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

2013年07月31日02:19  金羊网-新快报

  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蓝昊期待自己的汉字同源词典能够早日和记者见面。本版图片/侯鹏飞(部分为受访者供图)

  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蓝昊的书桌上经常摆满各种字典。

  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蓝昊在研究汉字同源词时的手稿和一些成型的词典电子版。

  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

  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

  德希混血儿痴迷粤语

  ■新快报记者 侯鹏飞

  汉语狂人在研究汉字之前,主要研究宇宙和黑洞。

  现在,七年研究,汉字成了他眼中的“世界语”,他希望用汉字标注诸如德语等的他国语言。

  蓝昊的本名是Sky Darmos,他是德国和希腊混血儿。作为一名重度逻辑主义者,他很少无端端地,去做没有任何目标的事情。但是,如果真容许例外的话,全身心地,在如山汉字中发掘其它语言的同源词,于他而言,再理所当然不过。

  林和村以劳代资的地产洋主任

  每个很牛的人,都有不同寻常的过去,包括自裱的,也包括被镶金的。

  但是蓝昊没有,无趣到就连他自己都不愿过多着墨,话题直接就飙到了2006年年中,亦即他刚来中国的那会儿,而且在这之前,他已经学了半年中文。

  至于目的,简单得很,就是见网友。蓝昊说,那是他第一次来中国。

  后来,他去了佛山,又辗转来到了广州,“归隐”在东站附近的林和村附近,不过这已经是去年4月的事情了,而且他也只在那里呆了一个月。

  七拐八弯,广州迷宫般的城中村,夹杂在城市的繁华中,降低了年轻人融入城市的门槛,并给他们提供了孕育梦想的基地,在东站林和村附近同样如此,沾益直街走到底的一家房屋中介就曾承载过蓝昊的梦想,汉字化德语的梦想。

  虽然地方不太好找,但是辨认蓝昊不是一件难事,高鼻梁的欧洲人面孔,是他再好不过的名片,而且当时的头衔,听上去也还算霸气——行政主任。只不过,他平时的工作也就是帮同事打几个电话,中介公司不在乎给他这份工,因为不用给工资,两厢情愿的是,蓝昊那段时间还真不在乎工资,食宿全包是他看重的最大福利。剧情更丰富的是,这份工作并不是蓝昊自己找的,而是因为住着中介的旅馆,但他后来没钱付房租,所以就以劳代资,成了其中一员。

  初见蓝昊,地点安排在了他所在的地产中介。他很热心,但不是热心租卖房子,而是解释自己的研究成果。就着一张A4白纸,他一边写下黑压压的一堆繁体字,一边解释着汉字与德语等欧洲语言的关系,旁边的三两个同事,少有的,都处之泰然。

  在地产中介上班,除了可以解决最基本的食宿之外,让蓝昊满意的,还有上网很方便,进门左边两个位置中,就有一台他专用的电脑,不过,说是专用,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台。

  在A4纸没有地方再起笔之后,蓝昊索性把电脑转了过来,打开Face-book,继续展示已经放上网的词条。据了解,他登录境外的那款翻墙软件,还是朋友给他用的,虽然非常影响网速,但是于他而言,不用额外付费,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了。

  穷则思变。为了帮补日常花销,蓝昊曾在琶洲做过一次中希翻译,还零零碎碎从朋友手里,接过几单英德笔译的活,每张收费5元,以至于当时若能在周围的林记美食店,吃上一顿8元的快餐,都足以让他有理由在社交媒体上浓墨重彩地记下一笔。

  守着天河近在咫尺的物质繁华,蓝昊很显然只是过客;但是,在汉字研究方面,他延续了数年的激情,依然迸发,并在这期间认识了赏识他的朋友,后者给他提供了不少帮助——给他买新衣服,带他看牙医,给他笔记本电脑,甚至提供零用钱,以至于在去年10月返回欧洲的时候,就像发表获奖感言似的,蓝昊在Facebook的一段离别感言中,按照时间顺序,感谢了一大堆人。

  “如果唔可以通過硏究發達,我寧可窮一生”

  他的理想:掌握汉语,走遍天下

  若问蓝昊对哪门语言最熟悉,他会给出德语、粤语、普通话、希腊语的“奇怪”排序,粤语的靠前排位,尤其让人好奇。

  对于个中理由,蓝昊未作过多陈述,他用一个例子做了自己行为合理性的解释:“譬如我食斋,但唔系因为我好爱动物,系因为我觉得好似猪、牛、猫、狗等嘅哺乳动物脑子结构上同人嘅差唔多,所以佢哋一定会感到痛,一定会有感悟,所以原则上理论上佢哋同人系同等嘅,无啦啦咁监禁佢哋违反逻辑。我唔会做啲自己解释唔到嘅嘢。”

  同样也是在合理性的权衡之下,早在2006年,蓝昊决定以后只写繁体字;再后来,在磕磕巴巴完成与澳门一个朋友的交流之后,他又决定:生活中尽量只说粤语,并特地在电脑上装了轻松粤拼输入法。

  现在,在电脑旁,蓝昊随时摆着诸如《汉字源流词典》、《广州音字典》和德文词源词典《KLUGE》等一摞厚厚的参考书,对于自己专注领域,他说:“我学中文一开始就有汉字化西方语言嘅谂法,因为我见到粤语同埋普通话都可以用相同嘅汉字写,读音唔同,字形一样,仲系按照词源添!我一发现呢个高技术嘅记载系统就觉得中国人好犀利。我就谂咁样嘅高级词源记载工具用喺国际跨语研究上会好有意思。”

  汉字化其它国家语言,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用汉字来标注诸如德语等的语言,但这不是类似“爱老虎油”对“Iloveyou”的简单谐音,而是通过研习每个词语之间的历史和演变,然后在另一门语言中找到相应的同源词。举例来说,幸运的德文叫Glück,英文同源词为luck,根据粤拼luk,其汉语同源词应该为福禄的“禄”。

  “不过有啲人因为冇学过汉字,所以唔了解汉字嘅优点。甚至有啲中国人唔知道汉字系可以用嚟写好多种语言,可以用嚟统一唔同语言,可以用自己嘅母语嘅语音读用汉字写嘅其它语言。”对于汉字长处的边缘化,蓝昊由是感叹到。

  研究多年,临到出书卡了壳

  有如词典编纂,除了学识,还考耐心,尤其是与世无争的淡定。

  经过几年的研究,蓝昊已经找出了3084个汉字同源词,每个条目还加上了十多种语言的读音、词汇列表和含义比较。现在,他希望找间出版社,将所有词条集结成书,但是理想却又对此被资金和市场等的现实延宕,经朋友介绍联系上的一家深圳图书公司,只答应给他出电子版,并称只有在市场反应不错的情况下,才会出纸质版。

  对于这样的结果,蓝昊很失望,也不服气,或许,于他而言,只有在摩挲着书皮的时候,才会有满满的幸福感,更何况若是被盗版,他担心到时给不到自己应有的回报,因为如此,他像是给自己做出保证一样,说,“如果出版社唔肯支付全部费用,我就打工几个月先,挣到钱就出版。”

  事实上,在出版业高度市场化的今天,前述图书公司的担心并非不无道理,相比于心灵鸡汤和励志暴富类的畅销书,人文史哲类书籍都只能算作冷门,更不用说切入点更窄的“汉字化德文”书籍。

  可不是,原本定在7月出书的计划最近又黄了,蓝昊说他能做的,只有等待,可以说是等待出版社的善意,等待伯乐的赏识,也或者说,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等待什么。

  最近,蓝昊换了QQ签名,称“书写得越来越好”,这是自勉,也是源于对理想的执着,以及他曾对诸如复旦大学教授严实、《汉语与北欧语言》作者高晶一,以及《中国人应该这样记单词》作者张思泽等中国学者的单方面约定。

  现在,为了扩大影响,蓝昊在朋友的帮助下,建立了名为“秦羌”的网站,分享自己汉字化德语的研究成果,并于近日在张思泽的建议下,在新浪开通了微博。

  或许,对于一个26岁的男孩,他急切想用诸如出书等可以看得见的实物,来仪式化过去的付出,为穷经皓首的执着和茕茕独行的坚忍划个句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蓝昊说,在汉字化德语的书籍出版之后,他还要出版“规范汉喃文”和“德粤-粤德词典”等的书籍。

  人生三十而立。蓝昊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明志:“我生活就系为咗研究,如果我唔可以通过研究发达,我就唔使发达,我宁可穷一生。”

  (原标题:汉字在他眼中就是世界语1)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政治局: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 体育叶诗文200混意外仅第4 自责:对不起教练
  • 娱乐传谢霆锋恋上周迅 张柏芝吃醋远走加拿大
  • 财经女商人14年间从打字员到坐拥上千亿煤矿
  • 科技国美炮轰苏宁线上线下同价:短期做不到
  • 博客医生妻子:被摔2岁女婴送治时已无希望
  • 读书2013新浪好书榜半年榜谁拔头筹
  • 教育为抢高分生北大清华掀千万级奖学金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