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人物丨玩比特币能玩到多癫狂?这位中国小伙,攒了125亿!

人物丨玩比特币能玩到多癫狂?这位中国小伙,攒了125亿!
2018年02月09日 11:05 中国青年报

导读

一位名叫赵长鹏的年轻人炒“比特币”,个人财富总额达2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5亿元),只用了大概180天。但谁敢保证接盘者不死在沙滩上?

这位中国小伙,攒了125亿!

在国内投资界名不见经传的一位小伙子,登上了最新一期《福布斯》杂志封面。

  

据报道,今年1月底,这位名叫赵长鹏的年轻人,个人财富总额达2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5亿元)。令人惊奇的是,他从一名“码农”变成顶级富豪,只用了大概180天。

 

目前,全球总共有1500种虚拟货币资产存在,总价值5500亿美元,比2017年年初高了31倍。

 

福布斯杂志在封面文章中感叹道,

 

“在这个去年最疯狂的造富金矿中,速度就是生命线。

 

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Binance)平台到大富大贵,只用了6个月时间。”

 

▲赵长鹏简历 图片来源:币界网截图

 

出生于江苏,在温哥华接受教育的赵长鹏是标准的程序员出身,喜欢钻研技术,平时和扎克伯格、乔布斯等人一样喜欢休闲装扮。

 

根据公开资料,赵长鹏早年主业是为交易所搭建网络交易系统。2014年,赵长鹏卖掉了在上海的住房,拿全部资金押注比特币。他随后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OK Coin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CTO)。

 

▲2014年赵长鹏参加芝加哥比特币峰会 图片来源:赵长鹏微博

 

随后由于一系列争议事件,赵长鹏离开了OK Coin。

 

2017年7月,赵长鹏领导一群数字资产爱好者创建了币安平台,而这真正开启了他的暴富之路。

 

平台爆火,每秒交易140万笔

 

根据资料介绍,币安网是为数字资产交易者提供服务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易200多种虚拟货币,并能将它们兑换成比特币或美元。

 

币安网同时也发行了自己的区块链货币“币安币”(BNB),宣称总量恒定为2亿个,保证永不增发。据官网介绍,包括赵长鹏在内的创始团队持有币安币总量的40%。

 

 

截至2月8日凌晨,1枚币安币的价值约为8.76美元,可兑换0.00106枚比特币。用户使用币安币可享受币安网手续费5折优惠。

 

 

币安网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现收取的手续费。根据官网说明,手续费率为千分之一。

 

令人惊叹的是,币安网目前每秒钟能处理140万次交易,在最繁忙的交易日,币安网一天可以处理35亿笔交易。据统计,在今年1月10日这天,币安网交易额达61亿美元,一个小时之内就有24万人涌入注册,使得该网站不得暂停新用户注册。

 

目前,币安网有600万用户,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综合交易平台,其中美国玩币的炒家约30%使用币安网。

 

由于币安网的收入需要依赖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赵长鹏也经常在媒体露面,为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疯狂“打call”。

 

 

比如在前天(2月6日),赵长鹏在个人推特上“颇有深意”地转发了一条状态。原文写道,“美国股市上周市值蒸发1万亿美元,这比所有虚拟货币总值还高。”

 

赵长鹏转发评论道,

 

“就这样还有人鼓吹‘比特币是泡沫’。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股市和比特币,谁才是泡沫?’”

  

但谁敢保证接盘者不死在沙滩上?

这两天的比特币行情可见一斑,北京时间2月6日15点45分左右,比特币跌破6000美元,7日又回到8000美元上方。要记得,去年比特币最猛的时候,曾创下22550美元的历史记录。

小时候,很多人多少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既然人民币是纸印的,那么印人民币的印刷厂岂不是最有钱?长大一点后,知道人民币是中央人民银行发行的,哇塞,这家银行岂不是赚翻了?

现在我们都知道,钱既不是印刷厂变出来的,也不是央行想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的,一个国家发行货币总量要与经济发展水平相一致。任性印钞票当然也不是做不到,可以看看津巴布韦的样子,2012年该国发行了面额为100万亿的纸币,但这笔钱连吃顿饭都够呛。现在,津巴布韦选择放弃,改用美元为通用货币。

比特币的设想很完美,总量限定为2100万,好像能避免通货膨胀。然而,它和它的同类们却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

那种比特币能够取代传统货币的观点,暂时还是歇歇吧。有一个段子说得好,某公司年会发比特币,员工发表获奖感言:首先,要感谢公司把价值63万的比特币奖励给我;其次,我觉得我非常幸运能够抽到大奖拿下这59万,我觉得我得好好规划下怎么花这55万,毕竟4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能接受上菜场买鸡蛋时,卖家要价6块钱一斤,你稍稍犹豫了一下,鸡蛋就变成60块钱一斤吗?

话说回来,赵长鹏那20亿美元,也不是都躺在银行账户里,它无非是一个数字而已。未来是涨是跌,犹未可知,而他如果想把这笔财富变现,还是得换成现实中的通用货币。

当然,比特币虽然不能取代真实的货币,却能够在资本市场掀起一点风浪。“挖矿工厂”每天消耗的大量电力,也是环境的不可承受之痛。

正因如此,监管部门早就盯上了虚拟货币。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紧急叫停ICO活动。同时采取措施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于2017年9月30日前彻底关停其在中国的所有交易活动。

ICO可以翻译成“首次代币公开发行”,说白了,赵长鹏就是通过这个方式“一夜暴富”。

据最新报道,监管部门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赵长鹏的币安官网跑得倒很快,2月1日,该网发布“致中国用户”的公告:“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不错,在诞生伊始,说点普通人听不懂的计算机与金融术语,比特币把“技术即正义”这句咒语当护身符,仿佛光芒万丈。总之,力挺比特币的人们反复说,这跟无知大妈误入传销组织,很不一样。

实际上呢,一个不那么靠谱的局,就算有高科技支撑,本质上也不过是一个局而已。背离实体经济的虚拟货币,在投机市场上被炒得越热,就与它曾经宣扬的初衷越远。在喧哗与躁动中,泡沫越吹越大,待到潮水退去时,就是接盘者死在沙滩上之日。



中国青年报(ID:zqbcyol 编辑:张力友)综合整理自每日经济新闻 (ID: nbdnews  )、中青在线(王钟的)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