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三个依姆依伯讲述福州第一家银行——汇丰银行的如烟往事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3月23日01:24 东南快报

  

三个依姆依伯讲述福州第一家银行——汇丰银行的如烟往事

  1947年,银行变为福州私立塔亭护士学校。1950年,护校毕业生在门前留影(感谢陈兆奋老先生提供图片)

  回归心灵的朴素状态,讲述正在发生或发生不久的百姓故事,它或许是一段终身难
忘的经历,或许是一份刻骨铭心的情感,或许是一个牵肠挂肚的身影,或许是一种催人奋进的力量……

  你讲述,我负责记录。

  汇丰银行很有名,香港有,上海有,咱们福州也有。

  穿过狭长的福州仓山塔亭路汇丰里,小弄尽头拐弯处,一座被旧民房包围的两层建筑,就是原英商银行——汇丰银行,如今已是市二医院的宿舍。

  眼前这座两层建筑,外墙皮剥落,露出里面的砖块或木条,已看不出当年的气派。遥想清同治六年,即1867年,汇丰银行成立,那可是大大有名——它是福州第一家银行哪。

  最近,消息长了脚来报说,老房有喜啦!汇丰银行也是其中的一处,今年将进行原地保护,修复后作为文化和商贸会所。

  这可得通知一下那些关心它熟悉它的老福州们,这不,又勾起老福州们的一段往事……

  讲述者1

  陈依姆:当时还出了件事

  年龄:86岁居住史:家在汇丰银行门旁,常住60多年

  陈依姆家在银行靠大门处的角落里窝着。从十几岁出嫁到此,陈依姆一直居住至今:

  依姆我以前生活过得苦啊!旧社会,住边角。

  我就在银行里做工,洗衣、挑担,背都压弯了。银行里的那几个番仔(外国人)我都认识,都是女的,有的还会说福州话呢(解放后不久,番仔才搬走了)。番仔平常倒还客气,可是礼数也真多啊!比如我在那洗衣服,她们走过来,你要是没站起来敬礼,她们就会说你“没礼数”,这哪有办法,她们时不时走过来,我还要做事哪。

  1944年,日本人来时,就驻扎在银行里,当时还出了件事。有个妓女被日本人强奸,怀了孩子,就在银行地下的防空洞里,日本人就要求塔亭医院(现福州市二医院)的护士去接生,护士去又怕出事。左右为难之际,陈为信医师就打算自己去,但是因为一定要带护士,他就带了个最老的包护士去。

  当时我还打趣说,陈医师今天要去当接生婆了。玩笑归玩笑,大伙的心里可紧张了,就怕这一去就没了回头路。

  大家都在银行外面焦急地等待着,纷纷说这下完了。可是最后神了,陈医师和包护士一点事都没有,回来了,大伙都欢呼了起来。

  讲述者2

  陈兆奋:父亲的心跳得厉害

  年龄:75岁居住史:1947年寄居汇丰银行,小住约2年

  陈依姆提到的那位值得钦佩的陈为信医师,就是陈兆奋老先生的父亲。因此,陈依姆所不能详述的部分,将由陈老先生接下来完成:

  那时,大伙正在银行外头为我父亲捏把汗的时候,父亲的心也跳得厉害,就怕日本人在防空洞里放毒气害人。

  防空洞是马蹄式的,父亲走了大约25米长,从来没走过,而且漆黑一片,父亲说感觉每一步踩在地上的声音,都像踩在自己的心脏上。最后居然安然无恙,真是万幸,得感谢上帝。但是父亲额前的一簇头发,出来时发现全白了。

  那已经是日军二次占领福州了,那次英国人提前撤走,日军就驻扎在银行里。

  当时是1944年,有次日军抓了一个游击队员,用绳子绑在树上打,当晚游击队员挣断了绳子,从银行墙边滑到隔壁马尾巷里,居民帮他逃脱。日军恼羞成怒,要实行“三光”政策,居民们知道我父亲会日语,就求助他,由父亲出面和宪兵队谈判,最后才化解了这场血光之灾。

  我对汇丰银行的好感来自于我那两年“寄居”的美好时光。

  那是1947年,银行变为福州私立塔亭护士学校,我的大哥陈兆雄被聘为高级护士学校的教师。我就因此也入住该处,关于防空洞是马蹄式的,我也是那时才知晓的。

  那里空气清新、树多、鸟语花香,每天晨曦初现和黄昏薄暮之时,我就会带上我的小提琴,站在银行前空旷的网球场上,独自一人享受我的琴声。后来,我上了厦大,就离开了那里。

  1952年,护士学校被人民政府接办,就成为医院宿舍了。

  讲述者3

  X先生:汇丰银行可大了

  年龄:50岁出头居住史:从出生至今,常住汇丰银行背后

  这位先生比较低调,不肯透露自己的个人资料,我们就暂且用X先生来代替。X先生围绕汇丰银行的描述主要集中在它的一些构造:

  我对它有记忆是在十几岁时,离现在有三四十年吧。

  汇丰银行可大了,正对着大门的原来是个网球场,现在是幼儿园,我们几户住的这一排原来全是它的马厩。

  那时候银行已经挪到别的地方办公了,这里住的都是市二医院职工。就我住的这些年里,人都换了好几拨了,为了各自的方便,他们都对房子进行了些“改造”。

  看这边,以前没有突出来的小房间的,是医院一科长嫌老房里没厨房,自个盖的。还有二楼,每个窗户边都有个小水池,这也是因为住二楼的人,没地方洗衣服,砌的。这窗口是不是很特别,又洗衣,又晒衣,还可以吹吹风呢。

  不过,老银行的发票、档案等材料都还存放在地下层,那门常年锁着,我们小孩都好奇着呢。只有在人家来运东西时,我就跟在他们车后,从人与门的缝间溜了进去,拼命伸长了脖子看,一捆捆的账本哪,大多都发黄了。他们抱起往车上一放,就是一阵灰往鼻子里钻。

本报记者 林佳 记录 刘彬 摄影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