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富豪决斗凸显“资本”主义

2016年01月25日07:12   环球时报 收藏本文

  美国大富豪布隆伯格考虑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总统选举,这是美国政治领域的大消息。布隆伯格是全球排第14的富翁,也是彭博新闻社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具有很强的舆论动员能力。他一旦最终决定参选,必将带来重大冲击,使明年谁将入主白宫更加扑朔迷离。

  目前共和党内呼声最高的参选人特朗普就是位大富豪,克林顿家族也早已是美国富人,布隆伯格如参选将会强化人们关于美国大选是“富豪及资本游戏”的印象。

  现在美国大选中总有克林顿和布什两大政治家族的活跃身影,这被普遍注意到并引起一些抱怨。 关于“金钱政治”,一些人看得很重,认为它一定会伤害民主的品质。另一些人则强调,美国政治的周密制度会制约金钱的影响,因而这个问题不需大惊小怪。相关 的真实情况大概需用两句话来总结:金钱在选举中不是万能的,但离了金钱又是肯定玩不转的。

  世界已经走出政治野蛮的时代,民主的基本精神可谓在全球深入人心,即使不推行西方式多党竞争体制的社会,民主的原则也以其他形式进入到政治治理中。国家制度的竞争趋于复杂化,它更多不再是民主多少的比拼,而是看各国谁更有能力解决问题,激发更多的社会活力。

  “民主”这个词大体被西方垄断了,西方对过去一个世纪的成就充满骄傲,认定把民主原则与它们的制度形式捆绑起来是合理的。然而新世纪以来多党竞争制度在全球的运用中出了很多问题,有些传统西方国家也因政党恶斗政治效率被极大削弱,更多质疑随之出现。

  跳出围绕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争论,从常识角度看一看资本与政治的关系,也是很有意思的。

  有人说中国“越 来越像资本主义了”,因为中国也出了越来越多“资本家”,他们有的颇具实力。但是同美国的情况一比,就看出资本在中国的影响从性质上就不一样。在美国,虽 然钱多不一定就能当总统,但资本的意志却真的在决定、主导美国的一切。美国政权要符合资本及大资本家的利益,甚至为它们(他们)服务,这并非政治宣传。

  企业领袖都是事业的成功者,他们的意志影响国家治理的原则和方向,大概也有一定合理性。然而历史证明,当这一切被制度化后,它的合理性总是被很快消耗掉,不合理的因素逐渐泛起,对民主原则形成连累。

  看来各种制度无论形成之初是多么合理,愿景多么正义,都有可能在运行一段时期后偏离它的初衷,或者与新的时代情况脱节。因而必须发动改革,做制度的目标校正,去除运行体系中生锈和坏死的部分,恢复制度的生机。

  美国处在资本主义的顶点,西方体系之内的竞争不足以触动它,非西方的外部竞争时紧时松,触动力也有限。虽然出了华尔街危机那样的大问题,但资本的地位仍不可撼动,政客们对旧有游戏乐此不疲。

  特朗普这样的人能在支持率上领跑共和党所有参选人,这是美国选举制度已经出问题的信号。它说明美国公众已经对老政治游戏厌倦了,在拿支持特朗普给美国政治制度脸色看。布隆伯格据透露要“砸10亿美元”挑战民主共和两党,这让人想到资本在美国政治中的强势已经无以复加。

  不能说美国政治上“已经烂掉了”,全世界的政治模式都有各自难念的经。我们想说的是,或许真的没有某种“政治范本”存在,政治是痛苦、复杂的,每个国家注定要经受自己的磨难与考验,为解决问题给出与时俱进的答案。

责任编辑:黄睿 SN224

文章关键词: 美国大选 资本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