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城保留村“铁皮墙”拆除4年前亚运需要围建

  大学城保留村“铁皮墙”拆除4年前亚运需要围建

  ●四年前 因“广州亚运安保需要”四村外围建6米高围蔽

  ●去年底 任学锋调研番禺指围蔽墙与周边环境极不协调

  羊城晚报讯 记者李雯洁、通讯员潘萱摄影报道:四年前,广州亚运会前夕,广州大学城内4个保留村(北亭村、南亭村、贝岗村、穗石村)外围建起了6米高的“铁皮墙”。羊城晚报记者近日获悉,番禺区投入1000万元,于农历新年前对大学城4个保留村的亚运围蔽进行拆除,整饰改造为“生态墙”、“创意墙”,并清除垃圾堆积“黑点”,建设村民休闲设施和临村绿道。

  据悉,去年10月,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到番禺区调研时,指出大学城4条保留村外的“铁皮墙”与大学城的整体环境很不协调,要尽快研究解决。

  村外建6米围蔽墙

  据悉,在2010广州亚运会举办期间,因安保工作需要,广州大学城管委会对大学城内4个保留村(北亭村、南亭村、贝岗村、穗石村)外围重要部位进行了围蔽整饰。亚运会结束后,问题日益显现:一是由于围蔽设施不透风,且高度较高,对村民生活造成了一定影响;二是沿线商户为便于经营,私自对围蔽设施进行破坏,造成围蔽设施毁损;三是乱涂画现象严重,修复效果差,维护成本高。

  有居民表示,大学城几个村的围蔽设施造成村路路口堵塞,周边环境杂乱,堆积的生活建筑垃圾造成卫生死角;商铺利用单车道和人行道占道经营,特别是贝岗村垃圾堆积形成的“垃圾山”难以清理;南亭村临近广州美术学院路段乱涂鸦现象严重,给学生和居民的生活带来极大不便。

  “铁皮墙”变休闲廊

  “从2012年起,部分保留村村民提出要拆除围蔽设施的诉求,广州大学城管委会多次组织4个保留村干部开会,研究拆除围蔽设施,但各村的意见不统一,有的村希望保留,有的村希望拆除。这两年,村民倾向于拆除围蔽设施的诉求日益强烈。”相关负责人介绍。

  有关数据显示,大学城4条保留村共拆除亚运围蔽设施长度约2.5公里,总面积约1.08万平方米;清除建筑和生活垃圾3.1万吨;绿化升级改造长度3公里,总面积约2.72万平方米。番禺区通过对保留村的整饰和周边环境的整治,使“铁皮墙”变成了具备休闲、娱乐、运动、旅游功能的“幸福廊”,不少村民点赞。编辑:邬嘉宏

  (原标题:大学城保留村“铁皮墙”拆除 4年前亚运需要围建)

相关阅读

北大易帅:史上少见

林建华面前,同样是一条类似的道路。行政上的事务一流、科研上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期许,高校“去行政化”的标杆样本、以及北大作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路标,每一个,都没有留给他太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权贵与民粹合流是改革敌人

将“民意的道德优势”和“权力的决断优势”结合起来,一方面似乎有着“民意支持”的道义正当性,有部分民意的支持,有专家的论证,占领着道德高地,一方面突破正当程序和制度规范,绕过舆论和制度的监督,绕过法律,冠冕堂皇地作恶,理直气壮地拍板。

双酚A的历史命运

既然婴儿奶瓶和奶粉包装材料都已经不再是问题,打印小票上的双酚A也就更加不大可能成为问题。所谓“打印小票致癌”,也就更加不靠谱了。

安倍推助日本修宪谋求新路径

安倍晋三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这种修宪的核心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参加战争的国家,那就是要突破日本宪法的核心!

  • 不穿正装的诗人不是好物理学家
  • 农民工徒步回家是道啥样风景
  • 奇怪而又温馨的春节敬酒古风
  • 刘梦溪:和而不同是中国文化的大智慧
  • 春节档6部院线大电影终极评测
  • 已婚的我遭遇小鲜肉猛烈追求
  • 西西里岛埃特纳火山的七彩土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