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双杭老街最后的贵族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2月23日04:06 东南快报

  

双杭老街最后的贵族

  如果说双杭商业的发展,是由一个个传奇故事串成的话,那么,传承了百年家业的罗勉侯家族,可以说是这些传奇中的传奇。“当年,罗氏家族在福州城内有着一百多处房产,在双杭这一带,财富是数一数二的。”一位熟悉罗氏家族的老人林瑞峰回忆道。

  老福州人应该都记得,六十几年前,下杭路有家开了很久的老钱庄——昇和钱庄。它几乎是罗氏家族的标志性企业,也见证了下杭路上这个百万巨商家族的过去。

  和钱庄变了模样

  当林瑞峰老人把我们带到下杭路90号时,我们这才知道,这座高宅深院,就是曾经盛极一时的昇和钱庄。

  老宅沿街的门面,如今已经被辟成好几个店面,中间的一间最大,上面写着“第八塑料厂”,林瑞峰老人带着我们走了进去。

  绕过一堵墙走进去,是一个被隔开来的大厂房,几个工人正在切割玻璃。一问才知,第八塑料厂很早以前就已经搬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型的玻璃加工厂。林瑞峰老人在屋子里端详了许久,才认出房子原来的构架。原来,一进门的天井和大厅,已被打通并隔成现在玻璃厂的厂房,厂房的后半部,正是当年昇和钱庄的营业柜台。而再往后的三进,是罗家人的居所,现在被隔成了许多间,成了居民的住宅。

  “昇和钱庄的伙计多达30多人,业务最多时一天可达三百多笔,每笔金额也都在几千元以上。”林瑞峰老人说,“那时候,只有有钱的生意人才会去钱庄存钱。”

  罗氏家族鼎盛一时

  六十多年前,林瑞峰老人是钱庄的伙计。他的姐姐林樨英,嫁给了罗勉侯的儿子罗郁坦。因此,昇和钱庄里的一切人和事,他都相当地熟悉。

  早在清代中叶,罗家的祖先从连城来到福州,就靠着两百铜钱和一套“销熔”银锭的技术,逐渐积累起资本,开起了店铺。到了罗勉侯祖父罗端波的那个时代,罗家就已经是福州城内的巨商了。罗勉侯和他的父亲罗筱坡,更是担任了三届福州商会的会长。人们甚至引用《搜神记》中的一句话:“南山有鸟,北山张(张秋舫家)罗(罗家)”,来形容这两家经济的雄厚。

  百多年来,罗氏家族经营着钱庄、进出口业、当铺、木材业、茶业和百货业、锯木业等多种行业。而钱庄,是罗家经营时间最长、也是最发达的企业。除了昇和钱庄之外,罗家还拥有恒和、均和两家钱庄,昇和钱庄在当时还有“聚宝盆”之称。

  如果不是战争,罗家的许多产业也不会被迫关闭。连昇和钱庄,也因为币值的贬值,只维持到了1948年便宣告歇业。唯剩下建春茶厂,到1956年改为公私合营。

  罗家的商业衰退后,所拥有的上百座房产,也陆续被出售。鼎盛一时的罗氏家族,就这样在社会的巨变中,慢慢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罗家人热心教育事业

  虽然说,罗家是从商的,但是,对于教育事业,这个家族的几代人,还是十分的热心。林瑞峰告诉我们,在民国初年,罗筱坡曾集资在大庙山钓龙台创办了一所商立小学,后改为福商小学。抗战胜利后,福商小学改为福商中学,罗郁坦担任董事长。在四十余年中,罗家不断地支持着这所学校。这所学校,就是现在的福州四中。

  现在的罗家人,皆分散在全国各地,姐姐林樨英和姐夫罗郁坦去世后,林瑞峰说,他就和罗家人少有联系了。但是罗家的那些人和事,在他的记忆中依然清晰。

  双杭老街发展历史

  据民俗专家方炳桂说,二千多年前,这一带还是一片水乡泽国,仅有大庙山巍然屹立。而大庙山南麓左右两侧,有两个天然形成的大沙痕。这两个大沙痕被登陆的船只当成天然的码头,便始有名“上航”、“下航”。唐宋以后,码头附近逐渐形成陆地,延伸出上航街和下航街。古时“航”通“杭”,双杭便由此得名。

  由于地处商埠码头,南来北往的大宗交易、发货均在此地,于是,双杭商业区就逐渐形成。据说,在唐时,福州东街最繁华的时候,其商业贸易额还不及双杭的几分之一。尤其到了清末五口通商后,双杭的商业网络日臻完善,成为了福州近代商业的发源地之一。

  一战期间,是双杭繁华的重要时期;而抗日战争和内战的爆发,给这个商业黄金地区带来的创伤是巨大的;解放后,双杭的经济稍有回转,但由于新的交通枢纽铁路的修建,以及政府对商业区有了新的布局,于是,双杭的商业历史才宣告终结。

  台江区政府:

  双杭的改造是“金外滩”构想中的一环

  双杭老街的改造,已经提上了福州台江区政府的议程。不久之后的拆迁改造,用台江区政府宣传部一位官员的话来说,“已经成了定局”。而至于如何拆迁,范围多大,怎样改造,这位官员说,至今尚不能公开,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双杭的旧屋改造是打造福州“金外滩”中重要的一环。

  在台江区政府的“十一五”规划中,要把整个台江打造成现代化商贸中心,双杭街区也是其中之一。

  据说,台江区政府曾多次对双杭街区的文物进行调查,也多次组织专家商讨该区旧屋改造的方案。“其实,那里完全可以保留下来,经过修缮后,让双杭成为一个集旅游和商业于一体的景区。老东西拆了就没有了,保留下来,将是一笔十分宝贵,用之不竭的财富。”一位曾参与改造方案讨论的文物专家这样认为。

  文史专家曾意丹:

  双杭应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改造

  原福州文物局局长,文史专家曾意丹认为,双杭的商业发展史,在过去,不仅对福州地区,乃至整个福建省的经济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这里是福建商业发展的晴雨表,也是中国沿海城市发展的标志之一。”曾意丹这样描述道。

  “许多商帮在双杭都有会馆,这些商帮在很大程度上操纵着福建的商业,体现着整个福建省的经济状况,这就是我们认为,双杭影响着福建经济的最好表现。”

  曾意丹说,双杭街区的拆迁改造,应该慎重而行,尽量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改造,该保留的东西一定要保留。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