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之家”等四网站涉买卖婴儿

2014年02月28日10:49  京华时报 微博

  京华时报记者袁国礼

  2月19日,圆梦收养送养之家(下称“圆梦之家”)创立人、网名“离愁”的周代富被抓,“2013·7·03”特大网络贩婴案告破。周代富、兰晓青等主犯落网,1094名嫌疑人被抓,解救被拐卖婴儿382名,圆梦之家、人人要我、收养吧、中国孤儿网等4个涉嫌买卖婴儿的网站被摧毁。

  警方称,周代富等人以设立网站、即时通讯群组、网店等方式搭建非法交易平台,组织贩卖婴幼儿等提供“一条龙”服务,从中谋取暴利,已经严重侵害婴幼儿的身心健康,涉嫌拐卖儿童罪。

  创办者与老婆情人均落网

  21日晚近10点,3辆警车驶入四川省公安厅,网名“离愁”的周代富被便衣警察押下车。

  周代富最后一次在圆梦之家发帖是19日10点26分,内容是“恭喜恭喜东北群哈尔滨华收养成功”。也许是意识到危险,家在四川自贡的周代富当天将手机放在家里,电脑开着,把汽车扔在一个偏远的地方,逃到西安。但在当晚全国警方的统一抓捕行动中,周代富仍然没有能逃脱,他和老婆“小草”兰晓青被陕西警方抓获。当天被抓的,还有网站的其他管理人员,包括其情人“离忧”汪红静。

  2013年7月6日《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中,“离愁”号称“圆梦之家”是“中国首个私人民间收养组织”、“灰色公益组织”、“和法律打了一下擦边球”。最终,周代富擦枪走火。

  通过淘宝交易80余万元

  27岁的周代富略显瘦弱,四川宜宾人,初中文化。婚后来到妻子所在的自贡市,住在岳父家自建的三层楼房。与他们同住的包括其4岁的儿子、兰晓青的父母以及周代富的弟弟。所谓的“中国首个私人民间收养组织”就是由周代富在这座简易楼房里操纵的,其妻子兰晓青和情人汪红静,都是他的帮手。

  “圆梦之家”网站和一些QQ群最早设立于2007年,周代富说,他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收养孩子,但从2012年认识了“石林”后,性质就变了,“想在里面赚钱”。周代富向四川警方交代,他一共只赚了30万左右。但据警方初步调查,周代富仅用淘宝网店的交易额就达到了80余万元。

  捐赠系变相贩婴中介费

  警方调查发现,“圆梦之家”有一套固定的流程:想要收养和送养孩子的人先在网上发帖,发现符合要求的孩子信息后,就会要求加入QQ群。双方通过QQ联系,谈好价格以及送养的方式,再电话联系交接。为掩人耳目,周代富开了一家淘宝网店,名义上是卖黄金珠宝首饰,实际上买卖婴儿。买家通过支付宝拍,“因为买家怕被骗,就要求用支付宝支付”。

  据警方调查,周代富除了利用“圆梦之家”网站和QQ群贩卖证件牟利外,还向送养、收养人收取捐赠费。对此,周代富解释称,这些钱都是别人自愿捐赠的,作为网站服务器的租赁和域名的续费,他没有赚钱。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周代富没有说实话,“捐赠费实际上就相当于贩卖婴儿的中介费”。

  27地警方开展统一抓捕

  记者昨天登录“圆梦之家”网站,上面仍有大量送养和收养的信息。记者发现,一般送养人主动提出要钱的不多,收养人会提出给补偿。警方此前调查发现,有人在该网站明码标价“送养”孩子。

  “圆梦之家”的做法已经引起了关注,有多家媒体进行报道。去年年初,北京、江苏警方已经就此展开调查。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表示,该案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将其列为全国打拐专项行动挂牌督办案件。2月19日,公安部指挥北京、四川、安徽、河南等27地警方开展统一抓捕,公安部派出5个督导组,分赴重点省份督战。

  直到被抓获,周代富仍然认为自己没有拐卖婴幼儿。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周代富等人搭建非法交易平台,组织贩卖婴幼儿,为拐卖婴幼儿提供“一条龙”服务,从中谋取暴利,已经严重侵害婴幼儿的身心健康,涉嫌拐卖儿童罪。

  □买家自述

  孩子远行只剩孤身一人

  19日22时,记者跟随四川警方解救被卖的孩子。在乐山县的两个村子里,警方先后解救了两名女婴,“买家”是40岁的鞠某。

  离了婚的鞠某说,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广东,一个在英国,都不在身边,因此想抱养孩子,就在网上发帖,留了QQ号。鞠某说,她抱养的两个孩子中,其中一个开始有病,亲生父母不想要,治好了送给她的。第二个孩子的亲生妈妈是未婚生育,打算把孩子送给她。鞠某说,她给了孩子的妈妈3.4万元。

  夫妻俩不能生育想领养

  32岁的贺女士与丈夫住在成都新都大丰镇,由于不能生育,就想领养小孩。贺女士专门办了一个手机号码,申请了QQ新号,在中国孤儿网发帖。

  有人给她打电话,说自己未婚先孕,快要生了,想把孩子送人。贺女士说,对方自称没有工作,所以适当给点营养费,“没谈具体多少,我给了她2.2万元”。抱到孩子后,贺女士将手机卡扔掉,QQ号也不再使用,“不想被孩子亲生父母今后找到”。

  老年丧子弥补感情空缺

  购买婴儿的董先生52岁,原有一儿一女,但2012年其子遇车祸身亡,女儿也一直不能生育,老董就想抱养一个孩子,但跑遍了福利院也没有找到合适的。

  老董无意间发现了中国孤儿网,留下了自己的信息。但后来老董收养的孩子不是通过网上,而是从蚌埠怀远的一个村子里抱养的。老董说,孩子的亲生父母家很穷,母亲精神有问题,自己主动给了3.6万元补偿。

  这个孩子的父亲就是44岁的陈某,陈某说他实在养不起了,因为已经有了3个孩子,还有80岁的老母亲,老董给他的钱用来给母亲看病了。

  □对话·陈士渠

  将出司法解释打击买方市场

  记者:这些孩子都是哪里来的?将会如何安置?

  陈:这些儿童往往是亲生父母不愿继续抚养,然后在网上明码标价,有些孩子可能是人贩子买来再转卖,从中牟利。对于这些儿童警方将一律解救,在找到亲生父母之前,送到福利院临时安置。在这次行动中,警方专门抽调了女民警,方便照顾孩子。

  记者:对于买家将会如何处理?

  陈:买方市场的存在,是拐卖犯罪屡打不绝的主要原因。公安部目前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准备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加大对买方的打击力度。在此次专案中,这些买主都是出高价收买孩子,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追究责任。

  记者:网络贩婴平台为何能发展起来?

  陈:这种平台最初规模很小,知道的人不多,成交量很少。这些平台打着收养送养的旗号,有一定的迷惑性,因为民间的收养送养不属于拐卖犯罪的范畴。慢慢的网站就吸引了很多人,发展到一定规模。

  记者:打击网络贩婴有什么难处?

  陈:传统的拐卖犯罪可以通过铁路盘查,公共汽车检查,直接抓获和解救。传统的拐卖贩卖婴儿,流出地、途经地、拐入地相对固定,比如从云南文山州或四川凉山州,经过广州的廉江,卖到北方的河北、山东和河南,团伙相对固定。

  利用网络贩婴非常隐蔽,发案区域不固定,全国各地都有可能发生。比如北京的一个人发帖卖孩子,被内蒙古的人看到了,两人就在QQ群里洽谈,QQ私下聊别人是看不到的,包括发现线索,查明身份,都很难。这种犯罪对调查取证能力也有很高的要求,很多犯罪行为是在网上进行,取证有一些困难,需要各警种协同作战,密切协作,解救孩子、追究责任,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网络贩婴办案周期更长,调查取证的任务更难。

  记者:有人认为,通过网络平台进行民间收养,是不是不应该算违法?

  陈:儿童不是商品,不能以任何名义进行买卖,不管是利用什么方式,只要从事买卖儿童,就构成了犯罪,公安机关就要严厉打击。如果一些人因为不能生育等原因需要收养孩子,希望通过正常的、合法的渠道到民政部门收养,而不是私下交易收买儿童。

  (原标题:“圆梦之家”等四网站涉买卖婴儿)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据称刘迎霞涉嫌行贿 要采取措施时已出逃
  • 体育足协杯中超BIG4同区 迪亚曼蒂:要超孔卡
  • 娱乐全民聚焦《星星》结局:说好七个娃呢!
  • 财经刘迎霞被曝涉嫌行贿犯罪已潜逃国外
  • 科技迅雷已获小米数亿美元投资
  • 博客马晓霖:谁说我向克里“告洋状”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艺考灰色利益链指标明卖泄题 考研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