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艳

  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修订了宪法,制定了地方组织法,第一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设立常务委员会。同年12月,浙江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决定设立常委会。

  1979年,是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时间节点。10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人大停止工作,公检法机构被“砸烂”,法制大堤被冲垮……在这种情况下,民主法制建设至关重要。而恢复人大工作,成立人大常委会,是加强民主法制建设的重要步骤。

  “我们是‘文化大革命’后的第一届人大”

  回忆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设立前的情形,时任浙江省五届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的杨彬说,“文革”期间,民主法制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遭到严重破坏,教训极为深刻。

  已故原浙江省委第一书记、省五届人大常委会主任铁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浙江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人大10年没有活动,都靠边站了,我们是“文化大革命”后的第一届人大;第二个就是1979年成立了浙江省人大常委会。

  在浙江省人大常委会设立过程中,中共浙江省委要求常委会组成人员候选人中,既要有中共党员,又要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也要把在“文革”中受冲击的同志安排好。

  1979年12月13日,浙江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杭州人民大会堂开幕。会上,铁瑛概述了1977年五届人大一次会议后两年来的主要成就和变化。他着重指出,这两年的工作是在林彪、“四人帮”10年猖狂破坏法制的基础上起步的,成绩是在困难重重的条件下取得的,确实来之不易。这个事实充分证明:只要我们克服了政治动乱,保持长期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社会主义制度固有的优越性就能充分发挥出来,我们就能以过去没有过的高速度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文化事业……浙江是大有希望的!

  43名组成人员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仅占51.2%

  铁瑛说:“成立人大常委会,关键是要选好班子。”

  1979年12月17日上午,浙江省委邀请各民主党派负责人、无党派人士,举行民主协商会。会上,就选举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副主任、委员,浙江省省长、副省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和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和各分院检察长以及省政协主席等人选问题,进行了协商。

  12月18日上午,浙江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产生了浙江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浙江省人民政府省长、副省长。同时选举产生的,还有浙江省人大常委会43名组成人员,他们平均年龄为61.6岁,大专以上文化程度22人,占51.2%。

  杨彬说:“先把机构设立起来,再逐步开展人大常委会的各项工作。”1979年12月19日下午,浙江省五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一次会议,铁瑛主持了会议。根据地方组织法规定,会议讨论了浙江省人大常委会的职责范围与办事机构设置等问题。同时,会议讨论并通过了浙江地方立法历史上第一件地方性法规——《浙江省县以下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试行细则》。

  同一天,会议根据地方组织法的规定,决定设置办公厅,作为浙江省人大常委会的办事机构。当月,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设址杭州市保俶路138号,并开始办公。

  建立之初只有十几名工作人员

  据杨彬回忆,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刚建立时,只有法制、科学文教和经济三个工作委员会,工作人员也只有十几名。当时许多人对人大常委会不了解,戏称它是“大牌子,空架子”,是“橡皮图章”。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各级人大常委会十分重视开好局、打好基础的工作。”杨彬说,办事机构、工作制度、代表联络,都从零开始,逐步建立和健全。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成立后,着重抓了几件事:一是支持和监督政府尽快恢复生产,把经济抓上去。二是开始进行地方立法。浙江省五届人大期间共通过了19部地方性法规。三是到全省各地就物价、社会治安、农业、环保、教育等情况进行视察和调查研究。同时,指导县级直接选举、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加强和人民代表联系。

  “30多年的实践证明,县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设立常务委员会这一政治体制的重大改革,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杨彬说,“人大工作一定能够不断前进,人大及其常委会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必将发挥越来越显著的重要作用。”

  (原标题:浙江人大是这样恢复重建的)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农民打虎图:有了出气的时候

过来围观的邻居都以为老屈画的人脸意有所指:“这个死老虎是刚刚去世的那个×××吧,那只活的不是那个还没开审的×××吧。”老屈两手一摊,摇了摇头:“还真不是。只是象征性的意思罢了。”

大学生“要佛”吗?

广东千年佛寺东华禅寺推出“我佛要你”招聘广告,近日火遍朋友圈,该广告据称点击量高达100多万,一时间4000余份履历蜂拥而至,其中不乏国外名校毕业生。“我佛要你”,一年年面临“史上最难就业季”的大学生们应不应?

拿钱表悲哀是现代人最大悲哀

人们可以接受代驾、代笔、代考,甚至已经开放到到接受“代孕”——但就是不能接受代祭,这种关系到灵魂世界的事。虽然花钱扫人代祭可能有很多原因,比如没有时间、被关押的犯人,还有移民海外的人

京城警界换“掌门”

王小洪在郑州搜查“皇家一号”的轰动效应,与前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扫除“天上人间”颇为类似。2013年11月1日晚上,来自河南新乡的一千多名警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人山人海的“皇家一号”,被带走的人“押了十几车”。

  • 蒋介石过世40周年与当代台湾人
  • 高知养父母“虐童”看收养制度变革
  • 缅怀我的太舅爷佟麟阁将军和爷爷
  • 纪晓岚笔下的官府奇葩审案法
  • 《纸牌屋》最让人惊讶的地方
  • 20岁女孩跟60岁日本老头图什么?
  • 当儿科医生遇到自己孩子发烧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