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年12月11日14:01 羊城晚报

分享

  原标题:“部分保留”红专厂文化氛围难保?

  文/羊城晚报记者 许琛

  北有798,南有红专厂。然而,广州城中这片来之不易的文化地标,从诞生之日起,就经历着风雨飘摇。从三年前的拆迁未果,到“钉子户”孟浩入驻,再到催促土地移交……近日,广州市政府回复省政协常委孟浩的提案答复:部分保留、部分开发。尽管相对此前的“全面拆迁”,已经有了松口,但在孟浩看来,守不住的“区域保留”,红专厂面临支离破碎境地,开发大旗之下,焉有文化净土可言。

  始末

  金融城规划涉及红专厂拆迁政协常委孟浩要做“钉子户”

  位于广州国际金融城二期规划范围内的广州红专厂2013年首度传出拆迁风波。由于广东省政协常委孟浩等人的介入,一度搁浅。力保红专厂的孟浩常委拿出了广州市2009年底和2010年初的《市长会议纪要》和《政府会议纪要》,里面明确提出“广州北岸文化码头(含红专厂板块)”要“按照使用时限10年、以亚运会开幕前投入使用为目标,尽快对广州北岸文化码头的建设思路和规划意见作进一步完善。”他因此质疑在仅仅使用6年的情况下,相关部门为何要“朝令夕改”,拆了红专厂?

  2013年4月,孟浩和对公共事务较为关注的王则楚、李公明、苏少鑫、韩志鹏和曾德雄等热心人士,到红专厂实地考察,最后达成的共识是,建议在金融城里保留红专厂的部分厂房,反对搬迁。

  2014年1月的广州市“两会”上,孟浩与时任广州副市长王东谈到红专厂去留,称自己要做红专厂的“钉子户”,王东回应“我只能说尽量多地保留下来”。为表明自己的态度,孟浩还将自己的文化工作室扎根在了红专厂。去年9月,孟浩进驻红专厂,与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张弘共同创办的广州公共文化观察室“红一号艺站”,位于红专厂A5栋。他还把一帮不怕给政府“添堵”的“刺头儿”朋友们,一起拉进守护红专厂的大军当中,其中包括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教授丁力、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郭巍青、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唐昊、省政府参事陈鸿宇……

  不过,今年1月,好不容易安宁了两年的红专厂,又面临被拆的命运。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向红专厂地块委托管理方——广州鹰金钱企业集团公司发函,要求其加快该地块的租户清理和土地移交,今年5月前将该地块交还。对此,孟浩与数名省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再呼吁保留红专厂。

  进展

  政府答复部分厂房保留具体开发规划仍然未定

  按照政协提案答复要求,广州市政府向孟浩做出回复。

  在答复中,红专厂具体保留、开发规划还未最后确定。“在广州国际金融城二期规划尚未稳定之前,该园区保留现状,规划稳定后,抓紧按规划要求实施;对保留的园区,按相关规定理顺相应的经营关系”。

  广州市政府在复函中承认红专厂目前难得的文化氛围。其认为,广州北岸文化码头纳入金融城规划范围,就是为了将该地区建设为集金融、文化、历史风貌的综合型产业园区。收回红专厂地块,是为了更好建设“广州北岸文化码头”,推动文化创意产业。

  在谈到红专厂处理问题上,复函提出,下一步,广州国土规划委将牵头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公开座谈,尽快完善广州国际金融城二期的控规编制,研究红专厂已形成的文化创意氛围保留范围,“重点研究A、F区域”,并将有保留价值的文化元素和建构筑物融入规划之中。

  对于红专厂的现有租户,复函提到,广州市国资委将协调鹰金钱罐头厂和承租户,按照尊重历史、合法依规的原则协商解决租赁关系,保护好该地块正在逐渐形成的文化创意产业氛围。

  声音

  广州难道容不下一个文化创意净土

  “部分保留、部分开发”的字眼让孟浩始终放心不下。

  孟浩坦言,在建议中提出的是“区域保留”,但却遭到回避,成了“部分保留”。他说,红砖厂总面积17万平方米,区域保留可以保留除了核心区外的大部分建筑,让红专厂的文化氛围得以延续,但如果是部分保留,则可能让红专厂支离破碎。

  “我担心的是保留下来的那些部分,最终还会成为地产商的私家花园和景点。”孟浩说,从经济效益上,短平快地上项目,在红专厂这样一个地段,却是与目前的文化产业产出有较大的差距,但广州这样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难道不能留下一片文化创意的净土吗?

  孟浩回忆复函出台的过程,他说,今年年初在他递交提案之后,广东省政协特别召开座谈会,会后孟浩邀请了相关部门成员到红专厂走了一趟,又开了一个“现场座谈会”,掏出自己的心声,无非希望政府部门能够更多从文化产业和城市魅力上去考虑问题。“事实上,证明我的努力是有作为的,至少直言拆迁字眼不见了,多了‘保留’二字”。

  “当时,有关部门答复称,可能将按照广钢公园的模式来改造红专厂,我是极力反对的,就是担心,在金融城这样一个区域,公园式的改造最终会沦为房地产商的后花园,而来之不易的文化氛围则荡然无存。”孟浩说。

  目前,在孟浩的文化观察室内正在酝酿一个“群众眼中的红砖厂”图片展,时间为跨年度一个月,通过多位摄影师的镜头反映红专厂这些年的变迁,延续文创园区的记忆。

  “这个月底,我将联合城内公知就红专厂的保护问题再启议题。红专厂的保留和保护需要更科学的论证。”孟浩说。

  现场

  有望保留的多为苏式建筑

  红专厂园区总面积17万平方米,原为广州鹰金钱食品厂(广东罐头厂)厂区。广东罐头厂是苏联与中国经济合作的165个重点项目之一,由轻工业部于1956年筹建,1958年投产,是当时亚洲最大的罐头厂。

  2009年,厂区内原有的苏式建筑及结构已渐渐不能满足大型现代化机械生产的需要,加上“退二进三”政策,厂方决定将厂房由天河区员村四横路128号搬迁至从化太平经济开发区,员村旧厂区被改造成为创意产业基地“红专厂”。

  记者在红专厂现场看到,复函中提到有望保留的部分厂房,鲮鱼罐头车间、包装切纸车间、冷库车间等主要分布在园区的中部偏南处。

  在复函中提到的“重点研究A、F区域”,有原为罐头厂“新冷库”的高大建筑,但大门紧闭。包装切纸车间疑似位于园区的E区,但具体是哪一栋不详。E区主要是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苏式建筑群,包括保湿仓库、半成品仓库、成品仓库及包装车间、包装切纸房,因为它们是典型的苏式建筑三段式红砖结构,也是红专厂的标志性建筑群。

  孟浩朋友圈

  就在这份广州市政府复函公开之后,孟浩的朋友圈也被刷爆,好友们纷纷发表看法。

  曾德雄(广州市人大代表):拆迁红专厂,政府部门恐怕也有依据。拆迁其实典型地反映出土地财政下的文化保育难题,或者说困境。

  万庆涛(华南城市研究院城市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如果“部分保留”,红专厂用于文化产业的用地可能会集聚减少,人走楼空,最终没落。

  曹劲(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工业遗产是工业文明的遗存,保护这些老厂房,是向即将远去的工业文明致敬,也是维系城市历史发展的连续性。

  许琛

相关阅读

再不开个会,都没钱去旅游了

如果想出省学习考察,厅级干部带队要分管副省长批,处级干部要厅长批,事先要报线路、报项目……啊,真有这么麻烦吗?

互联网金融靠老头老太供养?

在金融市场的管理上,我们看不到政府在类似管理互联网造谣的那种决心,而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当对社会的杀伤力几乎是相当的。

朝鲜有了氢弹,中国怎么办?

好在就在小金同志宣布拥有氢弹的当天,朝鲜两大知名文艺团体——朝鲜国家功勋合唱团、牡丹峰乐团抵京,将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三天。或许,前者是假戏,后者是真演,小金同志早有安排,我们就看戏吧。

城管,请你不要这么凶

下一次,当你准备对摊贩开骂、动手时,请冷静想一想,这些所谓的“刁民”也是为人父母者,在孩子们眼中他们也是温柔的母亲、如山的父亲,他们用肩膀扛起的是孩子们的美丽梦想,他们应该得到包括城管在内的全社会的理解和尊重。

  • 王永:再谈北京单双号限行的必要性
  • 日本凭什么夺得印度首条高铁项目
  • 蒋介石生前最后一天嘱咐蒋经国什么?
  • 青年作家生存现状:先养活自己再谈文学
  • 周星驰新片《美人鱼》无敌了
  • 卡玛:女人比漂亮更宝贵的品质是什么
  • 攻略:背包客的15天台湾环岛行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