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黎:禁痰日:一座赶考城市的新尴尬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01日00:08 红网

  随着奥运的日益临近,北京倏然间成了各类“文明日”的高发原产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在“迎奥运,讲文明,树新风”以及“健康奥运,健康北京”等名目下设立的“文明日”,即有每月11日的“自觉排队日”和每月22日的“让座日”。而日前又有消息称,为了“根除部分市民随地吐痰的陋习”,北京拟在年内设立“禁痰日”,具体日期及相关内容正在商讨之中(《京华时报》2月29日)。

  平心而论,对于此等举措,民间议论一直颇多质疑甚至讥讽之音。仅凭常识而言,“不自觉排队”、“不主动让座”乃至“随地吐痰”之类的陋习和不文明习惯,似乎很难因为某个日子的设立而得到根本消除。有时甚至由于这类举措只注重“做表面文章”,颇有荒唐之感,反而引起民众的另类“上行下效”。

  且看:到“日子”了,各路来源的“协管”、“监督”倾巢出动,各类辅助宣传工具“集体总动员”:传统如高音喇叭、巨幅海报和醒目标语,现代如影视歌各栖明星、主持人等等声情并茂、“以身作则”的公益广告表演,狂轰滥炸,场面波澜壮阔,令置身其中的民众立时有莫名兴奋之感,宛如得了拍摄现场一声“开麦拉”的指令。于是,早已习惯此类阵势的国人即刻进入角色:你说是“自觉排队”、“主动让座”也罢,你道是“表演排队”,“做秀让座”也罢,总之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时间鱼龙混杂、真假莫辨,只落得个场面壮观、媒体忙碌、“数字”好看、领导大快的立竿见影之效。

  然而,至于这“文明日”之前之后的文明状况如何,却是不得而知。可以想象,倘或有“随地吐痰”习惯的某君,在“禁痰日”因了禁止令和各方众目睽睽的监督,而N次不得不强咽下喷薄欲出之痰而不吐不快的话,那么过了这一日,或者仍在“禁痰日”,却只是到了某个无人监督的角落,是否会报复快意地一吐而快、一吐再吐直至N的倍数次,却实在是电视台的摄像机、文明办的监督员,以及汇报政绩的领导们所无从关心的旁的问题了。

  可是,只需将视点从民众的角度而稍稍移向规则制定者和官员的立场,便会发现这些文明日的设立,在所谓的“荒唐”、“笑话”之外,却也有另外一层难言的尴尬。试问:客观地来讲,这些陋习和不文明习惯,岂是独独作为首都的北京所专享?所谓几千年悠久灿烂文化的文明古国,其文明的种子,早已在无数次的“改朝换代”,各类势不可挡、狂飙推进的文化“革命”之名义下,所强行滥施的自耗、自虐和自杀中消残湮灭,以至根本失了再生的根基和养分。而映射到民众日常生活中的陋习和不文明习惯,仅仅是这种文明的内层生命力死灭进而衍生出畸形怪胎的小部分表象罢了。

  然而,奥运无法等待,北京无法等待,世界更无法等待。没有这样的一个世界,会停下脚步等待一个自伤的民族找到它的根本而徐徐恢复元气,于是,奥运前的北京,宛如一个连“四书五经”都还没有备好的“童生”,面对迫在眉睫的科举日,竟是立时就要面对目光灼灼的监考官甚至是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其栖栖惶惶之态自是不难想象;而临时抱佛脚、病急乱投医般的各类“文明日”的设立,虽是荒唐有余,却也在情理之中,总比坐而待考的索性不作为要强上几分吧。

  尽管如此,对于这座赶考的城市北京,我仍然要送上最真挚的祝福。这不仅是因为它是我大学读书和曾经工作过多年的城市,有着别样的感情;更是因为,这样的一场赶考,无论考分如何,它对于这座城市、对于这个刚刚尝试着一步步回归世界、正在一点点寻找它真正的文明之根和精神之本的国家和民族,都是一次不可能重遇的机会——哪怕只是作为一个提醒和发见的机会。作者:左黎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