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巧俊:难以服众的重判岂能维护法律尊严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25日10:59 江南都市报

  -本报特约评论员洪巧俊

  连日来,“许霆恶意取款17.5万元被判无期”案持续高温,网上各大论坛讨论激烈。23日上午,许霆父亲许彩亮接受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专访时,连称儿子“实在冤枉”!

  对于许霆恶意取款17.5万元被判无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难以服众。这个“众”还包括贺卫方、许章润、张谷、葛洪义、徐松林等著名法学专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说,无论作为一个法学专家还是一个普通公民,对此案只有一个强烈感受——“法律太严苛了”。从许霆的判无期,我们发现法庭存在着很大的自由裁量权,正因为有这样的自由裁量权,就可以在一瞬间让一个人付出终身自由的代价。

  在我看来,许霆的行为并没有构成盗窃罪,因为构成盗窃罪要件中的一条是必须通过“秘密窃取”的方式取得他人财物。许霆先后恶意取款171次这不假,但他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通过正当程序公开进行的,其间他没有对ATM机做任何手脚,只能算民事上的不当得利。即使有罪,判刑也不该重于银行职员挪用公款。曾任中国农业银行黑龙江一支行行长的王中军挪用公款3000余万元,被判有期徒刑15年。中国农业银行宜宾市分行直属支行财务科原科长兼专署街分理处主任刘玉峰,挪用公款2700多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实这些银行职员才是真正的“秘密窃取”,但他们没有一个比许霆判得重。比如王中军挪用公款用于个人购股票、买彩票、借他人使用、替他人偿还贷款以及个人挥霍,其个人挥霍的钱远比许霆恶取17.5万元要多得多。犯罪的本质和量刑的尺度的把握,缘于社会危害性的大小。论危及社会,银行职员的“挪用”远比用ATM恶取要大。ATM再恶取也有限,许霆恶意取了171次也才17.5万元钱,而那些银行的窃贼一“挪”就是千万元。

  许霆的恶意取款,银行有多少底气可以大声地说:我们没有任何责任。在许霆案中,首先是银行服务不完善,银行的疏漏给了许霆可乘之机,导致许霆恶取,银行应该负起“引诱”的责任。在全国第四届“法律思维与法律方法论坛”上,许章润的“银行可比作在夜晚穿着暴露的女性,是这种暴露诱发了强奸行为的发生。你的疏忽引诱让我一时失控,加害人因被害人的引诱而导致的犯罪,应当考虑从轻量刑。为此,银行应当向被告人道歉,‘我提供的服务不合理,引诱了你的犯罪’”,这个观点之所以能引发全场鼓掌,足可以说明大家认同银行在这个案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人非圣贤,当一个正常人发现柜员机多取的漏洞时,又有多少人能自觉地抵制这种诱惑?《每日邮报》曾报道: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一部ATM机发生故障,取10英镑会吐出20英镑。于是数百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占银行便宜”,直到ATM机里面的钱被取光。有意思的是《每日邮报》对此事不是谴责,却是以一种喜剧的感觉出现。在这个法制较健全的英国,国民却把“占银行便宜”当成一种幸运降临。

  这个案件让我们感到刑事审判的僵硬,以至在审判中产生了金融机构、司法机关一致对外的强权行为,从而导致这种难以服众的判决,这种判决不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恰恰相反,损害了法律的尊严。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