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点卡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陕西良区关山镇--关中刀客探源(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4月25日03:00 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古老坚固的关山城墙如今只剩下断墙残壁
王桂芬家珍藏的关山刀
刀客刘发林做的柜子如今摆着现代化的电器
  文/图记者杨斌鹄

  特别提示

  历史像沙子一样沉淀,时间的河流却时常掀起波澜,让逝去的人和事再一次浮现。随着电视剧《关中刀客》的热播,那一群百年前活动在关中渭北平原的刀客们又成了关中老百姓茶余饭后的重要谈资。

  真实的关中刀客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沿着历史文献的记载,记者走进他们曾经活动的地方。

  据《陕西省志》记载,“刀客会是关中地区下层人民中特有的一种侠义组织。其成员通常携带一种临潼关山镇(关山镇今属阎良区)制造的‘关山刀子’,刀长约3尺宽不到2寸,制形特别,极为锋利,故群众称之为刀客。刀客约产生于清咸丰初年,没有固定的组织形式与严密的纪律,有一个类似首领的人物,大家都称之为某某哥,在他以下的人都是兄弟,围绕首领活动。刀客分散为各个大小不同的集团,划地自封,分布的地区,以潼关以西、西安以东沿渭河两岸较多,渭北则更多。刀客有反抗反动统治阶级的精神,也有抱打不平、拔刀相助的义气。辛亥革命时,刀客曾经参加;辛亥革命以后,刀客逐渐销声匿迹。”

  在电视剧《关中刀客》中,董二伯、粪操子、花翎子、七寸子、肉瓤子等10个性格迥异、类型不同的民间布衣豪侠,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是关中大地随处可见的庄稼汉、乡村秀才、乡间少年……他们中间有的甚至不会武功,但他们各个行侠仗义、扶危解困、不求功名利禄,甚至不惜鲜血和生命……这10个故事,充分展现关中人性格中的“生、冷、蹭、倔”、“刁、野、狂、鲁”。

  刀客的源地

  在今天的阎良区关山镇一个叫官道刘的村子,今年65岁的老人刘景义以修自行车为生,修车的空余讲以前的民间故事是他的一大爱好,而他讲的最多的就是流传在关山民间的刀客故事。“我们这里是以前有名的刀客窝子,刀客多得很。在清光绪年间,著名的刀客有张宝、吴赖、刘四娃等,老百姓说张宝、吴赖、刘四娃,一人能当百匹马,清末的刀客‘粘眼老常’上了电视《关中刀客》。”

  关山的刀客为什么多,研究和编写了多年关山地方志的李健民老人说:“一句话就是官逼民反,社会压迫太重;再者就是和关山镇以前的重要的地理位置分不开,由于以前的关山镇城池坚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多战乱,民间尚武之风较盛,这里还是以前的一条交通要道,《关山镇志》记载,直到1936年陇海路通车前,这条路一直是渭北的交通要道,交通繁忙,商旅发达,各种人都在这里活动较多。所以刀客最初形成于以关山为中心的蒲、富、临、渭四县交会处。”

  翻开《关山镇志》,看看近百年关山历史,我们就会理解李健民老人说的“官逼民反”。“清光绪三年(1877年)大旱,三年六料无收,饿死人不计其数,出现人相食现象。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大旱,民多逃亡南、北二山。”

  “民国9年(1920年)发生一次较大地震,树木、房屋动摇,人不能立。民国17年(1928年)、18年(1929年)两年大旱,夏秋无收,抢剥野菜、树皮一空,街上抢食,卖儿鬻女及逃亡他乡者无数。”

  “民国21年(1932年)七八月,蝗群飞过,遮天盖野,高六七寸的糜谷顷刻食光。”

  “民国21年(1932年),夏秋无收。入夏后霍乱流行。许多人全家死绝,尸骨无人掩埋。无数人到北山逃荒。”

  “民国25年(1936年)、26年(1937年),又出现严重旱灾。”

  “民国31年(1942年)五月,连阴雨40天,小麦全部出芽。”

  期间的战乱更是不断,有清朝同治年间的回民起义,捻军活动,到辛亥革命后,接着又是军阀混战。从民国5年到民国15年,关山长期是靖国军的据点,战乱不断,加上当时军队纪律很差,常抢劫百姓,导致城市萧条,四野荒芜。可以说,清末年间关中地区刀客突然增多也和当时统治者严酷的压迫和生活的极度穷困相关联。

  在今天的关山镇,记者见到了当年打造“关山刀子”铁匠的后人于喜全,这个朴实的汉子仍旧继承了祖上的手艺,但今年已经50多岁的他已经不再打铁了,而是开了一家电气焊的铺子。于喜全告诉记者,当年他太爷打造的刀子可以一刀砍断城门栓。“那时我太爷挣的银子用大秤称,我家的院子是关山有名的大院子,可到了我爷爷手里,他抽大烟,把兴盛的家业全部败完了,到了我已经没剩下什么了。”于喜全说。

  记者临走时,于喜全带着遗憾告诉我们,祖辈们的打铁手艺在他手中就要失传了,因为他的儿子已经干了别的工作。记者问现在还能不能打一把像他太爷打造的刀子,于喜全说不行了,因为他的徒弟们现在对于抡大锤打铁都是外行,没有人可以给他打下手。

  刀客的信与义

  追溯关中刀客的历史,有的学者认为可以上溯到先秦,如杨怡鲁在《刀客之称谓》一文中所说“远自秦之统一六国,天下豪杰多聚咸阳,开始有游侠之风,历代相传流为风气,遍于三秦,尤多在关中渭河两岸”。准确地说,还是在清末最多,他们大多投师拜友,学拳术,练击技,携利刃游行于同辈之间,义气交往,侠义相助。主要的特点是仗义行侠。

  生活上刀客主要是干些临时性的行业,通常有三类:盐客,在富平与蒲城比邻的盐滩地区,以贩盐为生;镖客:主要是护送商旅,防路遇盗劫,通称保镖,主要在茶行和水烟行;赌博客:主要在一些民间集会排赌博,大则设赌棚,小则排赌摊,他们在赌博中很讲信用,绝不输打赢要。

  读《渭南县志》中对刀客的记载,至今人们都能感到刀客的“义气”:“刀客敢于反抗反动政府,抑强扶弱,视死如归。虽无明确宗旨和纪律,但共同遵守一句约法‘光棍犯法,自绑自杀’。赵银娃(刀客头)手下的阳生(刀客),因做了坏事,赵就对他说:‘你知道的,该怎么办!’随即给小刀一把,令其自处,阳生坦然回答:‘大哥你要活的,还是要死的?’说着,从自己腿上割下了两片肉,撂到地上喂狗吃。”

  道光年间的蒲城刀客王改名,其母美貌,同乡恶霸杀其父夺其母,襁褓中随母入仇家,10岁知情,便苦练武功,决心报仇。20岁时,他杀死仇人,当了刀客。《蒲城县志》说他“胆量过人,臂力出众,武艺超群。飞檐走壁,如在平地,步履健捷,快若奔马”。同辈推他为头领,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并聚众驻卤泊滩南井家堡,坚壁深壕,备有火器,以防被捕,官吏无可奈何。当地百姓都受其领导。争讼者常往说理,他听双方陈词后,以公评断,片言折狱,双方皆服。久之,井家堡竟成了一方“法庭”。

  辛亥革命后参加革命的刀客,如著名的严飞龙、马长命、马正德等人都是侠肝义胆,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有些人还壮烈牺牲。这些都是刀客侠义精神的一种具体体现。而就在辛亥革命之后,大批的刀客从一个秘密的民间组织走向历史舞台,并开始迅速分化,直至最后消失。正如李健民老人所说“一些人参加了革命,一些人沦为土匪”。

  郭自兴杀四门

  在关山镇,如今留在老百姓脑袋里关于刀客最深刻的有两件事,一件就是大约在100年前,在如今已经荒废的穿过官道刘村的官道上发生的一件刀客抢劫案,刀客们抢了一个过路的富商,却没有发现藏在马车底层的大量银钱,最后银子被两个一大早出门拾粪的贫农捡了去,从此发家当了地主。另一件就是在《关山镇志》里记载的“郭自兴杀四门”。

  郭自兴,关山镇西界坊村人,早年参加同盟会,在民国时期当过民政厅厅长,陕西省参议员等职,一生与于右任、胡景翼等人关系密切。

  1911年辛亥革命发生,10月20日西安的革命党人也举兵响应。临潼县革命党人郭希仁、曹印侯、刘蔼如也在渭北招兵买马,22日郭希仁在油槐曹杨村起义,率众光复临潼。当时驻关山的县丞署人员即作鸟兽散,关山随之处于无人管理状态。此时散居关山的一伙“刀客”乘机而起,明火执仗,抢劫行凶,拉群众的牛,绑客商的票,敲诈勒索。

  “刀客”在关山趁火打劫的消息传到临潼、西安后,郭自兴奉命于1912年4月初回到关山,他传鸡毛信于各村,动员各村丁壮数百人,大家手执土枪、刀、矛等,分兵两路从东门和北门进入关山城,逮住当地有名的刀客粘眼老常、李老四、刘春成等4人,推到城门杀了示众。此事件以后,当地匪徒、歹人一时震服,地方秩序为之一宁。群众将这件事称做“郭自兴杀四门”。

  其实在关山群众中至今佩服的刀客要数阎良区武屯镇房村的李虎臣。

  刀客与辛亥革命

  李虎臣就是有名的“二虎守长安”中的“二虎”之一,是辛亥革命以后陕西军界的风云人物之一。势力最兴盛时曾经是带军10万的大将军。但提起他,家乡的群众异口同声地说他可是一个真正的刀客。

  《阎良史话》中说,辛亥革命爆发后,李虎臣跑到西安投奔了“革命军”,但革命后军队内部的一些不良作风及革命后一切照旧和劳动人民生活并没有丝毫改变引起了他的不满,他带了一杆快枪,骑了一匹快马回到阎良,交结张风鸣、南成祥、张明轩、丁增华等一批绿林义士,组成“渭北刀客”,独树旗帜,杀官兵替天行道,打财主杀富济贫。1912年9月,渭北刀客在官道刘村伏击了一队官兵,缴获许多枪支弹药。从此发展越来越大,“渭北刀客”在李虎臣的带领下逐渐由一帮江湖义士变为在当时陕西一支不可忽视的政治军事力量。

  在刀客参加革命中,胡景翼不能不提。胡景翼,陕西富平人,早年留学日本,同盟会成员,是清末陕西革命的关键人物之一。在借鉴当时南方革命党人联络会党发动武装起义的经验后,胡景翼认为应当争取陕西的会党和刀客参加革命。《富平文史资料》中说“辛亥革命,同盟会陕西发动者,如井勿幕、胡景翼并喜侠好义而通刀客,信知中之勇为者能为革命增添实力,只要以革命道义相喻,必携刀从之”。在多方努力后,胡景翼结交了当时许多有名的刀客,如“飞龙”严孝全、“黑脊背”王守身等,向他们宣传同盟会的主张,讲解革命的道理,把他们引上革命的道路。后来这些人大都在反清起义中参加了起义队伍,成为起义军的骨干力量,胡景翼在药王山起义时所编的三个营里,营长都是刀客。后来不少刀客成为革命军的将领,其中严孝全、马正德等人都为革命壮烈牺牲。

  如今的渭北平原,刀客已经成为遥远的历史,许多年轻人提起刀客都笑着告诉记者,那只是电视里的故事,曾经贫瘠的土地,也变成了一片片果香四飘的沃土,渭北的苹果出口到了国外,关山镇的甜瓜种植也达到了30000多亩。在村民王桂芬家,我们看到了一把曾经伴随刀客走南闯北、如今已锈迹斑斑的关山刀。王桂芬老人告诉记者,这把刀是老太爷留下来的,传到她已经是第四代了,家里的祖辈把它当宝贝一样传。记者猜想关于这把刀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故事,但现在后辈已经讲不出什么了。

  就像这把经历了100多年时间洗涤的关山刀一样,刀客的传说和故事也慢慢地生锈,失去原来的面目。
51精彩无线大奖等你拿 新京报幸福摄影大赛
中国网络通俗歌手大赛 体验财富之旅赢大奖!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