,学生们的实际薪酬待遇就是1640元,而当时富东厂里的正式员工在同样工作时间里的工资还不到1500元。

  周天华承认,学生的工资大部分用于冲抵学生在学校期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等。“至于‘勤工俭学’时间的长短,则取决于学生自己。”

  对于学生们称学校骗取国家助学金的说法,周天华也是坚决否认,称“骗取国家助学金是犯罪行为,不会做”。周天华称,每人两年3000元的国家助学金确实没有发放到学生手中,但学校方面并没有侵吞,而是已经把助学金发给学生交纳生活费了,两年3000元的国家助学金均进入学生个人账户,已经计入收入核算,学校也开出了以生活费为名义的收据。

  贵阳市教育局

  已要求该校暂停招生

  昨日记者联系了贵阳市教育局民办教育处。在电话采访中,该处负责人表示,教育局对此事所涉及的组织未成年人打工、工作时间和报酬、学费收取等问题进行了初步调查,近日已经向贵阳市国防学校发出了行政处罚告知书,要求该校暂停招生,同时要进行整改。责令学校将多收的办证费退回,同时对多收的外联费等其他收费作出说明,不合理的部分要退回。不过,目前贵阳市国防学校正在对此处罚进行行政复议,相关的法律程序尚未完成。

  哪是什么勤工俭学。做的都是流水线的工作,经常加班,差不多每天都要12个小时。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由带队的老师代领,学生少的只拿得到50元,多的也就两三百元。

  ———学生祖蓝之

  学生的工资大部分用于冲抵学生在学校期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等。至于“勤工俭学”时间的长短,则取决于学生自己。

  ———贵阳市国防学校北院校长周天华

  (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卫学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