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周年·新疆行:一个普通维吾尔家庭的斋月生活

  喀什清真寺是塔城最大的清真寺之一

60周年·新疆行:一个普通维吾尔家庭的斋月生活

  斋月里坚持封斋的维吾尔族老人玛丽亚姆

  国际在线报道(特派记者 张哲):从6月18日起,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1300多万穆斯林群众进入了斋月。特派记者张哲近日走进了塔城市一家普通的维吾尔族家庭,了解了他们的斋月生活。

  塔城市是一个有25个民族常住人口的边境城市,而哈尔墩社区的居民则以维吾尔族为主。社区的维吾尔族工作人员玛尔哈巴·库尔班介绍了这个社区居民的特点,“我们常住居民有889户,2316人。维吾尔族占的比例在这个辖区比重多一点,1300多人。我们哈尔墩社区最鲜明的特色就是通婚家庭非常普遍,两个民族以上的家庭就有273户。占我们总户数的30.82%。最多的有汉、维、哈、回、俄罗斯、达斡尔6个民族(组成)。维族和汉族、维族和哈族、俄罗斯和汉族(通婚的)这种特别多。”

  玛丽亚姆·卡德尔就是住在哈尔墩社区三道巷子的一个维吾尔族退休老人。在绿荫荫的葡萄架下,老人家向我们讲述了她们一家在斋月里的封斋生活,“凌晨2点到5点是吃饭时间,到了5点之后就不再进食。到晚上10点20分,就又可以吃饭。我们这儿封斋是自由的,在这个家里只有我母亲和我封斋,其他人没有封斋。因为儿子要上班,儿媳妇也在上班,还要照顾小孙子,所以每次给他喂饭喂水,还要看看温度,就封不了斋。不过,她要想封斋也可以,没人说不能封。不过要看自己的条件,能封就封,所以现在家里就2个人在封斋。”

  玛丽亚姆说,封斋要看自己的具体条件来决定,她自己在退休之前就没有封过斋,“我是退休之后才封斋的,现在已经是第3年了。封斋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还是一样的,给孩子们准备饭,收拾房子,洗衣服等做些家务。然后会去对面另一个小区里,和那儿的老太太们一起聊天、转悠、跳广场舞,做一些民族团结的事情。虽然累,但是抱着孩子还是挺高兴的。当然每天会做5次乃玛孜(祈祷)。”

  玛丽亚姆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在斋月里封斋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习惯,而孩子们是否封斋是他们的自由,“这是我们的一种风俗习惯。以前我的爷爷、父母也都会封斋,所以这也是一种传统习惯。并不是说封斋对身体有好的或是坏的影响,它就是一种习惯。(封不封斋)是家里孩子的自由。我没有跟孩子说过‘你必须封斋’或者‘你不能封斋’这样的话。儿子和儿媳都在单位上班,挺辛苦的,现在暂时也没办法封斋。”

  雪来提·帕尔哈提是玛丽亚姆的大儿子,在塔城电信公司上班。对于每日在外奔波劳作的他来说,还做不到白天不吃饭不喝水,“我们是条件不允许,上班呢嘛。天天在外面,想封斋,但工作忙,没办法。(我的)工作是线路维护,就是安装宽带。服务行业嘛,没有什么节假日或休息的时候。只要是有故障就要过去看。反正条件允许嘛就封(斋)。我们平时工作忙,在外面干的,就封不了。(否则)那样子我们自己也难受得很,渴得不行了不喝水也不行。所以我们也封不了。看看以后年纪大了,没事干的时候再封。”

  据了解,坐落在哈尔墩社区附近的喀什清真寺是塔城最大的清真寺之一,为维吾尔、哈萨克、乌兹别克、柯尔克孜、塔塔尔等民族的穆斯林群众提供祈祷和聚礼场所。

  (原标题:60周年·新疆行:一个普通维吾尔家庭的斋月生活)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股市暴跌是做空者的阴谋?

对恶意做空的强力执法值得肯定,但同时也得看到,脱离市场的规律空谈阴谋,甚至往民粹的方向上引导,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扭曲人们对股市的判断。基于此推出的救市举措,可能会达到维稳之效,深得民心,但对于股市的长久健康发展而言,它的意义将注定有限。

股市阴谋论为何那么有吸引力

李克强总理及其政府在考量经济政策时,失业率、通货膨胀率、GDP、财政收入……都是比股市指数重要得多的指标。换言之,政府不太可能将拉动经济增长的宝押在人为制造牛市上,你也不太可能通过制造恐慌情绪来向政府施压而得到特别多的市场好处。

火车票上为何不标明到站时间

7月1日,北京所有车站全面启用新版火车票,票面经过微调后挪移出了一个“广告区域”,该区域目前呈现的是“铁老大”宣传自家客运、货运两大网站的“广告语”:买票请到12306,发货请到95306。但此前很多旅客希望增加的“到站时间”并没有出现在票面上。

亚洲首富为何炮轰互联网思维

当下,全社会存在一股兜售互联网思维的浮躁的热潮。出现了一些疑似张悟本、李一、王林的大师,盲目夸大互联网神功,简直可以包治中国企业百病。而很多投资人也被各种新概念、新模式所蛊惑,一掷千金去试图获得超额的回报。

  • 为何股市10%跌停却有人一天亏光100%
  • 让孩子们彻底断了“犯罪要趁早”念头
  • 清朝的文科状元与书法是什么样的
  • 徐皓峰:《道士下山》写过才知是逃亡
  • 谭飞:看到《我是路人甲》后半想掉泪
  • 木子美:受宠也是一门技术活
  • 在德国科隆了解古龙水的前世今生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