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月27日下午到1月28日下午的24小时,淘宝和国家工商总局算是干上了。从淘宝微博公开炮轰工商总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司,到后者曝光《白皮书》数落阿里罪状,再到淘宝第二次点名网络监管司司长刘红亮,要投诉其“情绪执法”,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1月27日 第一回合

  ●工商总局网络商品监测结果称淘宝假货多

  ●淘宝炮轰工商总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司“吹黑哨”

  1月28日 第二回合

  ●工商总局白皮书数落阿里高管有傲慢情绪

  ●淘宝投诉网络监管司司长刘红亮“情绪执法”

  “假货”引发口水大战

  1月23日,国家工商总局公布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淘宝网样本数量为51个,正品率为37.25%。而京东商城、天猫、1号店的样本数量分别为20个、7个和10个,正品率分别为90%、85.71%和80%。然而这一组数据却引来淘宝与工商总局的口水大战:双方争议的焦点一是抽检主体、抽检程序、抽检样本数是否程序失当,二是“正品”如何界定。连续两天,双方算是杠上了。

  淘宝小二:司长,您违规了,别吹黑哨

  工商总局:法定职责,是依法行政

  1月27日淘宝网官方微博发布《一个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刘红亮司长:您违规了,别吹黑哨!》,强势回应工商总局的监测结果。

  文章中提到,“我们接受神一样的存在,但我们看不懂的是,屡次抽检和报告中,不同的标准和神一样的逻辑。”同时引用工商总局令第61号《流通领域商品质量抽查检验办法》第17条规定,指出其“抽检程序违规”。

  工商总局新闻发言人于法昌27日晚表示,加强网络市场监管是工商总局的法定职责,其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司一直秉承依法行政的原则开展网络市场监管执法工作。他还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是评估市场风险、警示违法经营的重要工作方式。

  工商总局:阿里高管态度傲慢

  淘宝:刘红亮情绪执法,投诉!

  28日,双方的“口水仗”升级,“隔空喊话”进入第二轮。上午,国家工商总局公开了2014年《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指出阿里系网络交易平台存在的五大突出问题:主体准入把关不严、对商品信息审查不力、销售行为管理混乱、信用评价存有缺陷、内部工作人员管控不严。并对阿里巴巴集团提出相关工作要求,明确表示法律面前没有特殊的市场主体,阿里系主要高管要有底线意识和底线思维,要克服傲慢情绪。

  当天下午,淘宝官方微博删掉“小二心声”,发表官方声明:针对刘红亮司长在监管过程中的程序失当、情绪执法的行为,用错误的方式得到的一个不客观的结论,对淘宝以及中国电子商务从业者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们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面对假货,有钱有权都不能任性

  管市场的政府部门遭到被监管的企业质疑和投诉,在引发公众高度关注的同时,也对消费新形势下如何提高管理能力提供了极好的分析案例。

  企业质疑政府监测结果并非坏事。面对监测结果,阿里巴巴作为上市公司,其申诉权无疑应予以保障。监测结果发布程序是否适当、淘宝商家申诉函能否回复——对于淘宝网抛出的问题,工商总局理应回答。依法监管是政府的责任,应对质疑是政府的义务。

  有钱者同样也不能任性。不管你是国企,还是民企;不管是你网络电商,还是传统实体,在法律和市场面前,都是平等主体。不能因为你提供的就业岗位多就网开一面,否则,就有挟众自大、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嫌疑。

  对于履行国家监管职能的工商总局和意气风发的淘宝网,假货是共同的敌人。双方应该摒弃任性,拒绝让网络成为假货的法外之地,这才是共赢之道。

  据新华社

  淘宝遭打脸

  淘宝网上一家名为“开心生活之家”的网店,所售商品名称为火车模型,卖的却是假火车票。店主根据客户提供的个人信息制作假票,再通过快递发货,并在第三方支付平台收款。1年时间里,制售假火车票2.5万多张,获利近百万元。

  假火车票销售火爆

  淘宝卖家化身“发明家”

  自创“薛氏”字体用于排版 买可印冥币的高仿真打印机

  假火车票销售火爆

  淘宝卖家化身“发明家”

  自创字体用于排版

  冥币打印机打出假车票

  店主薛明(化名)曾是学校高考状元,毕业后开办药厂经营不善,到2013年5月负债80多万元。为尽快还债,薛明选了一条“暴利”致富路——制售假火车票。

  “完全自学成‘才’,制假非常专业。”南昌铁路公安处办案民警说,薛明花8000元请人设计一套制假软件用于排版,只需输入购票人相关信息,就可以顺利打印火车票,实现批量生产。

  由于火车票面上的一些字体是公开销售软件中没有入库的“非标字体”,薛明通过反复试验,自创一套与火车票面字体高度相似的“薛氏”字体用于排版。为了以假乱真,薛明不惜血本,买来了市面上多种打印机逐一试验,最后挑选了一款可以用于印制冥币的高仿真打印机。

  由于“服务到位,付款安全”,薛明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妻子、姨、姨父等人先后参与其中,成为一个家族式犯罪团伙。2014年7月,薛明在湖北远安县租了一间面积约80平方米的厂房,准备大量开工。2014年12月19日,这一“家族式”制售假火车票团伙被打掉。

  为买家“钻财务空子”

  “贴心”制作逼真二维码

  截至归案,薛明已发售假火车票2.5万多张,非法获利98万多元。这些火车票都是谁买走了?

  薛明制作的多是长途卧铺票和高铁票,销售价格分别是30元和38元两种。据他供认,为降低制售假票被发现和举报的风险,他只接“过去票”生意,绝不做“未来票”,即购票人买票不是为了上车,而是为了做假账报销之用。遇到客户需订制时间还未到期的假火车票,要么不做,要么就等火车票到期的第二天再发货给客户。

  薛明告诉记者:“我只是耍小聪明,钻了财务制度的空子而已。”薛明还非常替客户“着想”,为每张火车票精心制作了二维码和票号,财务人员如果用手机扫二维码,显示的票号能与火车票票号一致,进而认为这是真火车票,可以顺利通过财务审查。

  客运高峰忙不过来时

  假票也可能供人乘车

  这些假票真的都是“过去票”吗?有没有“未来票”流入市场?凭着这样的假票能否顺利上车?尽管薛明对买假票供人乘车的情节矢口否认,但办案民警从中发现了一些存在的疑问。

  办案人员分析,“网店实际交易记录的总涉案金额为98万多元,不排除薛明在客运高峰期售卖‘未来票’供人乘车的可能。如果发售的是一些团体的无座票,更不容易被铁路和公安部门发现。”

  一些铁路客运人员向记者介绍,每年在节假日或春运、暑运高峰期,为避免旅客进站排长队等候,进站检票口工作人员很难做到车票百分之百过机扫描和仔细核对信息,往往是看一眼身份证号和票面信息是否符合就放行,这为制假售假者留下了作案空间。据新华社

  淘宝网声明选登

  1.假货是经济发展的毒瘤,淘宝也是假货这个阶段性问题的受害者,而不是受益方。

  2.打击假货,淘宝做了大量工作但远远还不够好。我们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去真正解决线上线下共生的假货问题。

  3.我们理解监管追赶创新的难度,但我们希望监管不要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

  4.一个超过十亿件商品的新经济平台需要的服务是传统的交易市场完全无法比拟的,这对今天的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5.刘红亮司长在监管过程中程序失当、情绪执法,用错误的方式得到一个不客观的结论,对淘宝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们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马云回应

  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

  但要背负委屈和责任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回应说,假货是所有商业模式发展的硬伤,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但淘宝注定要背负这种委屈,这种责任。社会问题不能靠一个公司,一个平台来单干。我们必须动用一切资源和力量,通过社会共同治理,而不是各自为政,互相指责。

  你支持谁?

  支持淘宝派

  @睡着的坏猫咪:支持淘宝!聚美抽检三个就敢说是正品,工商总局的人是闭着眼睛统计么?

  @花郎一直在路上:线下批发市场假货横流,也没见工商总局这么义愤填膺。

  支持工商总局派

  @星星-Stars:我挺工商总局,淘宝购物的朋友,你敢说没被坑过,没买过假货?

  中立派

  @什锦滚滚饭团:两方应合作打假,工商存在不作为嫌疑。

  @三少爷的剑:时代不同了,百姓可以申辩了,进步。

  (原标题:淘宝掐架工商总局)

相关阅读

当中纪委也开始谈论足球时

中纪委继续发布了第二轮巡视的整改情况。霸占头条的,依然是与足球有关的东西——体育总局的整改意见。

媒体札记:举报福彩

“虚构一个不劳而获的人,去忽悠一群想不劳而获的人,最终养活一批真正不劳而获的人”,这一句对中国彩票事业的经典论断

公共论争中的棍棒文风当休矣

没有逻辑的棍棒文字,听起来轰轰烈烈很有气势,其实不堪一击,因为脱离这个时代的语境语态而成为被围观的笑柄。这种棍棒文字听起来很有自信,其实恰恰是缺乏自信的表现,有理不在声高语狠,没事实和逻辑自信的人才会用恶狠狠的语言和空洞的口号掩饰道理上的苍白。

领导坐过的车有面子五味杂陈

98辆国家和中央机关公车在北京新发地汽车市场起槌拍卖。有现场拍卖者告诉记者:“都是领导坐过的车,以后商务应酬还是很有面子。”

  • 国家该怎么赔偿罚没的46公斤黄金?
  • 杨禹:工商总局与淘宝需要良性互动
  • 武则天残杀亲生女儿或被冤枉
  • 魔幻聊斋之被阎王惩罚的悍妇
  • 揭陈佩斯与央视3大恩怨背后隐情
  • 毛利:未来公婆曾骂我是无耻卖淫女
  • 爆笑:我家的狗为争宠学鸡叫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