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泽刚:倪发科的忏悔一点都不彻底

2015年03月02日10:35  南方都市报 收藏本文

  金泽刚专栏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近日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此次庭审过程中,倪发科收受的大量玉石“雅贿”作为证物被曝光,且倪发科的腐败行径导致国家财产损失接近19亿元。

  面对庭审查明的犯罪事实,倪发科像其他贪官一样,也表达了自己的忏悔之情,但从媒体报道来看,倪发科的忏悔一点也不彻底。

  据媒体报道,在被告人的最后陈述阶段,倪发科说了大约30分钟。可能是官员擅长讲话,这么长时间的“慷慨陈词”,对一般的被告人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倪发科究竟说了些什么呢?

  正如其他腐败案件一样,倪发科首先回顾了自己犯罪的原因。倪发科称,自己在副省长任上的前两年工作还是很积极的,后来感到年龄大了,快到点了,提拔没有希望了,再加上受到一些消极现象的影响,思想随之发生了变化,将重心从工作转移到为退下来的生活做准备。可见,倪发科先是表扬自己,说说在任上的功劳。后来,只是年龄大了,上不去了,就为退休做准备,搞起了权钱交易。然而,谁都知道,在中国,一位副省级官员,只要是平安着陆,至少也是生活无忧,哪用得着再去以犯罪手段敛财?这是何等牵强的理由!难怪倪发科还作了这样的归纳:“过去几十年是为别人活的,现在到了该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了。”这正好说明,倪发科犯罪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压根儿没摆正自己应有的位置。

  再来看倪发科反思自己犯罪的过程。倪表示,多年来自己没有学会抽烟、喝酒和打牌,“偏偏痴迷于玉石、玉器。我接受了老板赠送的玉石、玉器,难以自拔,直到最后核算出上千万元,我才感到吃惊、猛醒。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倪发科还是没有忘记标榜自己是好人,不会抽烟、喝酒和打牌,只怪自己“偏偏”痴迷上了玉石,而且,直到司法机关核算出上千万元,才醒悟起来。这话可信吗?事实上,倪发科当上副省长后,就私自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身边懂行的人绝不会少,他当然知道“雅贿”品的价值。何况此前还有报道说,有的行贿人专门不远万里帮他去挑选特别有价值的玉石。更有意思的是,他认为是“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这话同样印证了,倪发科真的没有找到自己犯罪的根子所在。如今,依据倪发科悟出的道理,世界上要是没有玉石,说不定他就不会腐败呢,这是多么可笑的逻辑。

  最后,再来看看倪发科在庭审陈述中所表的决心,他称:我的政治生命已经终止,生理生命等待着判决,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接受,绝不上诉,我将在我的有生之年,好好地接受思想改造,以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赎罪,向家人赎罪。这话听起来有些惨烈,但也有些“格式化”的耳熟。身居要职时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给国家造成数以亿计的损失,在锒铛入狱后才知认罪悔罪,试问,此时此刻,你想以什么样的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赎罪,向家人赎罪,你又能以什么样的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赎罪,向家人赎罪?尤其是当腐败的根子都没找对时,光有表决心,恐怕离真切的忏悔还很远很远。

  (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

(编辑:SN090)

文章关键词: 倪发科 忏悔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 风暴眼:母亲柴静与雾霾的死磕能改变什么?
  • 新京报:每个人都须直面“穹顶之下”的雾霾
  • 新京报:高速路拥堵8公里为何不开闸放行
  • 钱江晚报:嘲笑消费者,就有消费信心了吗
  • 新京报:正视日本电饭煲,无需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