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成洗钱工具?中国人又玩坏一个牛掰的发明

2017年01月12日08:42   新浪新闻 收藏本文

  原标题:比特币变成洗钱工具?中国人又玩坏了一个牛掰的发明 | 冰川观察

  作者:陈季冰 来源:公号“冰川思想库”

  未来无法预测,比特币这种“货币”也许终究会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被淘汰,但它所代表的数字虚拟货币的时代也许终将到来,虽然中本聪试图完全摆脱政府监管的乌托邦理想有可能会打不小的折扣。

  沉寂近3年的比特币交易刚迸发出金灿灿的诱人机会,却马上迎来新一轮监管杀戮。

  1月5日凌晨,比特币在中国市场的价格突破3年多前创下的8000元的历史纪录,并在随后一路飙升至最高接近8900元。这意味着,它的价格在过去一年内上涨了超过260%。

  发现这一情况,央行火速在当日约谈火币网、币行(OKCoin)和比特币中国(BTCChina)三家比特币交易平台主要负责人,要求它们加强自查、规范运营,例如不得地推、不得刷单、不得提及人民币贬值等。当晚,比特币价格“闪崩”,一度跌到6000元以下,跌幅近30%。

▲比特币的暴跌▲比特币的暴跌

  更严厉的措施随之而至。1月11日,央行北京营管部进驻火币网、币行等币交易平台,就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相关金融法律法规、交易场所管理相关规定等情况开展现场检查。这直接导致比特币跌幅进一步扩大,日内跌幅超过15%,跌破5400元关口。

  比特币上一次暴跌要追溯到3年前,当时也是因中国央行的一纸《通知》所致。

  那么,究竟应当如何来看待这种世界上最成功的虚拟数字货币的前景呢?

  无政府主义网络骑士的圣杯

  2008年11月1日,一位自称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有媒体报道称找到了中本聪本人,但事后被找到的人否认与比特币有关。)在metzdowd.com的密码学邮件组列表中发表了一篇论文,以优美而专业的文笔描述了一种叫做“比特币”的电子货币系统设想。这种全新的虚拟货币不需要任何中央货币来发行、担保和监管,而是在一个纯粹p2p网络(点对点,无中心的分布式网络)中运行。

▲据说这位就是“比特币”之父中本聪▲据说这位就是“比特币”之父中本聪

  比特币本身只是一系列数字串,它的“铸造”过程是在模拟贵金属的开掘:任何人在电脑上运行比特币软件,都可以通过比拼解决复杂数学问题的能力来参与比特币生成,这种方式被称为“挖矿”。挖矿的效率主要取决于计算机的性能,尤其是显卡功能,同时还需要消耗大量电力。比特币生成的模式也模拟了矿产开发:随着最容易获得的资源逐渐枯竭,它的供给也会减缓。

  每隔4年,比特币的增速都会减少一半。潜在的比特币“储量”预计大约会在2030年全部被挖尽,根据最初的数学设计,总供给量上限为2100万枚。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网络正式诞生,中本聪本人将开源的第一版比特币客户端发布在网上,世界上首批50枚比特币也同时诞生。8年来挖出的比特币约有1600万个,2017年初的总市值为160亿美元。

  从比特币的设计初衷来看,这种数字虚拟货币的最大特点是去中心化、总量恒定。这意味着不能通过货币超发来制造通货膨胀,变相窃取老百姓的钱财;同时,因为是点对点的分散交易,它的系统不会遭遇全面破坏,不存在中央结算系统故障而引发全面交易系统瘫痪的风险。

  除此之外,比特币还具有以下诸多优点:1,无国界全球流通,绕开了外汇管制;2,没有铸币税,交易简便而成本极低;3,易于保存(由“私钥”密码保管的“电子钱包”,可以在线保管,也可以离线储存),不存在失窃问题;4,匿名交易,最大限度保护隐私……

  总之,比特币的概念彻底颠覆了以往政府发行的所谓“法定货币”。在那些希望建构乌托邦式自由公正社会的无政府主义者眼里,它就是反抗资本主义贪婪和压榨的最好武器。纽约一位受人尊敬的风险投资家曾说过,自互联网诞生以来,还从未见过哪一项技术具有如此巨大的想象力和革命性。

  火热的投机交易

  最早接受这一新事物的自然是那些硅谷IT先锋和网络精英,他们中许多人相信中本聪的创意可以被部分复制于其他用途,以实现更大的变革,例如近来炙手可热的“区块链”技术。

  而2012年爆发的塞浦路斯金融危机成为比特币短暂历史上的重要契机。数据显示,比特币对美元汇率开始出现飙升是与塞浦路斯危机同步的。

  真正使比特币交易变得火热并价格飙升的,是大量中国投资者的参与。

  中国人第一次接触比特币可能是在淘宝网上。据报道,2011 年 6 月,淘宝网上出现了一家从事比特币兑换的店铺。中国市场对比特币的热情在2013年突然高涨。从比特币电子钱包下载量来看,2012年,中国在全球排在第6名至第7名,下载量仅有美国的1/9,但到2013年5月,中国首次超越美国,位居全球第一。

▲据2014年的不完全统计,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有30余家。▲据2014年的不完全统计,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有30余家。

  2013年6月注册成立的中国第一家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币中国(BTC China)也因此在当年11月便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眼下,世界上90%以上的比特币交易发生在中国,过去半年里人民币交易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98%。

  不过,与欧美的情况不同,中国大多数投资者对比特币的兴趣,基本不是被它的自由主义理想所吸引,而是因为它的投机属性。这一方面再次印证了中国人的好赌天性——以投机性、流动性以及不受监管程度来看,比特币无疑是最好的筹码;另一方面,这也凸显了中国当前缺乏好的投资机会的悲哀现状。

  此外,中国的外汇管制政策使得国内资金无法自由汇到海外,尤其是最近一年多中国政府收紧了外汇管制。外界现在普遍猜测一些中国人利用比特币将资金转移至国外,以规避资本控制。

  关于比特币“洗钱”让资金出境的质疑一直存在,甚至有言论称,比特币为新型“地下钱庄”。最近几个月,人民币贬值与比特币币值飙升之间看上去存在的相关性强化了上述猜测:这种虚拟货币正助长资本外流。想必这也是央行这次试图给比特币热“降温”的重要因素。

  不过,比特币行业内的专家大多认为,现有的规则使得利用这种虚拟货币将大额资金转移出境的成本非常高昂,且一切步骤都清晰地记录在案,无处逃遁。

  但不管怎么说,中国投资者的大量涌入反过来也成为比特币价格上涨的最主要动力。从动态数据来看,自2013年以来比特币中国市场总是处于领涨的位置,带动全球的比特币价格上涨。

  过去两年,比特币的挖矿和交易更多是在中国进行。全球五大挖矿者中有四个在中国,前面提到的火币网、币行和比特币中国是目前全球前三大交易量的比特币平台。

  也许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看好它的前景,自2010年夏天比特币“公允汇率”诞生以来的不到4年里,它“身价”暴涨的速度远远超越任何一项投资品。2010年7月17日,1比特币兑0.05美元,到2013年11月29日,比特币攀升至将近8000元的历史最高价。

  监管难题

  鉴于比特币交易的火爆,全球各大金融监管机构都对它给予了越来越高的关注。

  2013年12月5日,一直保持缄默的中国人民银行下发通知,称虽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中国央行没有取缔比特币,称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不过,它明令禁止金融机构开展比特币业务,还特别强调了相关危险——比如市场操纵、洗钱以及用于从事犯罪活动等。

▲中国人民银行在中国履行货币监管这一功能▲中国人民银行在中国履行货币监管这一功能

  中国央行人民银行随后还约谈了10多家规模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要求它们停止所有与虚拟货币有关的交易。不久,中国三家最大的电子交易平台——阿里巴巴(淘宝)、腾讯和百度——相继停止了比特币支付业务。而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BTC China)也接到央行指示,不得再吸收比特币买家的人民币资金。

  中国货币监管当局投出的不信任票令比特币价格一度暴跌2/3,并沉寂了长达两年之后。直到2015年底,比特币的交易才逐渐回暖。在随后2016年里,它在中国的价格上涨了145%。

  概言之,目前世界各国监管当局对于比特币的态度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以德国和英国为代表的欧盟国家基本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他们只是声称有必要密切关注比特币的发展,并保护消费者权益免受损害;以俄罗斯、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国家截然相反,他们已经或打算宣布比特币非法并完全禁止,这些国家还包括泰国(它是全球第一个对比特币下禁令的国家)等;作为世界上前三大经济体的美国、中国和日本则居于这两种极端的中间,这三个国家并没有禁止比特币交易,但明确禁止了它的货币功能,只是将它归入普通商品之列。

  虚拟数字货币的未来

  激进的自由主义者曾迫切希望用比特币来挑战恼人的政府监管,因为他们喜欢市场多于政府,对国家怀有强烈的不信任感,而现代国家实际上垄断了货币。这也是比特币发明的初衷以及它设计上的重点——以技术与加密检验的结合取代政治。

  但从它诞生以来的8年多历程来看,这种雄心壮志并没有得到太多落实。它的价格的暴跌几乎都是因为中国央行的介入,这一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已经说明,比特币实际上比其他投资市场更加容易受到政治的操纵。

  眼下,对于这种缺乏主权担保和政府监管的虚拟货币未来将会何去何从,不同的立场决定了不同人的预期。

▲比特币的未来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比特币的未来充满着各种不确定

  对比特币前景的消极看法主要集中于以下两方面:

  第一,因安全技术跟不上市场迅速扩展需要而致使这场雄心勃勃的实验以失败告终,比特币的先天基因赋予了它难以测控的风险(这其实就是它所蕴含的难以估量的价值的黑暗面),例如已多次发生的黑客盗取交易网站比特币事件;

  第二,与此相关联,比特币的特性使犯罪活动对它情有独钟,全球很多监管机构担心数字货币可能易被用于洗钱或非法购买武器及毒品。这使得这项创新很可能因其造成的巨大副作用而被监管机构扼杀。而且,各国政府封杀比特币的意愿还会因为担心主权货币遭遇竞争而进一步增强。

  好在至少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美国、欧洲、中国和日本——的政府都没有对它关上大门,这给了它“改邪归正”的机会。

  至于匿名性所蕴含的犯罪风险问题,比特币的笃信们正确地指出,比特币交易至少还是有电子记录可查的,没有什么比现金更加不留痕迹、更加难以追踪的交易了,然而从贝壳、贵金属到纸币,人类使用现金已经有几千年历史,并且现在依然在使用。

  因此,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安全风险,而在于提高对风险的防控能力。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比特币将会遭遇长期不断的“压力测试”。如果比特币要成为一种真正可行和可靠的货币,它就必须证明自己能够应对现实世界货币会面临的各种危机和考验。

  未来无法预测,比特币这种“货币”也许终究会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被淘汰,但它所代表的数字虚拟货币的时代也许终将到来,虽然中本聪试图完全摆脱政府监管的乌托邦理想有可能会打不小的折扣。

  比特币可能会引发一场货币和信用革命,但它即便发生也会比对它寄予热切期待的激进自由主义者们希望的缓慢得多。

责任编辑:魏巍

文章关键词: 经济 比特币 人民币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