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南京部分夜总会脱衣表演盛行 观看表演也是腐败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17日02:49 人民网-江南时报

  

  中唐诗人白居易曾在《胡旋女》中记载他看过的一次胡舞表演:“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旋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要想这么快地回旋,且“千匝万周无已时”,只有把脚尖踮起来当作回旋的轴,估计芭蕾舞就是从这起源
的。有的胡姬还有杀手锏——脱衣舞。在强烈节奏的鼓声中摆动腰身,眼神如钩,“俟终歌而薄袒”,衣裳委地,回眸一笑,“曲尽回身去,曾波犹注人”。

  来自西域的胡姬为了博得汉唐王公们的垂青而苦练高超舞技,甚至不惜袒体相向,是中国古代脱衣舞女的真实写照。

  如果说胡舞的色情成分还不敌其艺术成分的话,那么,时光走过数百年后,脱衣舞在中国的一些娱乐场所悄然出现,屡刹不绝,而且毫无舞蹈艺术可言。10月中旬,南京有部分读者向本报新闻热线举报:尽管有关各方不断查处打击,但弥漫在各高档夜总会包间里的色情脱衣舞表演有愈演愈烈之势,甚至有的公然以“脱台”(裸体坐台)形式出现。

  本报记者配合有关部门人士,从10月下旬开始,对南京的一些高档娱乐场所进行了暗访,发现情况果真严重。

  是何原因使得这类丑恶现象屡打不绝?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和遏制这种嚣张的色情活动?

  A篇 南京部分夜总会“脱”风正盛

  记者暗访“脱衣”夜总会

  10月中旬,有群众向本报反映,南京的一些夜总会和KTV内的包厢里,跳脱衣舞以及从事裸身陪侍的现象严重,且呈蔓延之势。根据群众反映,本报记者连续多日对南京部分夜总会和KTV进行了暗访。

  10月15日晚,记者在知情人带领下,走进位于新街口附近的一家夜总会。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记者一行在一个小包厢内坐了下来。知情人喊来一个“妈咪”,指着记者说:“这位老板有的是钱,玩的爽了,什么都好说。”“妈咪”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并不失时机地贴上来,嗲声嗲气地说:“大哥,我这里的小姐都是很能玩的,又会调气氛。”记者装着很老到地问:“有没有刺激点的?”知情人心领神会,拉过“妈咪”悄悄地说,“叫丽丽过来给我们跳个舞。”“妈咪”沉默了一会,面露难色地说:“最近查得比较紧,不太方便。”包厢里的人听后佯装起身要走,“妈咪”见状又改口道,“大哥别急噻,我去喊还不行吗。”

  身材婀娜的舞女丽丽进来后,包厢里的小姐即主动退了出去。丽丽用一件衣服把磨砂玻璃门挡得严严实实后,选了两曲劲歌,随着一阵节奏强劲的乐曲响起,丽丽边扭动身躯,边一点点脱下身上的衣服抛向客人,直到一丝不挂。

  10月20日,记者与知情人一道来到中央路上的一家KTV。刚在包厢入座,即有“妈咪”带着一群衣着单薄的女子进来。就像点菜一样,每位客人“相中”一名小姐后,其余的小姐随着“妈咪”一声令下,鱼贯而出。

  记者问一名小姐,“我们怎么玩?”小姐立时笑了起来,“我们玩骰子吧,我输了脱衣服,你输了喝酒。”

  看到知情人已经很老到地“解放”了身边的小姐,记者借口累了,跟小姐说,“我们就这样聊聊天吧。”小姐顿时暧昧地笑了,“大哥,你是第一次来玩吧,这么害羞。”小姐告诉记者,到这里来玩的客人,全都要求小姐脱光了衣服陪侍他们唱歌或是跳舞,“会玩”的客人还能把小姐的“兴致”吊起来,除了在包厢内“玩个尽兴”,如果小姐符合客人“胃口”,客人还会带她们“出台”到外面玩,“怎么玩都可以!”

  11月10日,记者走进位于北门桥的一家KTV歌舞吧。进入包厢,记者问前来招呼的“妈咪”:“有什么好玩的?”“妈咪”称:“我这里的小姐个个年轻漂亮,包你满意。”记者又问:“小姐脱不脱衣服,有没有跳舞的?”,“妈咪”当即表示,现在“风声”很紧,不能提供这些“服务”,但她又称:“不脱衣服,小姐照样可以跟你玩得很爽。”记者以“不脱太没劲”为由,在“妈咪”失望的眼神中离去。

  是不是南京所有的夜总会和KTV都存在小姐脱衣舞表演或“脱台”陪侍现象呢?知情人对记者透露,南京的夜总会、KTV有上述色情活动的并不是个别现象,不少场所都程度不同地存在。公安机关打击较严,“风声”紧的时候,一些提供这种“服务”的夜总会和KTV就会收敛一些,而从事“脱台”的小姐们则在“妈咪”的带领下,跑到一些小场所继续做这种生意。据了解,夜总会、KTV的老板一般明里不允许小姐坐“脱台”或跳艳舞,但客人只要向一些撒得开的“妈咪”提出,大都不会让客人失望的。

  据知情人介绍,脱衣舞和“脱台”还只是“小意思”,更令人作呕的是,有些夜总会的包厢里,还有所谓的“气功”等更出格的色情表演。当然,看一次也不便宜,10来分钟就得掏500元。

  目前,记者已将掌握的情况向警方通报。警方表示,将派遣侦查人员进入这几家“问题夜总会”侦查,一旦掌握情况,立即开展行动,决不允许这些丑恶现象在南京这座文明之都生根发芽。

  调查“脱台”何以火爆

  那么,在夜总会和KTV里从事脱衣舞表演或“裸陪”的小姐都是从哪来的呢?据知情人介绍,目前在南京从事陪侍活动的小姐,一般来自安徽、苏北等地,也有少部分属于南京本地人,大都是六合、高淳等郊县的女性,文化程度都不太高,年龄在18至30岁之间。

  “我是自己找来的”,暗访中,陪记者聊天的一位小姐直言不讳。这位自称来自泗洪的小姐告诉记者,自己初中毕业后,在老家帮家里看过小店,也帮别人卖过衣服,但都没干多久,因为“太苦又挣不到钱”。今年2月,看到原先的小姐妹穿的衣着光鲜,而且出手大方,特别羡慕。一打听,说是在南京的歌舞厅里陪客人唱唱歌,一个晚上至少能挣三四百元钱,就心动了。“我才来3个月”,这名小姐说自己一开始是来找那个小姐妹的,后来认识了现在的“妈咪”,一个月前跟“妈咪”跳槽到了这家夜总会。

  知情人告诉记者,夜总会的生意都是靠“妈咪”火起来的,如果“妈咪”有点来头,可以很快让一家夜总会或KTV迅速火爆,所以夜总会的老板从来不会亏待“妈咪”们。

  这些“妈咪”大都是从事陪侍活动出身,有一些熟识的小姐妹,通过这些小姐妹介绍,只要自己对姐妹们“够意思”,这些小姐都会“从一而终”,死心塌地跟着这个“妈咪”游走于各家夜总会。当然,“妈咪”的背后都是有人掌控的。这些专靠带小姐混饭吃的男人,个个都是“道上”的。

  小姐的收入基本来自客人的小费,一般陪侍一场能得到200元左右,但如果能哄得客人开心,不时发发嗲要客人为自己点售价不菲的饮料或小吃,从这部分消费中向夜总会收取提成。如果小姐“会玩”,跑跑台,一个小姐一晚下来能挣到五六百块钱。一些受到诱惑的女孩,在金钱面前一步一步陷入泥潭。

  而“妈咪”则从小姐的收入中抽取一定的“头子”(小姐每坐一次台需向“妈咪”交纳20元)。有时,“妈咪”跟客人混熟了,或是自己本身就很“能玩”,不定时到客人那里插科打诨一下,让客人蹭点“便宜”,在客人离场时也能混一份小费。一个夜总会内并不只有一个“妈咪”,一般情况下拥有五六个,每个“妈咪”各带一个组,每个组有小姐10余个。夜总会为了刺激消费,暗地里是鼓励“妈咪”们相互竞争的,由此“脱”也就成了“妈咪”们争“场子”的“法宝”。

  知情者对记者说,不要看表面上很正常,其实这些存有“脱台”或跳脱衣舞现象的夜总会、KTV,大都有着严密的组织,“妈咪”在向客人介绍舞女跳脱衣舞或提供“脱台”时,立即会通知楼下设“岗哨”,一旦夜总会或KTV门口出现异常情况,马上有人通风报信。

  知情人告诉记者,跳脱衣舞的一般不在一个场子固定干,而是四处赶场子。一般情况下,只有熟客才能看到脱衣舞,生客是看不到的。舞女跳一次脱衣舞一般向看客收取300元的“表演费”,客人有时还会给一些小费,脱衣舞女所收费用和请她来的“妈咪”分成。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到夜总会从事裸体陪侍和跳脱衣舞的小姐,绝大多数都不是受人操纵的,而是自愿投身这一“行业”,一些脱衣舞小姐有很多都受过正规舞蹈训练,剩下的则是一些见钱眼开的坐台女,为了赚钱也“勇于献身”。正是社会上还有那么一部分腰包鼓鼓的人,对这些丑陋的东西趋之若鹜,才使得这一丑恶现象在宁蔓延。

  [1]  [2]  [3]  [下一页]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彩 信 专 题
维他小子
营养健康维他小子
张惠妹
激情火爆性感阿妹
星座炫图
属于你的星座诠释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