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9月11日06:34 军报记者

分享

  原标题:让“瓜皮帽人”说好

  据《枣林杂俎》记载,明朝的丁宾去句容上任,临行前父亲告诫他说:“此汝行,纱帽人说好,我不信。吏巾说好,我益不信。即青矜说好,亦不信。惟瓜皮帽人说好,我乃信耳。”“纱帽人”,指的是当官的;吏巾人,指的是胥吏;青矜人,指的是读书人;瓜皮帽人,指的是老百姓。在丁宾的父亲看来,只有让老百姓说好的官,才算得上真正的好官。

  选官就要选老百姓说好的官,也就是要尊重群众公论,尊重民心民意。“欲考吏治,莫若询诸民言。”明太祖朱元璋就曾提出,凡各地“耆宿老人、遍处乡村市井士君子人等”,都可以对本省各级地方官吏的施政行为与绩效进行评价。一个地方的官吏,“为民患者有几人,造民福者有几人”,上级依据民众评议,表扬好的,降免差的,惩办有罪的。

  《明史》中记述的不少循吏,其留任或提拔都是尊重民意的结果。长清知县薛慎因为亲丧去职,待其3年守丧期满,理应由吏部重新作出安排。长清的老百姓“相率诣京师乞再任”,吏部尚书蹇义认为长清已有知县,如果接受民众要求,岂不是半途换人?明仁宗却说:“国家置守令,但欲其得民心,苟民心不得,虽屡易何害。”于是,薛慎又被派回长清。

  然而,再好的制度通行日久,如果不及时完善,就会被人想方设法地钻空子、谋私利。尊重民意在有的官员那里,就异化成为官导民演、饰俊遮丑、谋求官位的捷径。当然,在“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封建社会,“选老百姓说好的官”根本不可能实现。

  宋高宗时,钱逊叔任宿州知州。一天,宿州管下的虹县百姓来州署上书,要求该县县令连任。然而,钱逊叔早就知道该县令的贪酷之事,于是,对这个所谓的“士民代表团”,毫不客气地让左右举棒把他们轰走。身边的人说似乎不必如此,钱逊叔笑道:“那里打过来,这里打回去。”

  对于这些刻意制造的万众挽留、签名上书的假象,许多朝代都有禁令。宋高宗时规定,州县官吏确有政绩,当由监司郡守考核奏闻,“不得令士民饰词妄有举留”。清朝康熙皇帝严令:“嗣后凡民保留降调官员者,俱不准行。”然而,也有例外:常州知府祖进朝因“失察”被降调,当地百姓“辄号泣罢市,赴臣请留,日不下数千人”。江南巡抚汤斌积极保奏祖进朝,认为他的操守才干可与一代廉吏于成龙相提并论。康熙皇帝最终同意祖进朝留任:“可从所请,以劝廉吏。”

  “劝君不用镌顽石,路上行人口似碑。”让“瓜皮帽人”说好,其实就是重视口碑和威信。我们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瓜皮帽人”说好,是民心的流露、民意的集成,也是对为官者政绩的最大肯定。然而,由于人为操纵等原因,所谓的“民心”也会失真,“民意”也会矫饰。雍正皇帝曾说:“大凡在任时贴德政之歌谣,离任时具保留之呈牒,皆非真正好官。”清初石成金也曾告诫为官者:“德政歌谣,以及长生禄位、万民衣帽、生祠碑碣等件,俱是近时滥套。当官即十分廉明清正,亦是本等应为之事,须力辞诸件,不可喜此以召诮谤。”

  由于各种条件的制约,识破那些沽名钓誉之徒、选出那些群众公认的好干部并不容易。古人讲:“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大夫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既注重“国人皆曰贤”,在尽可能大的范围内听取群众意见,又注重“察之见贤”,才能不断提高识人用人的分辨率,把群众满意的好干部用当适任、用当其时、用当尽才。

  (作者单位:武警河南省总队)

责任编辑:桂强

相关阅读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坠楼产妇生活细节首次揭露(图)
  • 不再接受采访:家属和医院想掩盖什么?
  • 大英博物馆展:元青花盘的前世今生
  • 王小枪:军人作家眼里的军人什么样
  • 我实在不忍心安利这部毛骨悚然变态片
  • 产妇跳楼深度分析:你的血,不会白流
  • 悉尼,这个全球最友好城市有多美(图)
  • 新浪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