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调查称广州地铁检出超级细菌

  新京报讯 日前,广东药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姚振江在国际学术期刊《科学报告》上发布的研究显示,其研究团队在广州地铁7条线路上采集了320个乘客常触碰位置的样本,检测出2.5%的样本含有超级细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

  这种细菌对抗生素有较强抗药性,一旦感染可致死亡。但医药专家称,耐药细菌虽然危险但正常人感染率极低,无需恐慌。

  抽检7线路,检出率2.5%

  该研究发布于10月29日的国际学术期刊《科学报告》上。该研究文称,研究人员在广州地铁的7条线路(1、2、3、4、5、8号线和APM)使用棉试纸法采集了320个样本,这些样本主要来自地铁内的自动售票机、上下扶梯、座椅、吊环、竖杆等位置。

  经检测,研究人员发现其中60.31%(193个)的取样点含有耐药的葡萄球菌,而其中8个含有超级细菌,检出率2.5%。

  广东药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姚振江告诉新京报记者,该科研项目自2013年即开始,之所以选择这些地铁线路作为样本,主要是考虑到成本费用和人流量的因素,“人越多可能物体表面被污染的几率就高一点,传播风险也高一点。”

  姚振江表示,对于超级细菌的携带与传播的课题,国内在火车、医院、公交车等环境中进行过多次,而此次在地铁中检测出的结果与此前日本一列火车上的检出率持平,在数据上并没有出现异常。

  美每年MRSA感染致近2万例亡

  姚振江介绍,超级细菌学名为MRSA。“MRSA其实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已经被发现,人和动物的体表都可能携带,外界环境中也有一些。”它耐药性较强,能抵抗大部分抗生素。

  公开资料显示,造成超级细菌产生的最主要原因是滥用抗生素。2010年《中华实验和临床感染病杂志(电子版)》编辑部组织国内权威专家,形成了感染防治MRSA的《共识》。《共识》指出,美国每年MRSA感染导致约19000例死亡,相当于艾滋病、结核病和病毒性肝炎死亡的总和。我国尚无MRSA感染率及死亡率的全国性数据,但MRSA分离率及多重耐药均有增加趋势。

  广东地铁称将开展防护工作

  昨晚,广东地铁方面就在地铁线路上发现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一事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广州地铁一直高度重视地铁卫生问题,每天对地铁站、列车进行清洁消毒。

  目前,广州地铁正积极寻求专业部门指导意见,并根据卫生部门的标准开展相关防护工作。

  焦点1

  超级细菌有多危险?

  携带率不等于感染率,超级细菌不提升杀伤力

  实际上,此次在地铁中检测出来的MRSA是早已被发现的超级细菌品种,并非新发现,姚振江表示,大家无须格外紧张。“一般而言,人群中携带超级细菌的比例约为1%-5%,携带并不代表就一定会被感染。”姚振江表示,由于包括甲氧西林在内的多种青霉素都难以杀死这种细菌,因此,它引发的感染可能导致死亡。

  “它的存活时间比较长,能通过体表接触携带。”姚振江称,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乙肝、艾滋病感染目前已成为世界三大最难根治的感染性疾病,临床患者往往会出现高烧、外伤伤口红肿痛、伤口发炎等症状。

  昨日,广东省疾控专家解读,超级细菌不是指对人的杀伤力提升,也不会导致新的疾病产生,不用过分恐慌。

  简单地说,就是感染了一种细菌会产生什么症状,当这种细菌转变成超级细菌时,它导致的疾病症状仍然一样,但是会使疾病治愈的难度提高。“主要依靠预防和开发新的药物进行治疗。”姚振江说。

  广东药学院教授陈思东认为,这其实并不需要特别恐慌,实际上人群密集的地方一般都有MRSA,几乎“遍地都是”,但其感染率很低,只有体质较差人群比较容易受到感染。

  在这次调研中,姚振江及其团队还发现,地铁六成的取样点含有耐药的葡萄球菌,这又意味着什么?对此,姚振江表示,“过去我们没有这块的监测资料,可能以前耐药率不会这么高。现在这种高度,可能跟人的活动、动物、环境都有关系,当然,是不是抗生素的泛滥使用使得这个数据有所增加,也有可能。”

  焦点2

  北京地铁情况如何?

  京港地铁正在了解此事;消毒每天进行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向北京地铁和京港地铁工作人员反映此事。截至昨日晚间10时,京港地铁方面称正在了解此事,北京地铁未有回应。

  据媒体近期报道,北京地铁的消毒每天都在进行,当列车晚上运行回库时,消毒工作就会启动。此间,保洁员将用有消毒水的喷雾对车厢进行整体消毒,15分钟后,用蘸有消毒水的毛巾擦拭车厢各部位。

  北京地铁建安公司综合服务主管李丹介绍,“消毒片大概的配比是1比500毫升,扶手,拉环,包括座椅和门,然后车厢连接处,就是所有乘客能碰到的这些位置,都是我们消菌杀菌的重点。”

  广东药学院教授陈思东称,类似地铁等人群密集的地方一般都有MRSA,加强消毒肯定有作用,但作用多大还需要进行评估,即使工作细致也不可能做到完全杜绝。

  焦点3

  市民怎么预防MRSA?

  勤洗手是最简单最有效预防手段

  市民怎么预防这种超级细菌?

  有医药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直接和间接接触,甚至飞沫、血液等多种途径均能传播MRSA,而胎源性和医源性的传播途径也偶有发生。

  “如果它污染了物体表面,人手触碰就有可能通过手传播,这时候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勤洗手。” 上述医药专家称,平时还应该注意饮食健康,保持环境卫生,日常通过身体锻炼的方式来增强免疫力,生病期间最好避免出现在人群密集处。

  姚振江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并不意味着市民不能坐地铁,从防控传染病的角度上看,一方面市民可以加强个人卫生的防护,各个公共场所人流量较大,管理方也应该加强消毒,进行更严格的感染控制和监控措施。

  广东省疾控中心专家还表示,患者在生病时应遵从医生指导,不要自行服用抗生素;已经服用抗生素的病人,要严格按照药物使用规定科学治疗。值得重视的是,滥用抗生素和抗生素用量、疗程不足同样都会产生耐药情况。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林斐然 实习生王丹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加把劲,放开那个二孩

这个消息,并不意味着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终止。字面上都很好理解,就算国家放开更大口子,只要有规定上限,即使每个家庭可以生育十个孩子,那也是计划生育。计划,就是要执行的。

9岁诗童是寂寞时代的短暂传奇

铁头的故事注定只是这个诗歌寂寞时代的短暂传奇,喧嚣过后终将归于平静。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多想想自己为什么失去了一颗诗意的心灵,为什么把生活过得索然无味。

城管执法到底难在哪里?

我希望,社会各界有识之士能够平和、理性地来为饱受诟病的城管号脉诊治,开出良方。毕竟,一味地谩骂、指责解决不了问题。

二孩放开了,生育自由呢?

孤独的独生子女终于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苦逼的80后一代生不逢时被“独生子女”了,现在这个国家为了缓解日益严峻的老龄化问题,决定把一部分生育自由还给他们——我说的是“还”,这自由并不是他们自己能够取得回来的。

  • 周天勇:计划生育使中国陷入“人口坑”
  • 王传涛:最不忍拒绝假条戳中谁的泪点
  • 清朝错失了八次图强维新的历史机遇
  • 朱大可:卓文君夜奔和情圣的末日
  • 《帅气和尚恋上我》玛丽苏到不要脸
  • 不爱了何必留下来看他与新欢缠绵?
  • 暴走香港寻找港片里的经典场景(图)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