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年01月22日01:00 红网

分享

  原标题:政务APP为何会打烂一手好牌?

  近日,中山大学政务APP(客户端)研究组发布2015年国内70个大中城市政务APP的使用调查数据。调查显示,其中69个城市共有政务APP316个,政务APP系统更新状况较差,六成政务APP在3个月内从未更新,17.54%甚至一年内也不更新一次。此外,研究组对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开展了1200份电话调查,据调查,政务APP在一线城市的渗透率较低,仅有不足四成的被调查者使用过政务APP。(1月21日《人民日报》)

  政务APP本来应当拥有相当的优势。从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铁路总公司12306APP的超高覆盖率就可以表明,即便政务APP或类似于12306的公共服务APP带有功能设计上的瑕疵,用户体验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只要这类APP能够提供完整的功能服务,其信息发布及政务、公共服务的权威性仍将赢得用户认可。政务APP还可以凸显对用户信息安全的更好保护。稳定运营、更新的政务APP,也不容易被用户卸载。

  对于政务APP的开发和管理部门来说,开发运营的经费不会成为太大问题,没有广告压力。而且很多政务及类似的公共服务,用户体验、使用的频次高,更可能通过特定渠道向开发和管理部门反馈功能设计等方面的问题——相比之下,经营性的APP,运营和广告压力却非常大,只要稍稍显得“无趣”,就很可能会被用户“无情”卸载。

  有着如此之多优势的政务APP,在北上广深以及成都等一二线城市,做得如此之差,渗透率、满意率如此之低,不能不说是咄咄怪事。如果进一步调查其他省会城市、中等城市及县城,情况很可能更加糟糕。

  开发和运营政务APP,也不存在所谓经验不足的问题。经营性的APP五花八门,相关的政府部门不仅很容易找到开发和运营人才,而且还能通过外包授权等方式,由专业机构实施专业管理。对于很多城市的政府部门来说,这些年来通过政务信息化建设和部门官网也应当形成了稳定的经验。

  符合逻辑的一种可能原因是,在国内的很多城市,政府部门推出政务APP,跟此前推出部门官网一样,迄今仍是一项只注重面子功夫的政绩项目,领导只关心“有没有”,却不在意政务APP是否真的被用了起来,更没有跟踪关注政务APP的实际运营、更新水平,没有就政务APP推出后政务中心现场、热线电话政务办理和咨询有无减少进行量化评估。

  文/郑渝川

相关阅读

法官开房,法庭上能过硬吗?

当然对于这两位视频中的主人公,舆论更多的还是呈现出不能容忍的道德洁癖心理。因为是法官,因为是法官队伍中的官,因为他们的手上握着司法的公正与公平,所以舆论普遍感觉,这是对庄严法槌的亵渎。

官员财产公开不能再拖

人称“龚十亿”,当然不能坐实龚清概就一定拥有十亿家财,但它却从一个侧面说明龚确实相当有钱。报道披露,在申报个人事项的时候,据称龚申报的资产上亿元。

农民工当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他长期在农民工群中吗?他以农民工身份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能代表亿万农民工吗?他了解农民工多少?

老人携黄碟坐火车算多大的事

老人看“黄碟”,和之前媒体报道的“农民工看脱衣舞”一样,并不值得戏谑和嘲笑。这则新闻引发人们思辨的,不仅仅是个法律问题,更不该只是个娱乐话题,它还应该是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任何人都不是吃饱穿暖就算“幸福”的,还得有丰富的精神生活。

  • 晏凌羊:为何说ayawawa的理论荼毒人心?
  • 日本升级海外军事基地打什么主意
  • 宋朝的段子手是怎样用生命来搞笑的?
  • 科技越来越发达科幻文学却为何衰落?
  • 只有日本人能拍出这样的变态美(图)
  • 为何婚姻越幸福的男人越容易出轨
  • 芬兰驯鹿和传统萨米人真实慢生活(图)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